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354章 全变了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爸是”

    身上凉透了,即便被他紧拥,我也没体会到一丝丝的温度。..

    “陆二你松开”

    爸爸急了,上来还要拉扯我的胳膊,“葆四,你听到了吗,他是知道这事儿的你离开他”

    我颤抖着,手却本能的死死的攥着陆沛衣服的一角,掌心抓的布料过紧以至湿濡,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举动,像是很怕,很怕就这么松手后,就再也抓不到了。

    “葆四你松开啊你”

    爸爸很急,“陆二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是你舅舅啊你放开我的女儿”

    陆沛抱得我发紧,“我承认你是我舅舅,但葆四,不是你的女儿。”

    低沉阴冷的一声,却再次穿透我的耳膜。

    “你说什么”

    我爸哼笑了一声,“不是我女儿陆二,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葆四”

    “夏医生。”

    陆沛淡淡的打断他的话,:“枉你还是个医生,你是装不知道,还是一直被蒙在什么鼓里。”

    说着,陆沛就对着大门的方向喊了一记,“进来”

    杨助理随即推门而入,急匆匆的进来放下个牛皮纸袋就又出去了。

    待门再次关上,陆沛用下巴示意了下牛皮纸袋,“看看吧。”

    我爸站在那里却许久没动,半晌,才冷哼道。“这个东西可以作假,你以为做出个我和葆四的dna就有恃无恐了谁会相信这些啊,我女儿身上,淌的都是我的血”

    陆沛笑了一声,松开我的胳膊去打开牛皮纸袋,抽出一份文件扔到茶几上,“夏医生,学术上,你应当很专业,仔细看看吧”

    我懵懵的。用力的擦泪看着那份文件,十多张纸随着陆沛的力度已经完全散开了,内里都是英文的表格,脑袋不太好使,我尽量的辨认,什么线粒体dna遗传基因鉴定,还有染色体dna鉴定,伸手上前翻动,还有很多不太认识的医学单词,都是表格模式

    爸爸眼睛随着我的翻动一直在看,身体一僵再僵。

    “你”

    “看出门道了是吗。”

    陆沛嘴里发着笑音,“我为什么要费力做你和葆四dna,没有意义,我只要确定我不是她的哥哥就好,这些数据可以很直观的表明,我和葆四,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在一起,合法,又合理,所以,请您不要给葆四扣那种抡理帽子,她不需要承担这些。”

    “陆二,你随便都可以做出个假的来吧以为是国外的我就查不到吗”

    “你可以查。”

    陆沛推了推文件到我爸的眼前,“最后一页有给我结论的研究所电话以及地址,我想你肯定听过,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其最卓越的,就是免疫学,化学。和生物实验学,业界权威,数据资料他们那都有储存,您要是时间多,还可以亲自登门去实验室拜访。”

    我爸拿起那份文件,我以为他还会说什么,没想到,他只是直直的看着,随后,颓然的坐回到我对面的沙发上,面色如灰。

    陆沛起身,“夏医生,这资料你慢慢研究,我带葆四就先走了,至于你搞砸我求婚的帐,等以后有时间再算。”

    我爸不发一言,看着那文件双眼只剩呆滞。

    “葆四,走。”

    我看着陆沛伸过来的手,怔怔的,摇头,“我不明白,怎么”

    “我先带你回家。”

    陆沛轻声说了句,扯着我手站起,却感觉到我双腿发软,随即屈身直接把我抱起,抬脚大步的离开。

    酒店客房的门在身后关严,我爸却在未出一语。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像是被我爸瞬间就掏出了个窟窿,然后没过几分钟就又被陆沛用棉花给堵住了

    可破口还在,好多东西都开始在脑子里疑问,碰撞,却怎么使劲儿,都得不出个答案。

    陆沛把我带回了别墅,上楼,坐到床上,我才恍惚的回神,扯住陆沛的胳膊,“我爸是你舅舅,但却不是我爸爸”

    那我爸是谁

    我妈为什么要瞒我这些

    夏文东是自己都不知道不是我爸的么。

    一团乱麻

    “我先去给你拿个毛巾,妆都哭花不好看了。一会儿我都告诉你,嗯”

    看着他的眼,我听话的点头,陆沛勾了下唇角,去洗手间润湿了毛巾坐到我旁边给我仔细的把脸擦了擦,随即缓着声开口,“还记得我让夏医生受伤那天接到的电话吗。”

    思维被他指引着回忆,点头,“记得,你接完电话就不对了。”

    陆沛抬手把毛巾放到一边。拉着我的手朝着床里面坐了坐,正好面对面的看着对方,“我姥爷的电话,就是在说,夏医生是我舅舅的事,老人家很生我气,说我太冲动了,怎么可以对自己的舅舅出手啊。”

    脑子清醒了一些,我记得陆沛接电话时长久的站在那里,他还问,您确定吗。

    可笑的是,我当时还以为他说的是我爸要和沈明雅领证的事情。

    “这么严重的事,我当然要查啊,不然,你真的成了我有血缘的妹妹怎么办”

    我看着他的脸,“也就是说,你接完那通电话后就化验我和你有没有血缘,再去孙警官那里看我时,你还没得出结果对吗”

    所以,就不敢怎么碰我,那种怪怪的疏离感,也就解释的通了。

    陆沛点头,眼神有些暗淡扯住我的手,“那时候的确是还不确定,其实我去看你,一来是担心,二来,也是为了多采集些你的头发,需要毛囊,因为我要的数据是必须精确的。所以,我一步都不能差。”

    “但是你没说要我头发”

    想起来了,我在双山那海洋之星酒店洗了澡,吹了头发,陆沛想收集,很简单的。

    “那”

    眼睛又有些酸涩,“要是真的是兄妹呢,你要离开我吗。”

    陆沛抬手给我擦了擦泪,“还记得我当时和你说,我要是一无所有了。你还会爱我吗。”

    我吸着鼻子点头,“记得。”

    他像是笑我傻,“我一早就做好打算了,要真是兄妹啊,我就瞒着你,然后呢,带着你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什么都不要了,你做先生,可以养我啊。我们就安安静静的生活,反正,我有你,就够了啊。”

    “陆二”

    陆沛的身体前倾,让我的头靠到他的胸前,“还哭啊,现在并不是那个结果啊,我知道你怕这些,可我们不是兄妹啊,我是想做你哥,但可不是亲哥。”

    我微微摇头,哭,不全是因为庆幸不是兄妹,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陆沛得有多大的一颗心脏才能在我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啊。

    一个人,去承受这些紧张,一个人,去面对,得是有多不安才会问出我那道选择题

    “没事了,现在都过去了,我一直不信邪的,怎么就能成了兄妹了,老天爷还是愿意和我开玩笑的。”

    陆沛轻轻的摩挲着我的后背,“别哭了,越哭眼睛越肿,很难看的。”

    “那”

    脑子里慢慢通透,我坐直身子看他,“这结果,你是在过完年得出来的吗,所以你十五到了我家就变的开心了”

    陆沛牵着嘴角看着我笑,“嗯。”

    明白了。陆沛的所有的反应也都解释的通了。

    “那”

    我张了张嘴,想到了最重要的事情,“我爸,夏谁是我爸”

    突然不知道去怎么称呼这个我叫了二十多年爸爸的男人了,看他的样子,他看报告也是不敢相信的啊,那就说是我妈骗他的了

    “我妈当年是跟别人生的我吗,陆二,那你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啊。”

    陆沛的眼眸顷刻间就变得幽深,“你的亲生父亲,就是你二舅。”

    “谁”

    我惊了,心像是在一两个小时内死去活来了好几次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