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236章 不要把你自己耽误了

    ……

    “四宝,你要照顾好四宝啊。>

    出门前陆沛含沙射影的在那摸着小金刚的头开口,我睁着大眼看他,“这话你是跟它说还是跟我说的。”

    陆沛挑着嘴角看我,慢腾腾的起身,“昨晚的话你可记住了。”

    我嗯了一声点头,“记着了,反正你去省城撑死了也就一个月么,也不是离得多远,中间想回来就回来的……”

    “重点。”

    看来我现在愿意让人说话说重点这毛病是跟陆沛学的。

    垂下眼,“重点就是等你一回来我就拿户口本跟你把证领了……”

    他俯身凑到我耳边,声音轻轻,:“到那时可是你自己说就不怕了的。”

    我木木的点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不怕。”

    昨晚吃完饭等到秦森一走我就跟陆沛表明心意了,他要去省城,可我不能跟着去的,先且不说我手头上一直就断断续续的活,再说对陆沛来讲也不好看啊,工作就是工作,带着个女朋友算怎么回事儿。

    基本上我这点打了引号的聪明才智还有伶牙俐齿都发挥出来了,直到陆大神的脸色由多云转晴才算是好。

    当然,主要是我最后跟他撂话了,我说等他忙完回来就听他的安排,所以,这才算是能让他和和气气的出门。

    他笑了,手臂一伸把我抱到怀里,语气透着丝丝无奈,“也是,薛先生是要做大先生的人,怎么能被我整天关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愿意在这待着就让小六来陪你,闷得话就去庞旁那,别总是瞎跑,我可是盯着你的。”

    我老老实实的应着,脸贴着他的胸口小声的回着,“那我也找秦森盯着你,看你在那边有没有别的女……”

    ‘咝’~了一声有些来劲的抬眼看他,“掐我腰!”

    ‘嘀~!’

    秦森在院里鸣车笛提醒。他们得先去参加温奇他爹的追悼会,晚了不好。

    陆沛穿的一身严肃,看着我却孩子气十足的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轻笑了一声,踮脚在他的脸颊一啄,随后伸手推着他的背身出门,“快点吧,别耽误了,秦森还等着呢!”

    秦森在车里冲我抬了下手算是招呼,我点头看着陆沛不情不愿的上车,浮夸的戏特别足,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笑,直到车子开出视线。蹲下身看着小金刚念叨,“这段时间就我照顾你了。”

    本来是可以送到杨助理那的,可这边陆沛交代完工作他作为最最贴身的助理过后也得跟过去,至于在旁的人我还不放心,所以就大包大揽的准备带着这会看人脸色的小金刚回庞旁那了。

    上楼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我的宝贝是一定要随着我的住处来回移动的,例如太姥留给我的金镯子小人书,手写的奖状还有陆沛送我的手表。

    拿过小人书的时候嘴角还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晚上躺倒床上有时候我还会让他给我讲,陆沛每一次都故意跟我确定,是木头么,不是头目,哦。我知道知道了,是勺子……

    这些日积月累的东西像是渗透进了骨头里,不自觉的就会点滴想起,然后莫名奇妙的就跟个傻子似得笑起来,弄得小金刚看着我都有些发懵。

    收拾完了回手又找出胸背牵引绳戴到小金刚的身上方便牵着它走,不然这家伙一出门就容易撒欢。

    它怎么当得小区狗王我是不知道,这段时间那遇到同类就牛哄哄的小架势我是见识过了,多大的狗都不怵,先是叫两声挑衅,人家不搭理它还差点,要是回叫,那它瞪眼呲牙的就要上了,别看坨儿小。小脾气绝对爆。

    ……

    开着陆沛的车停到庞旁家小区门口,一手拎包一手牵着小金刚就朝着小区里面走,有人在后面喊我,转头就看见了王姨,牵起嘴角打了声招呼,“买菜去啦王姨。”

    王姨应了一声小跑的跟到我身边很亲切的张口,“葆四,我这有日子没看着你了,忙啥去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去我男朋那了,正好给他看个风水。”

