小叙 作品

第234章 天圆地方

    ……

    车一进院我就踩着楼梯直奔书房,摊开几张白纸就坐在地板上画了起来,小金刚很好奇的样子趴在旁边看着我,我没工夫招呼它,画出个雏形后继续标注方位。

    每画几笔,在翻着眼睛想想酒店乾位的细节,脑子里的灵感一点点上涌,我鲜少的有了特别忘我之感,直到被陆沛扯着胳膊拽起来,我攥着铅笔特别着急的看向他,“没完事儿呢!”

    陆沛也不说话,见我不走就玩硬的,打横抱着下楼,:“先吃饭,我这个老板不姓周。”

    “周?”

    我懵懵圈圈的看他,,满脑子还是乾坤八卦,“你为什么要姓周。”

    陆沛无语,下巴朝着他做的意大利面一侧,“吃。”

    “哦。”

    我拿着叉子卷把几下就往嘴里塞,吃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鼓着腮帮子看他,“周扒皮啊。”

    陆沛笑意浅浅,没吃多少,倒是一直在看我,连带着,拿过纸巾帮我拭了几下嘴角,“着什么急,谁催你了。”

    我笑着看他摇头,“是我工作认真,你找我就找对了,我是白山薛葆四,靠谱女先生!”

    吃完饭我就火急火燎的上楼,刷了个牙连带糊弄事的洗把脸就伏在地板上继续忙活,过了好一会儿我听到脚步声知道陆沛进来了,应该是洗澡了,带着沐浴露清爽的香气。

    没抬头看他,这段时间我们俩共用书房的模式就是他在书桌上用笔记本忙活他的,而书桌这头地板的位置则全是我的,各干各的,很和谐,谁也不耽误谁。

    不是我故意不用书桌,而是我习惯把所有的方位建筑物都大致画到纸上在摊开摆好以一目了然,那书桌实在是张不开。

    忙活的一头大汗,莫名酣畅,脸颊一软,转头,陆沛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我的旁边,擦唇而过,我怔了一下,“你……”

    陆沛探过来的脸微微的后移,眸子深的像能把我分分吸进去,“这么忘我。”

    我笑着推开他,“你现在不能看,等我全都搞定了你在看,你去忙你的……”

    陆沛没在坚持,回手语调轻轻的逗弄着小金刚,“还是这个四宝好啊,那个四宝眼里都没老公了,对不对?”

    我轻咬着下唇笑,故意把我画的东西往里推了推,上次那个月亮镰刀煞打击还记得很清楚,想的太简单了,结果被陆沛轻飘飘的一句就道出破绽。

    这一次,一定要反复做好验算,仔细的清查漏洞,绝不能再出问题,事儿么,要做了就得认认真真的,不掰扯明白了不是我性格。

    “天圆地方,上离……”

    不晓得过了多久,眼皮开始打架,我头昏脑涨的趴到地上,脸枕着纸还在不停的想着数据,昏昏沉沉中我感觉陆沛给我抱起来了,垂着的胳膊在半空中一荡一荡。

    想睁眼跟他说几句话,但实在是太困了,身下一软挨到床上,正要舒服的睡死就感觉不对,陆沛凉凉的指尖划过我的脖子,感觉像是在解我衬衫上的扣子?!

    我懵懵登登的挣扎着要醒说自己换睡衣,只听着陆沛各种懊恼压抑的闷哼一声,‘啪嗒’关灯,躺倒我身边贴心的帮我盖好被子,额头有软软的触感,只一下,随后就是他压低的呼吸声。

    他还是习惯把手臂搭在我腰或者小腹上,我五迷三道的扯着嘴角,翻身冲到他的方向,头用力的拱了拱,抵到他的胸口,胳膊连带着搂住了他,听到他轻笑一声,掌心轻抚到我的后背,心里又开始阳春三月,我无限安心,松着神经,没几秒就彻底去会周公了。

    ……

    再睁眼,起身懵瞪了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床边,“我怎么回床上的。”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垂脸,发现衬衫扣子松到胸口附近,春光微泄,挠了挠头,想着昨晚陆沛胸腔里那记压抑的闷吼有些失笑,睡蒙圈了,还以为做梦呢!

    洗脸刷牙时做了个决定,看来得赶紧实施骑自行车计划,瞧陆沛这意思是这两个月就领证的,如果一切顺利,那我这事儿必须尽快解决啊!

    摇摇头先让自己把杂念去去,抬脚走到书房,先干正事要紧,推开门还怔了一下,一地的乱糟糟的白纸,都是我祸祸的?

    ‘汪~’

    小金刚在我脚边像是给我回应,我蹲下身摸了摸它不好意思的笑笑,“也就你主子能容我了,一般人受不了我吧。”

    ‘汪~!’

    小金刚很干脆的回了一声,我挑眉,“嘿,你居然答应的这么干脆,还真是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啊你……”

    起身用力的呼出口气,“也得让你主子看看我的本事啦,干活!!”

    马不停蹄的开始忙活,感觉画出来建筑没问题后我又把整个北海岛度假酒店的全景图摊开在地,手指找寻着乾位认真周密的确定我的风水布局。

    随着小金刚‘汪汪~’欢快的叫起的声音‘哒’!的打出一记响指,控制不住的兴奋,“搞定!!”

    ‘汪汪~汪汪~~~!’

    小金刚还在楼下叫着,我颠颠的起身拿起那张画着建筑物的纸下楼,看见陆沛欢欢喜喜的迎上前,“今天按时下班,不容易啊!”

    陆沛笑着看我语气却略显揶揄,“你这忙大事的先生能下楼接我也不容易啊……”

    我嘿嘿的笑着拉着他手进门,“我还不是为了好好表现能让老板满意!”

    “怎么,完成了?”

    喜滋滋的点头,拉着他手让他坐到沙发上,看着他大刺刺的模样献宝一般的把我画的那张纸双手递过去,“请陆总过目。”

    陆沛看着我哑然失笑,接过那张纸看了半天,眯了眯眼,“这画的是……烟囱?”

    我差点气结,“我画的那么烂么?!”

    陆沛眼里的眸光深邃了一下,牵着嘴角颇具几分正色的看我,“那可以请薛先生给我详细的说明一下吗。”

    就等这句呢。

    我大力的清了一下嗓子,一脸认真的拿过我画的那个建筑物冲向陆沛讲解,“这个呢,就是观星台,嘶!你不许笑,我是画的很一般,但是风水是很严肃的事情……”

    一看他那双笑的魅惑的眼我就容易破功。

    等到他表情稍微正经点了,我这才继续开口,手指在图上一板一眼的作答,“古人把众多星体组成的茫茫宇宙称为‘天’,把立足赖以生存的田土称为‘地’,这个就是阴阳学说中的天圆地方,阴阳之相。

    我这个观星台,下面的第一层就是正方形,一,是坎数,就是水,也是后天八卦的最下卦,取阴,而二层往上,则是圆柱形体,总高可以做十六层或者是二十层,这两个数,都是先天八卦里的坤卦相得,还是阴,而这个观星台的顶,可以做八角,就是你一开始想做八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