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270章 老顽童

    话说的云里雾里的还是没听明白,不过我也没闲着,既然来是给人看阴宅的,我就不想丢份儿,暂时也没怎么去想这老头的身份,干正事儿要紧。

    一路上都在打量,直到车子开进墓园大门,入眼便是满目翠绿苍松,坟穴如塔形向山上绵延,山顶松雾气缭绕,占地很广,有风迎面但气不伤人,可聚。

    当真是个风水宝地。

    那老头对我挺感兴趣的,像是乐意听我说话,兴致勃勃的,“丫头,这地儿怎么样。”

    我点头,“不错,这墓园依照山川而建,配合山势而起。青龙,白虎,护山,案山,朝山,周山环抱,整个局我现在看不出来,不过山上的墓穴走向却能看出是连延而上,龙跃青天。”

    老头听了半天却孩子般的笑了笑,“不懂”

    我心里轻笑,真是觉得他挺有意思的,记得我刚进院时是爱搭不惜理的,头也不回一下,就因为我跟他念叨了一会儿木头就来精神了,个虽然不太高,但是精气神儿比一般的年轻人都要足。

    陈总带着我在原地看了一阵就沿着石阶朝着墓园的山上走,嘴里连带着小声的交代着情况,我这才知道,原来陈总买的这个墓穴是要给他大哥准备的,而他大哥的年纪也不大。今年也才四十二岁。

    “没办法,病了好些年了,医生说也就是这一两月了,我想着,有些事,要是能办还是得提前办,祖坟也有,但是坟山都在外地,到我大哥这辈我们就不准在进了,找个风水好的位置,也是一样的,对吗。”

    我听着陈总的话一直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祖坟那东西的弊端就是规模会越来越大,越往后越不好下,下秃噜了就损局了,还不如维护好,后人在找别人的地儿葬。

    说句不好听的,只要根儿还是好的,没人破过。那该出状元还是出状元,但要是下秃噜了,以后就啥玩意儿都没有了

    越走越高,风很轻,大冬天只让我感觉到了一丝丝浸润的凉意,站在山上往下看,墓园的布局更是一目了然,水榭,凉亭,圣贤雕塑,还有远处的湖泊

    各类园区划分明朗,或雅典别致,或沉着浑厚,古松参天,也就是因为有坟碑你能看出这是个墓园,否则你就说这是大型的公园都有人信。

    难怪这里占地这么大还丝毫不愁入住率,有山有水就算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琼山,琼,玉也,一王,一京,绝对会意。

    在山下只会觉得这地气好,风可聚,但只要上来就会发现此种端倪,最好的风水绝不是人为,天人合一,更多的,是大自然的作品,琼山就可以说明,登高之后,就会发现这山脉正处于滨城的中线,也就是龙脉,负抱阴阳,天赐的宝地。

    类似的山脉我在电视上也见过,也做过墓园,但论起来,全国也没有几处,完全是大自然的恩赐,少之又少。

    没敢打听价,这一个穴的费用肯定很贵,不然,我都有百年之后来猛地晃荡了一下脑袋,想什么呢

    就不能不要总是脱线

    “薛先生,你看这个位置怎么样”

    随着陈总的手一指出,我看到了一块青松围绕的空地,微微的蹙眉,走到那前面后蹲身用手捏了把土,潮润,有水。拿出阴阳盘看了一眼,绝对的大吉,抬眼又扫了一圈,看砂,就是看周围的山,既左侧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眼看左山,高峰叠起,陈总顺着我的眼神看去。“有不妥吗。”

    我摇头,“青龙位要起高峰,长房必定出公卿。”

    再看白虎位,丰满圆秀,陈总也不知道是不是嫌我话少,一直在旁边问,“你看这右边的山没有左边的高啊。”

    “阴宅的白虎不可高于青龙,俗话讲,宁叫青龙高万丈,不叫白虎压一尺。”

    我嘴里说着,前后又看了看,朱雀玄武都丝毫没有问题,最重要的是向口要立碑处一眼看出去便可瞧见山下的湖,在瞧出去,还能看到山,明堂之处隔水的山叫朝山,在远隔一水之山叫官山,近朝远官。

    这地儿都占全了啊。

    看了看脚底,下葬后这并不是个平地,而是个稍微抬头之势,用还不好这几个字不足以形容这块坟穴,简直就是坐拥天下啊。

    “薛先生,怎么样。”

    我示意陈总先别打扰我,扫了一圈,发现不远处有几个已经下葬的先人,当然,是别人家的了,挨个墓碑看了看,能葬这里的主儿肯定都是有钱的,就这位置,我都不敢估价,能特意留出的好地儿,肯定不是个单纯贵字就能形容的了。

    心里有数后我走到陈总的面前稍微的吐出口气,“陈总选的这块阴宅地很好,龙,穴,水,砂,向,都没问题。此乃龙头之位。”

    那老头现在倒是没动静了,背着手听的特别认真,陈总听着我的话点头,“是,这里的负责人也是这么说的,这是龙头,整个墓园,风水气最好的位置,与你刚才的话说的都没差,如果先生都觉得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下一步,我就准备交定金了,这位置,好些人盯着呢。”

    我合计了一下还是出口,“陈总,这位置是好位置,可是,却不适合您大哥。”

    陈总挑眉,“此话怎讲。”

    我吐出口气不疾不徐的张口。“您大哥今年才四十二岁,还属于久病之躯,若是早逝命格,那就说明贵气不多,若是厚葬,压不住是小,后人反遭其殃是大,不信你看看这旁边几位先人的年纪,都是八十以上的,寿终正寝,能压住好穴,后人自然福泽绵绵,可要是压不住,那事情就多了。”

    陈总皱了皱眉,“还有这一说”

    “当然。”

    我很耐心的解释,“往生后入穴者也会生气,这个气必须与坟穴气场合二为一,如此,才能佑泽后人,否则气冲气不顺。都起不到好的效果,甚至往相反的方向发展。”

    天子,也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啊。

    陈总有些郁结,“那我大哥就没得选择了”

    “可以退一步。”

    我既然否了这个,就得想出更好的,带着陈总往山下走了二十多米,寻到一个空位后用下巴指了指,“这里正好。”

    “这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