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322章 因果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姐咱别这样,你乐呵乐呵呗,其实,这都不是事儿么,你才多大啊是吧,这风华正茂的,着啥急啊,那廖大师昨个都说了,他是三十那年才忽然做梦什么佛光临身要能耐的,你才二十三吗,这都够厉害的,那镰刀使唤的多飒啊”

    小六几乎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安抚我,“我爸昨个给我打电话还夸你那,说那李叔现在对咱家老热情了,前段时间看到咱家那柜子缺角了,自己就上门来帮着修理了。 .不要钱的,说以后咱家的事儿就是他李家的事儿,还说你帮了他大忙,我爸虽然没问出那个李雪的事儿,但也知道是借你的光了,你在咱村的地位相当于以前的奶奶了,真的”

    我垂下眼,耳边还是小六夸张的语调,“四姐,我连你的宣传词都想好了,要问看事儿哪家强,就找白山葆四来帮忙”

    “噗”

    伴着门外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安九一个没憋住就笑了,起身去开门的时候直接斜了小六一眼,:“葆妹儿明明是有本事的,被你这词儿一闹倒像是个江湖骗子了”

    “嘿,我这词儿差哪啊,看事儿太笼统了是不,那就叫,要问找谁辨阴阳,白山葆四来帮忙”

    “这说的啥玩意儿啊”

    进门的廖大师一点面子没给的就把小六给撅了,:“做先生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啥玩意儿哪家强,干技校啊”

    别说,廖大师这出儿倒是给我弄出了几分笑意。

    小六看着廖大师挑眉,“廖大哥,这现在都得宣传的啊,这叫营销”

    “先生不整那个”

    廖大师摆了下手,“你们先出去,把门给我关上,我和薛丫头说几句话。”

    安九点头,憋这笑拉小六出门。“我看你一天不闹点笑话出来就浑身难受葆妹儿,你们聊。”

    我点头看着房门关严,廖大师带着一身的寒气扯过椅子坐到我的床边,嘴里直哼哼着,“那些记者你说够有意思的,早上我出去时撵着说要采访我,采访个屁啊,这东西能报啊。一出去就他妈的成神话故事了,咱干这行的就得低调,越高调日后越不好过得失这个东西必须得掂量明白了”

    “好在我刚才回来看到这些记者都走了,不然还得烦我半天,不够闹心的”

    廖大师自己说了一会儿才算是顺出口气,随即看着我正了正神色,“丫头,你身上这个气的事儿,我闹明白了”

    “怎么说。”

    听到这个我不禁倚着床头坐直了几分,“是毛尸的气,对吗,他要伤我”

    “非也。”

    廖大师清了一下嗓子,“我特意找了我一个归隐的师兄去问了,原原本本的和他说了一遍,主要我感受过,也知道这气很强,他说要是都为白虎,要是你还跟他有过渊源,那就是因果”

    我嗯了一声,“因果是必然的,不瞒你说廖大哥,我梦到过这个东西,千百年前吧,他伤过我,很玄乎的,但是我梦的很真实,这种东西,我也知道,说出来,没人会信,只是我”

    “我明白,那你要是这么说。我师兄的话就全对了”

    廖大师的神色透着一抹严肃,“若是伤过你,那就是这毛尸造成的因,你灭了他,就是得出的这个果,他给你留气,事实上,也是再还你。这个因果,算是得此了断”

    “还我可是这气”

    不是好气吧,哪里有好东西会让人这么难受的

    廖大师酝酿了一下语言开始看着我解释,:“这么讲丫头,这个气,是可以帮你的,你是请仙儿出身,我看你每次做符都得先借气,不像那老黄,咔咔的说整就整了,也就是说,你本身是没力气的,只能靠那令旗发力,对不对”

    我嗯了一声,“我阴阳不平,也没办法发力,血要是不借气,祛邪的效果很差的。”

    “所以啊,这气就是帮你的,简单来说,就是给你劲儿的”

    “但是我”

    “但是你现在用不了对不对”

    廖大师没等我说完就开始接茬儿,:“你想啊,你现在就相当于是一个暖水瓶,肚子里装了半瓶热水。但是忽然给你加满了冰块,你会舒服吗,你热习惯了抽冷子一冷得冻得要炸了吧,所以得焐,焐热了,让这冰化成水,热水,为你所用,这样,你这热水瓶里的水就满了”

    我还是没懂,:“可我要怎么焐呢。”

    廖大师挠了下头皮,“就是说得等,等你身体能带动这股气,这样,以后你再出手,就不需要借气抽烟啥的了。抬手就来么因果往复,既然那毛尸以前是白虎欠过你,这也是他必须要还你的东西”

    一时无言,还我的气,可我运用不了啊

    “那得”

    “等”

    廖大师言简意赅,“你要做的就是等,等你身体贯通,外气融为内里,你就行事儿了”

    心里嗝了一声,

    算是明白了,还是得起势吧,接虎骨

    呵呵,闹呢,这我还得疼到什么时候啊

    “丫头,这其实是好事儿”

    廖大师话里话外又开始透着对我的安慰,“你想到了那天。你就彻底行事儿了,咱们都有这个过程的,说白了,这有盼头了啊,这气是好气就比啥都强,对不”

    我张了张嘴,半晌才对着廖大师挤出个难看的笑脸,“嗯。”

    “别想太多。没用,咱们就是看天儿的,只要是心术正,那都早晚的事儿,早出头有早出头的好处,晚出头有晚出头的优势这个东西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廖大师的对我的这份耐心是没说的,“我看你这两天这脸上就没个笑模样,我知道,你这一来是身体难受,二来也是想的太多了,咱人呢,走到哪步做哪步的事儿,别想没用的给自己找罪受,明白我意思不”

    点头,“明白。”

    廖大师笑了,:“明白就别给自己弄得苦大仇深的。说实在的,之前温老板那茬儿时我真没把你当回事儿,小丫头看着太年轻了,往那一站穿的一身白不知道以为一杆儿风就要给吹走似得,不过我得承认,我是真看走眼了,这人啊,不可貌相长得好看碍谁事儿了”

    我扯着嘴角,被廖大师的话弄得有些脸红。

    “行啦,丫头,我的意思啊就是你这条件好,光看外表这老天爷就是对你讲究的咱年轻轻的要多想些好的,别想些坏的你这日子还长着呢着啥急啊老黄都是快三十才行事儿的,之前那就跟他那小徒弟一样,除了翻跟头不会别的”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