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382章 另一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妈”

    这出儿真是给我惊到了,上去就要扶她起来,薛若君却跪在那不动,抬手扯回自己的胳膊,面无表情的看向沈明雅,“过去我做错的事,我向你道歉,你曾经对我造成的伤害,我也既往不咎,这所有的一切,都跟我的侄女儿无关,我希望你”

    啪嗒

    沈明雅手里的茶杯盖子落地,薛若君本能的哆嗦了一下,听着沈明雅慢悠悠的出口,“薛若君,你有什么资格接和我谈啊,你还既往不咎,你要咎什么,这事儿当年要不是我摁着,你就是个千夫所指的贱人,怎么,过去了二十多年,你给我跪一下,我就得一笑泯恩仇啊,你也配啊。”

    “沈”

    我要说话,薛若君却用力的扯住我的手,咬着唇抬脸看向沈明雅,“你清楚你对我做过什么,美人身就是你搞的鬼,还有我当年怀孕回老家,你一直和夏文东说你没找我,但我孩子怎么会是死胎,那时候,我是先在我表叔那里养胎的,他们为了给我补身子,特意托人给我买的营养品,你确定那营养品你没动过手脚”

    沈明雅不急不慌,老佛爷一般在那坐着,听到这话反倒笑了两声。“证据呢,说话要讲证据啊,薛若君,你怎么不说你再也生不了孩子也是我害的呢,人嘴两张皮,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好一个人嘴两张皮啊,我看看着沈明雅现在优哉游哉的样子,谁能想到这个女人五六天前还在众人身前哭的那叫一个痛不欲生肝肠寸断

    薛若君脸色越发的苍白,“好,孩子的事儿我不提,那之信呢,你说他是一睡不醒。你明明知道他心脏不好熬了几夜还给他吃药入眠别人做出这种事就算了,你父亲可是知名的医生,你会不知道安眠药在那种情况下会引起心脏猝停你根本就是得不到之信要他死,你比谁都心狠”

    我站的浑身僵硬,这事儿一掏,还真是人口一词啊。

    沈明雅还是淡定,“我要他死,他死我有什么好处啊,薛若君,当年的事已经盖棺了,你现在把你女儿叫来,怎么,是要展示你多无辜吗,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下一次,可没有时间听你在这儿说委屈,年头在变,也改变不了你入侵别人家庭下流无耻的事实。”

    薛若君底气本就单薄,几句话以后已经双眼通红,:“我来,不是为了讨什么公道,之信已经走了,事情也过去二十多年了,我知道你恨我,那你就都冲我来,但不要伤害我侄女。她是无辜的。”

    说着,薛若君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熟悉的小瓶子,里面的粉状物我更是认识,我吃过的么

    “妈,你”

    “你别说话。”

    薛若君手指控制不住发颤的扭开的盖子,抬起胳膊看向沈明雅,“求你别对我侄女儿做出什么,我的错,我认了,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马上就可以”

    “别。”

    没等我出手,沈明雅就发声了,:“忌讳。你死这算怎么回事儿啊,回头啊,这文东又得来找我闹,我还嫌闹腾呢,放心,就算是为了我唯一的弟弟能好好的活着,我也得对你网开一面,那些个破事儿啊,我也不喜欢提了,你现在不是很好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儿啊,百年难题美人身都能给你破,你多知足啊,薛若君,你幸福啊。”

    薛若君擦了把眼泪,“我侄女儿和我事儿没关系,我知道,你现在是逼她,我求你,别”

    “求我”

    沈明雅冷笑一声,“薛若君,咱换位思考一下,你儿子要是想娶一个跟你老公小三长得特别像的女人进门,你烦不烦,要命的是这个儿媳妇儿还长得和小三儿很像,怎么,是想提醒我做人有多失败吗。”

    “我年纪大了,当年愿意和你玩玩,也就玩玩了,现在啊,我没那么多心力了,就是一句话,你让你这个女儿还是侄女的,离开我儿子,咱们啊,就桥归桥,路归路了,怎么样。”

