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277章 三条

    轻飘飘的只有四个字,我却身体一晃,回手找到了墙壁支撑。

    “陆沛!!”

    眼看着陆沛开门头都不回的出去,站在门口的小六见状赶忙走了进来,“四姐,你怎么了,你们聊什么了。”

    头疼的要炸了。

    倚着墙壁缓神,“没聊什么……”

    “那怎么这么久。”

    小六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我好像听到什么他说在家等你……”

    头发木的晃了晃,“我就是给他唱了首歌。”

    “唱歌?”

    小六匪夷,“刚才我听到声音还挺大的,还怕你有事,就开门看了看,见是你再打陆大哥……怎么,还唱上歌了?四姐,是不是陆大哥让你受什么刺激了……”

    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受刺激。

    我脑回路都要不正常了。

    不,是一直不正常。

    “就是想让他知道一些事,一些关于我的事……”

    “唱歌能知道啊,这心挺大的啊。”

    摆摆手,“别问了,累,我也不想多说了,回家吧。”

    带着小六下楼,出门时还有几个服务员三五成群探头探脑的在看我,也顾不上去理会她们的眼神,穿过饭店大堂时我还看到杨助理正在和负责人模样的中年男人交谈,善后吧,搞出这么大的事要是没钱没人我们几个早就一起进去了。

    想着,我脚步还是顿了一下,不远不近的喊了一声杨助理,“杨助理,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杨助理闻声回头,看着我就摆了下手,“不用,我在这儿就行了,你回去吧,没事!”

    我道了一声麻烦了径直走出饭店的大门,心绪乱糟糟的拧成一团,只不过就是答应韩霖来吃了一顿饭,怎么就搞出这么多事情!

    人都怎么了,基因突变吗?!

    闷头走的很急,小六在旁边颠颠的跟着我,直到进了电梯我才想起个事儿,“你为什么要约陆沛啊,看到那些新闻了?”

    小六嗯了一声点头,脸上还是有几分不爽,“我就是问他那是怎么回事儿,陆大哥说是做戏,可是做给谁看啊,做给你看啊,那也太过分了!”

    做给我看?

    不见得——

    或许是有气我的成分在,就像是陆沛自己说的很难冷静,但绝对不是一直做给我看的……

    如果韩霖知道我那晚去了酒店,并且清楚我看到了陆沛房里的女人,那就说明有人一直在监视我或者是陆沛,监视我没意义,我这些天到处跑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但是监视陆沛这用意就很明显了。

    谁最不希望我跟陆沛在一起?

    谁最怕我和陆沛在一起坏了自己的好事?

    谁又是谋划这件事的主谋?!

    我爸爸么。

    他那么了解陆沛,弄出一堆破东西刺激了陆沛,肯定是要找人监视他动态了,此举一来是为了看我们被没被他的东西搞的分手,二来也是为了他自己,一旦陆沛这边有了什么对他不利的动作他也好能见机行事啊。

    敲了敲额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去分析,想到这步很多事就变得简单了,包括我妈怎么会看到陆沛的花边新闻就第一时间出来让我认清楚‘渣男’本质,以及韩霖脱口而出的‘我亲眼所见陆沛跟别的女人开房……’

    也就是说那晚,我去找陆沛的时候,是有人早就知道陆沛房里有别的女人,而我去了,也有人一直在暗处观察我反应……

    那结果不用我说了,我如此狼狈的从酒店出来,还在门外苦等到了下半夜三点,那谁看了都会觉得很明显,我被甩了,刺激下还在酒店门口苦等,等人家追出来——

    百分百的真情实感,我当时的确就是已经绝望到边缘了,连庞旁都说,看到我背影都觉得可怜了不是吗!

