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301章 灭

    我们三个在客厅一直等到凌晨一点雷大哥才伴着满身的寒霜回来,进屋就先和我道歉,说是回来晚了。d7cfd3c4b8f3

    “那嫂子呢,她怎么样了。”

    雷大哥哈着凉气表情却是微微宽心,“没事了,医生说血止住了,暂时没有危险了,谁知道这东西怎么还会大出血呢薛先生,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说真的,我一听你说我媳妇儿没事儿这心就放了大半了,你在家就算出来了”

    我转脸看了看已经坐在沙发上迷糊着了的小六和安九,想着雷大哥这折腾一通应该也挺累的,随即开口,“雷大哥,我想问雷家的祖坟是在这片儿吧。”

    “祖坟”

    雷大哥听完就点了点头,“在啊,我们雷家是最早在村里扎根儿的,祖坟就在这山上了,就是你进村前儿我给你指的那个山头,歪头山”

    这就好,范围最起码缩小了。

    我轻轻地在心里吁气,就知道这家大业大的一般家族式的都有祖坟,不然也难出雷叔这号人,不萌祖上福荫雷叔就算是赶上好时候了地皮也不能赌的这么顺

    “那雷大哥,明天上午你能带我去祖坟上看看吗,这样,只要我看完祖坟,心里彻底有数了,这事儿我在好好跟你说说,现在太晚了,先休息成不。”

    事儿太复杂了,我和小六安九说清楚那唾沫都干了,这要是再给雷大哥来一遍,能不能吓到他先不谈,主要这后半宿也得搭里了。

    雷大哥的表情虽有不解,但看着我还是点头,帮着我叫醒安九和小六就带着我们上楼,嘴里还连连道着歉。说他回来晚了,折腾我们等他不好意思,安排我和安九一个房间后又嘱咐我们好好休息,“薛先生,我媳妇儿没事儿我就放心了,你们今晚好好睡一觉,咱家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了,慢慢来,不用着急啊。”

    我轻轻的点头,嘴里也说着让雷大哥赶紧休息,有事儿明天再说。

    关好房门,安九坐在床上打着哈欠的看我,“葆妹儿,你没跟他说是啷个情况啊,慢慢来,这事情还咋个慢慢来”

    我叹口气靠到床的另一边躺好,“那也不能现在说啊,雷大哥没接触过这些,听完今晚就不用睡了。”

    安九点头,没在多问,脱下自己的外套就躺下了,我帮她盖好被子,拿过手机看着却有些失眠,里面还有我和陆沛发的短信,十一点的时候他还问我睡没睡,我说没睡。他电话就打来了,语气有些微不悦的问我怎么还不睡觉,是这个房子的房气不好解决

    我拿着手机走到厨房,看着那个还没处理满是伤痕的兔子轻声回道,很好解决,小事。

    那为什么不睡觉,你老得快对我有好处么

    我扯了扯嘴角,“只是我想你了。”

    陆沛终于轻笑出声,顿了很久才哑着嗓子回我,“乖,忙完这阵子我好好陪陪你,那边是不是很冷。”

    “还好,我都记着戴你送我的手套,不冷的。”

    我没多问什么,从他的声音里就能听出压着很重的心事,只是他这个人,习惯性的占据主导去处理一切,我什么都明白,只是我能为他做的,真的太少,身处这里,我不想再让他为我有一点点的烦心。

    “葆妹儿,还不睡啊”

    我愣了一下回神,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摸在手里的手套妥帖的放到盒子里,躺好看着安九笑笑,“这就睡了。”

    安九心知肚明的笑了笑,侧身正对着我,“想上头了”

    我嗯了一声轻轻的点头,“有些。”

    安九的声音压得很轻,“老实讲,我很好奇你和上头的相处模式,会吵架吗”

    “恩,会。”

    像是姐妹间的睡前悄悄话,我忍不住的和安九聊着,脑子里莫名的浮现陆沛被我气急时那无可奈何的模样,“就是,吵着吵着就笑了不知道为什么”

    安九发出一记笑音,“他不欺负你吧”

    “欺负啊。”

    嘴角控制不住的牵起,“不过我欺负他的时候比较多,他让着我的”

    窗外的被风还在呼啸的吹着,这一室,却慢慢的包裹起温暖祥和,我沉浸在某种回忆里拔不出来,絮絮的和安九讲了很多我和陆沛的事情。

    直到讲到自己睡着,这种不安的情绪才终究得到缓解,他像是来到梦里背我,在海边慢慢的走,说笑着,直到黄昏日落。

    次日一早,我就被手机铃声叫醒了,起来一看,是廖大师给我回电话了,清了一下嗓子我就接起手机,“喂,廖大哥啊”

    “丫头,没忽悠我,真来哈市啦”

    这大嗓门,上来就给我弄清醒了

    笑了笑,“恩,有个长辈介绍个活,我昨天就过来了,昨晚给你打电话,信号总是断,所以就给你发了一通短信。”

    “啧你看你赶得这个时候,我也接了个活,来双山这边了,你在哈市哪了”

    “嗯,是这边的县城的一个农村,从机场开过来还挺远的,你要是忙就先忙你的,等我以后再接到来这边的活咱们有时间”

    “那得啥时候啊咱们这行的不是事儿敢一起去了碰个头都难不说别的,就说那老黄,我俩要是不碰到一个事主那想见一面比登天都费劲,他是一天闲的功夫都没有,没完没了的去抡着他那桃木剑啊丫头,你这活得几天啊大不大”