    王姨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低头看了眼小金刚,“这是你买的狗啊。”

    “我男朋友养的。”

    我乐呵呵的应着跟着她一起朝着电梯里走。王姨看着金刚嘴里发出‘咗咗’逗弄的声音,小金刚是特会来事儿的,被陆沛给训练的你说它要成精我都信,一见有人逗它就整个站立起来,小人儿的似得原地站着,两个前爪作揖般的冲着你,特会讨好人。

    王姨见它这样欢喜的笑个不停,“这狗有意思,通人气儿啊。”

    我牵着嘴角没言语,那得看谁养的,我现在想起小金刚在陆沛的眼神下一跃跳上我的床把我枕头给咬开的那幕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哎呀,别看这是小土狗,还真就比我家对门那狗招人待见……”

    王姨逗了小金刚一阵就个人主观色彩浓重的在那自言自语,:“我以前年轻那阵儿特别喜欢狗,一开始啊,见我家对门养的那狗穿的好玩我还挺喜欢的,可是那狗还挑人儿……”

    “挑人?”

    王姨嗯了一声撇嘴看我,:“挑,怎么说都要住小两年了,老在小区能看着,那狗就是得意小年轻的,越年轻的小丫头越往人身上扑,你说这邪不邪门呢……”

    我微微拧眉,心里的想法反而越发肯定了,小恶心。

    王姨自己在那说了半天又看向我,“反正啊,那狗不怎么地,我瞅着,它要是得意的,那就生往你身上扑,有两次我那对门的没扯住,给住在楼下的一个初中小姑娘吓得是哇哇叫唤,后来还是她姐出来给撵走的,我对门还跟人好一通道歉呢,反正是不知道那狗犯什么毛病。”

    见我没多言语,王姨又有几分语重心长的样子说着,“葆四,你弟弟,是不是挺喜欢那丫头的,我看他动不动就跟在那丫头后面,你知道不,就前段时间你不在,他还被那丫头家里人给挠了,哎哟喂,听说挠的是血渍呼啦的,具体什么事儿我也不知道,但听说是那丫头家的农村亲戚,跟她要钱什么的……”

    我轻嗯了一声,“这事儿我知道,我看着我我弟弟身上的伤了……”

    要么当时动静得闹得挺大,全小区认识不认识的都得知道小六这事儿了。

    王姨轻叹一声,:“你说你弟弟图什么啊。那丫头不行,葆四,姨啊,是过来人,看人儿吧,虽然不能说是一眼看透,但也七七八八的,就冲她晚上装修这一件事儿上我就有谱了,别看那丫头蔫吧的,越是那样的,越有主意,心眼子得老正了,心里的道道多,你弟弟看着就是毛头小伙,别被她给骗了。”

    我也愁啊,我知道王姨这是好心,可有些话,我还真没法跟她说,只能嘴里应着,等电梯要到了的时候打了声招呼抬脚走了出去。

    拿出钥匙开门,屋里静悄悄的,小六闷闷的坐在沙发上,看见我只掀了下眼皮,蔫蔫的说了一嘴,“怎么,我四姐这是功成名就凯旋归来了啊……”

    他这死出我心里有数。收拾东西时就给庞旁去了电话,主要是要领小金刚回去暂住我怎么都得问问庞旁的意见,这姐们一听是陆沛的狗,当时就说一定要让我带回去,她早就想见识见识温奇口中这小区狗王的风采了!

    连带着就聊到了小六,她说小六从昨晚陪着苏小雨散步回来就开始抑郁,八成是告白被撅了。

    “怎么了你,心情不好啊。”

    我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放下自己的包,转手再去松开小金刚身上的牵引绳让它自己去熟悉环境。

    “没。”

    小六脸一低,还不爱说。

    我几步走到他身边坐下,明知故问道,“因为苏小雨?”

    “才不……”

    小六对上我的眼就有些心虚,嘴里嘟囔着,:“是不是大胖儿跟你说什么了,反正我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小雨……”

    那是因为刮风啊!

