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372章 那个梦

    “听我说完……”

    秦森头还是歪着,只是匕首刀刃处的血,流的越发汹涌,“我不知道会不会活过十二点,所以,我想告诉你,第三次动心,是我看着你,在你家楼下大哭,那天,是你去找陆二他跟你说分手的日子,我当时,很想冲过去扶起你,告诉你,其实我也在……只是,我知道不可以……”

    眼泪滴滴的落在他流到地上的血里,混合着,变成不知名的液体。

    “你曾经问过我,要是我和陆二同时喜欢上一个人,我该怎么办,是推她进火坑,还是选择和她在一起呢,其实这个答案很简单,只是看这个女孩子,究竟是喜欢谁啊,要是两情相悦,我为什么不送去祝福呢……”

    阖下眼,口腔里,咸涩满溢。

    “你就像一个发光体,我不能靠的太近,我怕自己会把持不住,你注意到了吗,在陆二面前,我一直都叫你薛葆四,必须得有所距离,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叫你葆四啊。”

    秦森的声音微颤,“我知道,第一次我心动时已经比陆二晚一步了,第二次在福利院,我还没机会靠近,就看着你已经和陆二熟识了,第三次,就不用说了,你们分手,你心里也还是他。

    我试着想进一步,去你老家看你,那天我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可是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继续下去,陆二很爱你,我是看在眼里的,事实上,我是准备把这一切都压在心里,永远都不说的……”

    “上次,你去给我送汤,陆二发了脾气,他让我知道了,其实,他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他知道,我对你和别人不一样。”

    秦森叹息一声,看向我,眼角有些湿润,“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了解对方甚至超过了解自己,那天以后,我就明白了,我没我自己想的那么能放下,否则,也就不会做出留下你给我创可贴的举动,但是陆二的提醒让我知道了,有些东西,是不可以破坏的,我既然说了你是我妹妹,那就是妹妹,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光只为爱情,还有手足亲情啊,你和陆二都是我最在乎的人,看着你们幸福,就是我最开心的事。”

    我擦了把泪,秦森眼底的隐忍让我动容,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些话要不是亲自从秦森嘴里说出来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要是我们好好的活下去了,那我,会一直做你的哥哥,再也不会胡思乱想了……”

    秦森沧然一笑,“只是很不幸的,我发现自己并不想活着了,我不想破这个东西,太可耻了。”

    我的思维却开始有些混沌,力气回暖后就开始口干,汗水混着眼泪不停的下流,秦森的状态也莫名了带了几分焦躁,他故意跟我隔开了些距离,一手紧握着刀刃一手开始再次跟自己那衬衫领口较劲。

    庞旁担心的在二楼那边叫我,没几声,嘴巴就被周疯子的人用胶带给封上了,无人再发声后,这诺大的空间里,仿佛只有我和秦森。

    鼻子里渐渐的闻到一丝诡异的清香,形容不出的那种香气,很令人心驰神往,随着香气的源头一找,直接就对上了秦森的眼,摇晃了一下脑袋,秦森呼吸有些沉重的说道,“第二阶段了,你靠后……”

    我蹬着腿朝着一侧后移,灯光却晃得眼前都是五光十色的光晕,有点醉酒的感觉,一会儿想挠脸,一会儿又想扯自己的头发,身体空空的,很抓心挠肝,无所适从——

    恍惚中,我看见秦森蹭的起身,猛地向我走近了两步,心里大骇,我摇着头就朝着角落里靠,:“秦森!秦森!!”

    大喊着他的名字,秦森手里的匕首‘哐当’落地,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蹲下,“捡起来!捡起来杀了我!”

    “快捡起来!!”

