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293章 出发

    “四姐,你偷摸的自己在那笑啥呢。紫阁 ..”

    恍惚的回神,“没笑什么。”

    开车回去的一路我还在想着和陈涛的聊天内容,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那个安芮像是个定时炸弹在心里的哪个地方摆着,且等着一天会随着沈明雅的出现说爆就爆了。

    当然,我从来没有想过陆沛会跟她怎么样,他不提,我也没问,只是想着真正从沈明雅那接触到安芮多少都会有些头疼,万万没想到,这炸弹自己早就拆了

    安芮,芮,草木,陈涛,涛,润泽,还都是运动员,有共同语言,多般配

    难怪我会有这个陈涛会帮到我的感觉,指的就是这个吗。

    这省了我日后多少的脑细胞。能不偷着笑吗

    “不过四姐,你俩聊什么了聊这么久。”

    “就是叙叙旧,他和陆沛很熟。”

    回头还真得好好的夸夸陆沛啊,这事儿解决的还真是润物细无声的,太靠谱了。

    “熟是肯定的了,他和大胖喜欢的那个温奇不应该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么,互相一定都认识”

    我赞同。小六说的这个也是我之前想的,“不过这个陈涛我真是在电视报道上看过他,成绩是挺好的,但一直就是千年老二,没出过大头呢。”

    “千年老二”

    小六开着车点头,:“是啊,我们看着觉得拿块奖牌就挺不容易的,但是对运动员来讲,金牌肯定是最高荣誉了,我之前在家看过他的采访的,他自己说的就是要对金牌冲刺,所以你一说他明年要走大运,你看那个陈总高兴的,四姐,你是故意捡好听说的吗。”

    我切了一声,:“你四姐我正经八百的先生,有一说一,什么叫捡好听的说的啊”

    真要是难听的我就不能说的那么痛快了

    没等到家,雷叔的秘书就把电话给我打了过来,说我和小六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后天的飞机。下飞机后雷叔的侄子会在机场接我们,有问题她会随时联系我。

    我应了几声放下手机,嘴里轻轻的吐气,就这事还会想到陆沛,有难度的大活他知道了也够呛会让我去,太小的活呢,也明白人家自己就能处理利索了,正好得是这种,看着像是和风水有关的,还没什么危险性的,不就是看个房气么。

    弓着指节敲了敲头,不过家里总是死畜生

    听雷叔那意思还是八天一死,卡的这么准,总觉得怪怪的呢。

    心里合计着乱八七糟的事情上楼,一开门看见坐在沙发上正自己在那傻笑的庞旁还愣了愣,“胖儿,你怎么又提前下班了”

    庞旁没搭理我,不,确切的说是她自己在那愣神,外加傻笑。

    “胖儿”

    我试探了叫了一声走到她身前,见她眼前散光还抬手晃了晃,“哎”

    “葆四”

    庞旁后知后觉的看向我,“你俩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六把帽子一摘就依靠到自己卧室的门边优哉游哉的看着她,“一顿饭都吃完了,就看你在那神游了”

    “啊”

    庞旁还没听出来小六是在逗她,四处的看着,:“在哪吃的饭啊,你俩叫的外卖啊。我怎么一点”

    “他开玩笑的。”

    我坐到庞旁的身边,“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自己在那发什么呆啊。”

    要命的是还傻笑,怪吓人的。

    庞旁被我戳到了重点,抿了抿唇当即就有几分羞涩的样子,:“你猜”

    这模样

    “难不成,你是看到温奇了”

    庞旁的脸一红。低头捡钱了似得美的不行,:“嗯,中午,我约了客户去人家的公司谈合约的事儿,结果,就看到温奇了,他还问我怎么很久都不和他联系了,说是挺想我的”

    哎呦我去

    我眼前都差点黑了,这是走什么狗屎运了

    “你怎么说的啊。”

    “我就是”

    庞旁红着脸挑眉,“我就说我忙啊,没时间去联系他啊,反正,我当时没给他什么好脸子看,然后他就约我,问我有没有时间,这两天和他出去吃个饭我说我考虑考虑”

    这还考虑什么啊,庞旁在面对温奇时那神态我想象不到,但现在是很明显的,已经做上梦了

    重要的是我这两天也要出门,还去外省廖大师家那边,谁知道庞旁一个激动能发生点什么

    清了一下嗓子,“胖儿,温奇前段时间不是还跟个女人热恋让你看到了吗,你还打算出去跟他吃饭啊。”

    “哦,那个女的啊。”

    一说到这些庞旁就有些较劲,“我还问他了,我说你找我吃饭你女朋友不得生气啊,他说分手了。现在他还是单身”

    说到单身这俩字她还笑,“葆四,温奇说我变漂亮了,你说我是不是这段时间忙的瘦了,我自己都感觉衣服有些大了。”

    这不是重点好吗

    “胖儿,温奇你俩”

    我发现我废了,一到庞旁这儿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劝啊

    “葆四。我明白,可这不就是我想的么,我还得谢谢小六呢是他给我出的主意”

    小六的脸色一紧,双手看着庞旁抱拳,“大胖儿,你千万别谢我,你这样我心里不得劲儿。谁能想到你怎么就和那个小白脸”

    看了我一眼,小六随即打开了自己的卧室房门,“算了,对温奇的心声我只想表达一句,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滥交”

    砰~

    小门关严了。

    庞旁的笑脸僵住,木木的看向我,“葆四,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俩不合适的意思。”

    我挠了挠自己的头,“胖儿,你现在多好啊,工作也很有热忱,温奇那边咱就咱就不搭理他了呗,这是看到你了想起你来了,要是没看着,不也就”

    “我就是想让他看到我嘛。”

    庞旁低了低声垂眼看向自己的手,“葆四,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啊,我知道你怕我吃亏,可是,我自己不觉得吃亏,我想如果我能感化他,那我们就终成眷属了,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