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343章 说什么

    ……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上午,闷闷的雷声夹杂着豆大的雨点怕拍打在地,湿润阴冷的空气迎面,我抱了抱胳膊,怔怔的看,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方梅梅的哭声。 />

    急性淋巴结白血病。

    医生严肃认真的那张脸似乎还在眼前,“你们家长太大意了,婴儿要是反复发热是一定要尽早送来医院检查的,这次的出血已经控制住了,下一步就是化疗,去骨髓库寻找合适配型,当然,你们不要太紧张,这个病临床治愈的希望是很大的。”

    方梅梅像是个想要抓住救命稻草的溺水者,她拼命的扯住医生的胳膊,给他下跪,哭着说她宝宝还没有过百日呢,让医生一定要救活孩子!

    医生能说什么呢,这种场面,我猜他见的太多,以至于表情都有些麻木,只是不停的重复,我们会尽力。如果真的想保住孩子的命,你们家长就要全权配合我们医院的治疗。

    言下之意,就是钱,做化疗需要钱,拖延时间寻找骨髓配型哪哪都需要钱。

    方梅梅又扯住我的胳膊,因为过度紧张双手就掐着我不自觉的用力,双腿发着软就要给我跪下,“葆四。你帮帮你的小侄女儿吧,她这么小,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梅梅!”

    大哥撕扯着方梅梅,:“四宝过来就是帮我们的!你这是干什么!医生都说有治愈希望了啊!”

    “家树,家树……”

    方梅梅一被大哥垃开,又开始双手作揖,“你救救咱们的女儿,救救咱们的女儿吧……”

    一个人魂不守舍是什么样子。在方梅梅的身上我真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挺着个瘦弱的体格,就在医院的走廊上,恨不得去求路过的每一个人,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开口对她保证,能救她的孩子,那方梅梅大概可以当场掏出自己的心来感激。

    她无怨无悔,她哭着对我说,葆四,只要我女儿能活,杀了我都可以。

    看着眼前的雨帘,嘴唇木木的颤动,我一万个没想到,当时听到的笑声,居然是这个结果。

    做过检查都说没事,孩子生下来,也说是健康,大哥哪次给我来电话不是透着已为人父的喜悦?

    很多话,我都不敢说,总觉得说出来就像是给人幸福的家庭下了什么诅咒似得。

    心里揣着个炸弹,憋着憋着,还是炸了。

    急性白血病,谁他娘的能想到?!

    我做了个深呼吸,应该说句万幸吧,这个病,只是烧钱而已,有治愈的希望,我从大哥的手机里看过孩子的照片,白白胖胖的一个小姑娘,还能看出是双眼皮呢,多可爱啊。

    不愿意去想什么讨债不讨债鬼的。

    每个新生儿的降生都应该是得到祝福的,我想,这只是大哥家的一个坎儿,就像是他本人的多灾多难,过去了,以后就一切顺遂了。

    抬眼看向天,我还是不懂,老天爷为什么总是喜欢让好人这么多的磨难?

    是更大的福报么。

    嗯,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四宝!”

    大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头,我看着大哥右手握着一把折叠伞跑了出来,“下雨了,我特意去找人借了把伞,别感冒了……”

    一晚而已,大哥的脸就已经凹陷憔悴,时间不在乎长短,仿若只一瞬,就能让一个人满脸络腮。

    我接过大哥手里的雨伞,张了张嘴。“别担心大哥,我家里还有一张卡,晚上我给你送来,里面有十万呢,前期治疗费,应该够了……”

    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了,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挣钱蛮快的,捐一部分。还能攒下这么多,就是没想到会赶上这样的事,猛地就觉得少了。

    大哥干涸的唇瘪了一下,布满血丝的眼底尽是过意不去,:“四宝,哥谢谢你了,这事儿怪我,早知道装修时就不让你嫂子老去看了,医生说或多或少都跟那甲醛有些关系,一赶上孩子免疫力低,这就……唉!”

    我没多说,找原因么,有病总得去找个原因。

    大哥把嫂子的病归结于装修,说什么建筑材料中毒,当然,我也默认,讨债的事儿,我只想咽进自己的肚子里,终身不提。

    “四宝,不过这钱,大哥一定会还你的,我知道你挣钱不容易,这都是给人看事儿一点点攒下来的,我……”

    “大哥。”

    我哑着嗓子看他。“跟我还说这些,你是我大哥啊。”

    大哥艰难的扯了下嘴角,局促的站在那里,:“我是烧了高香才有你这么个妹妹啊,四宝。”

    我轻轻的笑笑,“你赶紧回去陪嫂子吧,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钱的事不用愁。我要是没钱了,不是还有……没事的,啊。”

    陆沛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口,我知道他会帮我,这点钱,在他眼里或许不算什么。

    可是,总觉得已经欠了陆二太多,不好意思再因为大哥或者是我的家人朝他张口,怎么说都没到那步呢,我能自己来,就自己来。

    大哥明白我的意思,垂着眼点了一下头又看向我,“四宝,尽量别麻烦陆总,不好,别说你还没和陆总怎么样。就算是结婚了,也不好让人家觉得你娘家很麻烦,我已经欠陆总很多的,实在不行,我可以卖房子的,卖了房子,钱肯定够了的。”

    卖房?

    新房的房照都还没下来怎么卖啊。

    许是也想到了这一点,大哥赶忙又找补了一句,:“我给你大舅妈打电话了,她这两天会跟着你大舅过来,钱凑凑就够了,你已经帮了大哥很多了,别替我操太多心了,没事的,啊。”

    我觉得自己是有穷根儿的,知道没钱治病会有多无力。自然就很理解大哥的这份焦急,聊了一会儿我撑伞走到雨里,回手冲着大哥挥了挥,大哥抬着仅有的右胳膊嘱咐我回去赶紧休息,直到目送着我打到了车,这才摇摇晃晃的转身走进了住院部的大楼。

    我一路都没有什么话,满脑子,都是我赶到医院时大哥蹲在走廊上手指插进头发里的样子,那是一个男人最深的无能为力。

    在我心里,大哥其实一直都是体体面面的,他多年不敢回家,不也是怕家里人看到他的不体面?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