    拿出钥匙进门,脑子里还在就这事儿拼命的转,如果陆沛什么都知道,那他的做法我也就完全明了了,那晚,他找了女人还特意说难听的话气我,这事儿可以同时从两点来看,气我是一方面,将计就计又是一方面。

    这里面还包括,他必须给我气炸了,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有人盯着,有人在暗处‘观察’我的反应。

    所以我的反应必须要‘真’。

    缕着这条线继续就会发现陆沛随即就步入了那种夜夜笙歌的生活,还被个什么小编给意外撞上发了新闻附了照片,这不都是做给我爸看为了让我爸以为他的那个阴谋得逞了吗。

    让我爸觉得我们分手了,陆沛他自己也因为‘失恋’从而沉迷起了酒色,不再跟我联系,而是玩起了女人,泡上了夜店……

    我咬了咬唇,再想到陆沛把韩霖打完后的场景,他对杨助理说把韩霖送到温奇家的什么诊所,还不让韩霖乱碰手机……

    也就是说,我爸,我妈,韩霖,他们三个肯定也是通气儿的,简单理解就是联盟。

    所以他们对陆沛举动一清二楚的同时还不忘来敲打我。

    而陆沛,却其实是什么都知道的,他打完了韩霖,才不让韩霖随意碰手机,怕的是什么,是他跟我爸爸报信!

    嘴里吸了一口冷气,陆沛说的‘做戏’,事实上,这两个字就是做给我爸看的!

    目的很明显,让我爸放松警惕回国,随后他会跟我爸拉开架势,两军对垒,那……

    手上不自觉的握拳,伤到最后是伤的谁!!

    身体绷了很久,半晌却兀自吐出口长气,“陆沛这是同时放出三条线啊……”

    “什么三条线。”小六在旁边看着我懵懂的接茬儿。

    我脑子还在转,轻声的嘟哝着,“第一条,激怒我离开他,最起码得让外人看出我们真的分手了,第二条,自己做戏搞障眼法,第三条,在最快的时间里给我铺路找靠山……”

    第一,危机处理。

    第二,策略应变。

    第三,防守保护。

    当然,不排除陆沛在这个过程里对我情绪的失控,他的确是被冲昏了头,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就像是亲那个女孩子,但绝对没到失去理智那个份儿上。

    至少我详细分析后,发现他每一步都不是无端乱来的,都是有计划的,说实话,他能在这么焦躁的情形下还能想到这些,也真是让我不得不佩服。

    秦森肯定也是知道了这些吧,所以也就没再给我发短信和来电话。

    “四姐,我一个也没听懂,什么叫激怒你离开他啊,那你要是就生气的不回头了呢!”

    我垂下眼,陆沛不怕这个,他这种自信我一直解读不通,就像是他四年后突然出现,熟络无事的就像是他从未离开,从未跟我分过手……

    不过第一条我想他也有他的情绪在,就算是‘演’,那观众可都是老江湖,能看不出破绽吗,再者说,这事儿发生的山崩地裂的,他也淡定不了啊,那化验单子百分百给他戳成内伤了!

    “四姐?你还没说呢,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跟陆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我真是一点都不懂。”

    “别问了,你不用懂,我们俩就是分手了。”

    “分手了啊!”

    小六瞪大眼,“什么时候的事儿!”

    “几天前……”

    抑或者,是明晚。

    “因为什么啊,那陆大哥是跟你分手后才这样的啊!”

    我看着小六,因为什么,真的说不出口,要是闹到老家,不知道还得折腾成什么样!

    或许我爸妈联手的时候就认定了,仗着是我的生身父母,所以有恃无恐。

    爸爸说他清楚陆沛的短板,我妈又何尝不了解我的软肋?

    我能没事人一样的看着陆沛对付我爸么,能看着陆沛跟我爸妈拉开架势么,抑或者,再往后看看,眼睁睁的在瞧着陆沛跟他自己的妈斗?跟他家那些长辈什么老太爷斗?再把那个什么老太爷气噶了呢?

    为了我,一个人和所有的长辈翻脸,让所有人骂他是个不孝子,混账,当然,这里面或许还会涉及很多的经济利益,不排除到最后他还得跟沈明雅来场母子争权大战,越想越是心惊胆颤。

    头回觉得,自己喜欢刨根的毛病,得改。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