    秦森手上的伤口还在,抓着自己的头发血蹭的到处都是,:“杀我……快……快……”

    有‘咯咯’的声响传出,我牙齿在嘴里打着颤,挪动了一下捡起那把匕首,看着秦森的脸有些重影,:“我不能,不能……”

    “快,趁我还控制的住……”

    秦森蹲到我的身前,攥着我的手腕就朝他自己胸腹用力,“要是再这么下去,这辈子,我都没办法再去面对你,面对陆二了,来……”

    我还是摇头,看着他脸在我的眼前大幅度的摇晃,像是他在动,实际上是我看不清,他的脸,就像是扇子一样,整个在脖子上散开,意识稍微清醒时我就用力的缩着力,“你不能死,我也不能杀人……”

    周疯子在二楼提醒,“秦!你要是死了葆四妹妹可就便宜我这几个哥们啦!你慎重啊!”

    秦森满头的大汗,眼睛逐渐变得血红,脸上的肌肉发紧,再次起身时却一把扯开了自己领口,几步奔到仓库的墙壁上抬手就打了几拳,直到打的墙面血迹斑斑,他才扶着墙壁低头缓气,耳边皆是周疯子猖狂的笑声。

    我坐着地上不敢动,手看着那匕首刀刃,咬牙,也用力的握了上去,奇怪的是,感觉不到疼,这一刻,只感自己的力气很大,精力很旺盛,很想发泄,身体如同一个空了的气球,想找东西把里面填满!

    “别这么纠结啦!快点吧!!”

    周疯子大喊,我眯着眼看那桂姨都开始起身,眼前的晃影让我感觉她有无限的分身,无数的桂姨,站在二楼,冷眼对我旁观!

    手上在刀刃处用力,秦森却忽然大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转脸痛苦异常,“我要是过去!你就毫不犹疑的捅了我!!!”

    我大口的喘气,摇晃的爬起逼着自己躲到距离他最远的位置,直到秦森转身抬脚朝我走近,周疯子大声的笑着,“开始吧!!!”

    ‘碰!!!’

    ‘嘀嘀~!!滴滴~~!!’

    巨大的碰撞声让我的耳膜都跟着一震,车笛声在这空旷的空间里接连响起,刺眼的远光大灯让我的眼睛根本没法睁开,我恍恍惚惚的抬手遮挡,发现这仓库的大门居然被车给撞开了!

    看不清是几辆,我感觉开进来了好多车,脑门涨的像要炸开,根本分不清哪辆是实物,哪辆是幻影——

    ‘砰砰~’几下的关门声再次响起,从车上似乎下来了好多的人,有人急匆匆的朝我跑近,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小桂!!我是死了吗!!我的女儿你也敢动!!!”

    “雷叔……雷叔……”

    我像是看到了希望,虽然看不清他是哪道人影,但这烟嗓我无比的熟悉,眼里热泪滚烫,我朝着向我跑近的身影伸出手,“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陆二!!!”

    周疯子的声音在这嘈杂的人声中炸响,惊喜异常,“你来了啊!!”

    我没看到,陆二,在哪里?

    迷恍中,我看到一个人高高的站到栏杆上,“陆二!!!”

    这嗓子真是尖利啊——

    像是要划破长空,在我肩膀被人揽起抱住时,只隐约的看到那个身影在栏杆上大头朝下一蹦,随后听一声麻袋闷响!

    “啊!”

    有尖叫声响起,好像,是那个桂姨的,“她她她……这个疯子啊!!”

    我看不清,身体不知道被谁抱得发紧,用力的推他,“走开你……”

    “葆四。”

    只一声,我就安静了,手用力的摸向他的头,“你来了啊,我看看……我看看……”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看不清楚,眼前就像是被放了百花筒,只能看到远处的影子和各色光晕,“陆沛,陆沛??!”

    “是我,是我……”

    他不停的重复,手摸着我的脸,“没事的,小六和安九在我那,我带你走,带你走。”

    “我热。”

    我抓着他的手,簌簌的流着眼泪,“你帮帮我,我热,我看不清东西,热的难受……”

    身体随即悬空,好像是被陆沛打横抱起朝着灯光处走近,:“山叔,这里麻烦你了,我带人先走了。”

    雷叔我一直没看到,只听到他在我耳边问了一句,“丫头你没事吧!”

    我胡乱的摇头,语无伦次,“我没事……我看不清你,光……秦森还在……他流了很多血……”

    “交给我,你放心吧啊,二小子,赶紧把丫头带回去照顾。”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