    我心里小翻了个白眼,“你这事儿用谁说啊,谁看不见啊,怎么,表白被人拒绝了啊。”

    好事儿,绝对是好事儿。

    “没有!”

    小六各种闹心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小雨是个特别特别好的女孩子,又温柔,又文雅,她跟我说,她信佛,讲究缘分,说是跟我没在一起的缘分,让我别在傻下去……”

    这他么哪跟哪啊,我只听说信佛的人讲究因果,没听说过有拒绝告白把信佛扯出来的,太扯了!

    压着一口气听着小六把话说完,:“总之,就是她要出国,我们就算是在一起了那也只能异地恋,对我不公平,她说不想耽误我!”

    “出国?”

    我没明白,:“她学业都没完成怎么出国啊,交换生还是彻底出去了。”

    “那我没问,可能也是跟她家里人老找她麻烦有关,要我摊上这样的家人也烦死了……”

    小六哼哼的叹气,“反正我是不会放手的,曾经的悲剧绝地不能在发生第二遍,国外坏人那么多,我的小雨又那么柔弱,那么的弱不禁风,我……”

    “你给我闭嘴吧你!”

    在酸下去我一个电炮就准备出去了!

    想着前两天在街边看到苏小雨的样子,她拉着她闺蜜的手神情微微严肃,难不成就是跟她要出国有关?

    闹腾。

    尤其是想到她闺蜜昨晚穿的花枝招展跟一中年男人出现在那老字号的饭店……我越想越觉得乱,这都什么关系啊!

    晚上庞旁一进门就奔到卧室看我迫不及待的张嘴,:“葆四,小区狗王呢!”

    “被小六牵出去找那苏小雨遛啦。”

    我收拾着东西应着,这家伙是平时不正经,一遇到爱情是真执着,那姓丘的也是,你射箭看着点射啊,净弄这没谱的。

    “他没被人撅啊。”

    庞旁好信儿的凑到我身边,“我早上上班的时候看他老郁闷了。”

    “缓到下午就开始自我洗脑说人家是考验他呢,说是不争取到最后一刻绝不死心。”

    这事儿想想还挺吓人的,要是那苏小雨真出国了我还挺怕小六一冲动撵国外去!

    那我怎么向二舅还有二舅妈交代啊。

    “哎,没办法,谁叫你小……我的天!宝格丽!!”

    庞旁这一嗓子吓了我一跳,转脸看她,“你怎么了。”

    “这是宝格丽啊!”

    庞旁很激动的拿起陆沛送我的那个装着手表的盒子,打开一看更是张大了嘴,“蛇形腕表啊,葆四,这是陆二送的吧!”

    “恩,怎么了,你干嘛这么夸张啊!”

    庞旁各种稀罕的看着,:“那绝对是真的了……你怎么不戴啊!”

    “我觉得不太方便,夏天戴比较合适吧。”

    说说我还想起个事儿,“我还跟陆二讲要送他一块呢,要贵点的,回头你帮我挑一下,品牌什么的我也不太懂。”

    庞旁笑着看我,“你就告诉我,多少钱,我就有数了。”

    “这个……”

    钱我都有打算,,“太贵的我买不起,就像是在学校时说的我爸戴的几万块的表我也没那么多钱,不过我看陆沛那块是皮带的,样式很简单的,品牌我不认识,但应该不会很贵……”

    “哎呦我的姑奶奶。”

    庞旁打断我的话,指了指陆沛送我的表张口,“你觉得陆二送你的这块表值多少钱。”

    “几千……一万?!”

    我心里没数啊,在山上待了四年,我根本不接触这些,就像是她说的那苏小雨穿的什么鞋,背的什么包。我压根儿就没注意过。

    庞旁很有耐心的指着手表张口,“这个是宝格丽一款很经典的女士奢华腕表,你这块是精钢双螺旋表链,18k玫瑰金表冠,表盘是蛋白石的,这个凸起的是粉红碧玺,装饰的是纽索太阳纹,再加上镶钻……”

    说了一通,她冲我伸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