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259章 怎么能

    说什么。

    这一刻我的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眼底即将喷薄的怒意以及气息里拼命压抑的隐忍。

    像是对我失望之极,却又想分分钟给我捏死。

    空气凉寒的要命,大脑却是恍惚的空白,那通短信还没让我回神,我妈的事我还没闹清楚,不知道怎么的,陆沛就炸了——

    泛着一丝说不清的惊恐感坐在地上,我可以确定,这惊恐是他带给我的,他一要发火就是这样,我不想害怕,但控制不住。

    眼神本能一般的看向那个牛皮纸袋,许是他摔下来那一瞬的力道过猛,里面的东西扇页般在纸袋口露出小小的一角,瞄了一下陆沛仍旧阴狠的眼,没有犹豫,手撑地让自己起身的同时就抓过纸袋里露出来的东西看了起来。

    是照片。

    连续的看了几张,心尖儿却猛然一颤。

    相亲的照片……

    镜头距离较远,但每一张都能看到我的侧脸还有背身,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对面喝咖啡聊天的样子。

    呼吸逐渐焦灼,现在也顾不上去想谁拍的,谁把这些发给的陆沛,谁要害我……

    扯着那几张照片起身看向他。“我可以解释的,这个是我为了让我爸安心,怕咱俩在领证前出什么差头才配合他去相亲的,只是相亲,见一面,喝点咖啡,我连名字都没记住的!”

    心乱的要命,也不想去管他愿不愿意听我解释。我就是知道这事儿是能说出清楚的,我必须要说清楚!

    陆沛的眼还在泛红,腮帮子异常紧绷的看着我,“我在乎的是这个吗……”

    “啊。”

    我没懂,看他这样我心里也很难受,手伸出去抓住他的袖口,“我说的不清楚吗,很简单的事情啊。我其实见第一个的时候就想给你打电话告诉你,只是杨助理说你很忙,很累,着急回来,所以很辛苦,我不想让你为了这点事儿分心,真的……”

    解释,拼命的解释。我不觉得这是说不清楚的事情啊!

    陆沛僵着脸看我的眼,周遭的空气似乎也开始凝固,我看着他泛着红底的深眸,只觉凉意渐渐蚀骨,难怪他会穿着一身正装回来,是因为突然收到了这些照片吗,所以急着回来找我对质,可是这些照片。并不算什么啊。

    “我可以给我爸打电话,你可以听,我只是为了我们能安稳的在一起啊……”

    声线低颤的厉害,我自己都没想到,出口时竟然带起了那么一丝渴求的意味,希望他理解,希望他明白……

    很惊恐的就想到了四年前,我缠着他说,不要离开我,我很怕,我想你能一直对我好。

    陆沛的薄唇抿的很紧,很冷酷的一道线条,似无声的在跟我说,你讲这些太早了。

    扯着他袖头的手指幕地一空,他没用多大的力气,就推开了我扯着他的手,算是第一次吧,我看着自己被他推开的手,心也失重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他这种无声的愤怒让我连同这空间都压抑起来,我只能强迫自己冷静,扔下手里的几张照片继续去拿那个牛皮纸袋,发现有些重,‘呼啦’一倒,只觉心脏都刹那间停止了跳动。

    好多照片——

    一同倒出的,好像还有一支录音笔……

    手控制不住的发抖,拿过那支录音笔后轻轻的一按,沙沙两记轻响后就传出我自己带着笑意的声音,“我怎么会喜欢陆沛啊,有件事你不知道吧,就是我老家一个大哥,我很意外的在陆沛的项目上看到他了。这些年,陆沛也很照顾我大哥,陆沛这边,我也的确是得罪不起,现实来讲,我只是想要一些自己可以得到的利益,互惠互利……”

    头兀自的摇了摇,听着录音笔里继续传出我的笑音,“我不会跟陆沛有什么关系的,我只是不想跟钱过不去啊,他四年前差点毁了我,这事儿我会记一辈子的……”

    “没错,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作为风水师我需要从陆沛那里得到许多的机会,得罪陆沛我以后肯定不好过啊,利益为先的……”

    怎么会。

    我听着自己这声音惶恐的甚至不知所措。录音笔里自己的女声一直是带着笑意的,清脆脆,似乎没心没肺的样子。

    可这被掐头去尾了啊——

    我当时说这些只是为了安抚我爸啊,怎么现在听来,完全就是个心机女背后会说的话,我甚至有个冲动把手伸到这录音笔里,让里面的那个女人闭嘴!

    “陆沛……我……”

    再看向他,我心口却开始控制不住的抽搐,浑身像是被人抽去了筋骨,尤其是陆沛的眼神,更像是很多无形的巴掌,不停的扇到我的脸上,除了疼,还有寒。

    “这不是我真心话……”

    我死握着那个录音笔看着陆沛,满满的都是那种语无伦次却又百口难辨之感,:“那是十一假期的时候,你带我去看了那个屠宰场,然后我答应了你给做这个风水局,可是你送我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我爸,我怕我爸不同意我们俩的事,就跟他讲这些的,你相信我,这不是我真心话,我真的没有这些想法的,我……”

    陆沛眼看着我,嘴里兀的发出一记冷笑,:“我在乎这些录音吗,薛葆四,我他妈不怕你利用我,包括钱,老子有的是钱,只要你想,你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可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干干净净的陪着我,哪怕你骗我,至少骗我一辈子啊……”

    我没明白,我怎么就不干净了?

    唇颤着,却迎面被陆沛抬手扔起的硬纸团甩了一脸,脚下踉跄的后退,脸颊被这东西刮得生疼,垂下眼,地上散落的都是被揉捏成团的照片。

    还是照片,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发红泛酸,我突然觉得自己葬身深坑,周身萦绕着一种名为‘阴谋’的东西。

    来不及去想太多,蹲下身子就去捡这些纸团,微微的展开,脑海里却是一片轰鸣。

    接吻。

    这张被揉的都是褶皱的照片居然是我跟一个男人的接吻照。

    坐在车里,镜头是从前风挡微远的位置拍的,我坐在副驾驶,隐约的能看到我的侧脸,还有搭在那个人脖子上的手,角度是接吻的角度,很像是八卦杂志上那种明星偷吃的暗拍。

    照片有些?,驾驶位跟我抱在一起的男人看不清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