    “嗯得个三四天吧,还可以。”

    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也就没必要再和廖大师念叨了。

    廖大师在那边叹气,“这扯不扯你说。我来双山农村这边了,哈市离我这得四五百多公里,我也是昨个才到这边,村里信号还次,你等等,我就是给人弄个坟,这不这边矿山多吗,这一炸不知道把哪个老坟给炸出来了

    那棺材板子说跟平常的不一样,四周围居然都封得蜡,别看小地方的,警察懂得多,棺材板子就轻易没开,这就找到我了。说那坟穴子不小啊,还带着一些老物件的,在村里还没寻到主儿,让我给开个棺看看,要是没啥就直接拉走了,我这个活要么不大,你要是能干两天就等我回去找你,说过请你吃饭,咱高低得聚聚啊”

    我笑了,“恩,行,您先忙你的事儿,忙完再说。”

    “好咧,你那边需要我帮忙不”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有事儿说话,咱什么关系得,那边有人叫我了,一会儿我就准备上山开棺了,回头联系”

    “好。”

    挂下手机我还脱线了一阵,想着阴阳先生这行当还真是没什么节假日,城里的人都过上圣诞节了,我这却要去看坟,明明是急人之所急,脑袋别在裤腰上拼命,可干的事儿却不能拿到明面上去说,边缘行业,没地说理。

    下楼简单的吃了口饭我们一行人就准备上山,我让小六带了把铁锹,雷大哥虽然不明白是啥意思不过也没多问,开车穿过一片林子就往歪脖山下而去,路其实没多远,走也就二十分钟,只是天冷,雷大哥执意开车,其实也是为了照顾我们。

    唠了一会儿雷大哥就习惯性的又和我们聊起他们家的树林子和这个山头,“我听我爸说我家最早的祖坟其实不在这儿,八十年代是我三叔给挪这的,说是别看这山头瞅着不大,但其实旺我雷家的家运,他那名字里不是都有山吗,万山,都是那阵子改的,说是讲究,以后地多”

    雷大哥说着嘴角还轻轻的笑,“也不知道当初三叔是找谁看的,不过我爸说三叔很小就是能人,啥都能倒腾,十几岁就在村里了不得了,家里的长辈都佩服三叔,说他有魄力,薛先生,我绝对信你。你是我三叔帮我找的人,差不了”

    我没多答话,远远的看着那歪头山眯了眯眼,远看山头不大,连延起伏,从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山顶光秃的位置有颗大石头,“雷大哥,就是因为有颗大石头叫做歪头山的吗。”

    “不是,最早就是没名的山,也有叫虎头山的,那石头叫虎头石,有点像是老虎头,歪头山是我三叔给起的名。那阵儿我爸说他起了好几个呢,还说叫什么断头山,说是三叔自己叨咕过的,那颗石头就是他的头,家里人都说不吉利,就叫歪头了”

    我哦了一声,感觉那石头的确不平,远看如果说是个人头的话很像睡觉睡落枕了歪头正往南边在瞅着什么,叫歪头倒是挺形象的,比断头是好听多了。

    眼见越来越近,雷大哥兴致勃勃的又问了我一句,“薛先生,我三叔这山头的风水好吗。”

    “穴还没看。不过此处群山环绕,龙高抱虎,正看明堂宽大,格局不促,有千军万马之相,风水不错。”

    雷大哥也不知道听没听懂,见我说就不停的点头,下车就带着我们朝着山坡上走,小山,也不陡,松木居多,一路上他还在跟我说着,这树都是什么时候种的。“祖坟吗,我三叔说了,要种常青松,一年四季都是绿的,名头寓意也好,长青啊”

    我牵着嘴角笑笑,这雷叔能让老家的后辈崇拜成这样也不容易啊。

    十多分钟后,来到一个平台,在抬眼,就看到十几座精心修建的坟跟小房子似得按照辈分依次排列,挺打眼的,周围还特意种了一圈常青松松散的包围,整个看去就像这些树圈起了一个大院。把这一家人都给护佑住了。

    我上下瞄了瞄,最上面辈分最高的应该是雷叔他爷爷,然后下一代是雷叔他父亲,再往下,是雷叔那趟,把头第一个是老大,已经走了,第二个空的,第三个地也是空的三叔,那就应该是雷叔未来的卧

    嘴里咝了一声,脚下朝后退了两步,伸出大拇指朝着山顶的位置一笔画,居然正好是跟那颗石头连成了一条直线。难怪雷叔要把祖坟挪动到这,头高看远,的确是旺他,可这却是一招绝棋啊

    穴位正对顶峰凸起高耸,这叫骑龙葬,骑上后必出达官显贵,但是出过后不论男女,必定绝后

    雷叔这是

    我有点没明白,转脸看向雷大哥,“雷大哥,雷叔有儿子的吧。”

    “有啊”

    我怔了一下,下一秒雷大哥有些莫名的看我,“领养的啊,远哥么,薛先生这事儿你不知道吗。”

    领养的啊

    我就说么,我看的这个东西怎么会出错。

    “有问题吗薛先生,我家这祖坟风水不”

    “挺好的。”

    我打断雷大哥的话点了点头,想着这应该是雷叔自己的选择,我无权多说什么,再说,我来也不是给人看风水的,招呼了一声小六,我走近那些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