    沈明雅的话音一落,桂姨就在旁边皱眉,“夫人,您不能就这么”

    桂姨的话没说完就被沈明雅的眼神给压下去,“我现在,就是想安生的养老,我也懒得斗,薛葆四,你看到你姑什么样了吧,我是说假的骗你们吗,她自己都承认了吧,得,我看你也是个痛快人,给个话吧,什么时候离开我儿子。”

    我直看着她,“如果陆沛让我走。我会走,但现在,我不会。”

    “很好。”

    沈明雅起身,“那就先这样吧,过些日子,我让小桂去照顾你们,你会答应吧。”

    我笑了一声,“您这话应该征求陆沛的意见。”

    沈明雅笑着看我,“说真的啊,你比你这个姑姑啊,强太多了,有几分我喜欢的胆识,难怪会被山哥重视。可惜啊,你姓薛了,不然啊,我也喜欢你这性格的,不窝囊,别一到哪啊,这膝盖就软,没了男人,就是个废物”

    薛若君轻轻的颤抖,我硬扯着嘴角,“膝盖软看分什么事,有错就认,乃真性情,不虚伪,是大丈夫。”

    沈明雅似笑非笑的看我,“嘴皮子是真利索,算了,我先回了,小桂的事儿还得麻烦你去和我儿子说,你告诉他,要是不让小桂进门啊,我就得过去养病喽,你们,是欢迎小桂啊,还是更欢迎我这个老家伙啊好好考虑。”

    我没在答话,心里已经把她骂了个遍

    眼见她到了门口。回头还看向我,“薛葆四啊,我是看山哥的面子才对你客气的,你也别真以为你怎么着了,识相的,你别让山哥难做,不然真闹不痛快了,折的,还是你的人,俗话说的好,靠天靠地,还是得靠自己。”

    我没答话,这意思不就是我低空么。

    待人一走,我就扶起已经哭了的薛若君,连带着抢下她手里的小瓶子随手扔到了垃圾箱里,“妈,你没必要这样,沈明雅那样的人,是不会领情的。”

    相反的,还会让她越发的瞧不起。

    “葆四”

    她哭着握住我的手,:“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想为你做点什么,这辈子,我都是被沈明雅给压着的,葆四,我怕你受欺负啊,我这”

    “别说了,我懂。”

    置之死地而后生,你得看跟谁玩儿啊,和不在乎的你人弄这个,不是擎等着让人看笑话吗,再说,薛若君也不是真的想死,沈明雅明显已经把她吃透了,这趟来的根本就毫无意义。

    不,有意义,算是让我见识到了沈明雅的另一面。

    “妈,千万别在做这种事儿了,姥姥当年之所以把我调换成你的女儿,就是怕你会出事啊,你得好好的,不然啊,我没法向姥姥交代,你也会辜负姥姥的一片苦心啊。”

    抱着她安慰了好一会儿,薛若君一直在哭,她那些曾经遮着掩着的脆弱也算是让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葆四,我现在只想你好好的,真的,我明白,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有多痛苦,我也是过来人啊,所以我看到你为了和那陆沛在一起都能自杀我就知道我拦不住了,可是沈明雅,她不会答应的,她恨我啊,恨我”

    “会有办法的,没事。”

    我轻轻的说着,“我也需要时间去适应现在的生活,都会过去的,你别为我担心。”

    薛若君哭着摇头,“你不知道,我户口本丢了,这下是真的丢了,别的都在。唯独这个不见了,我报警,警方说证据不足立不了案,可我自己知道,这个很明显,就是沈明雅找的人做的,她怕你会和他儿子结婚啊”

    我周身掠过凉意,深吸口气还是拍了拍她的背无声的安慰,除了坚持,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剩下什么。

    坚持,和我爱的人在一起。

    坚持,做我最喜欢的事。

    哪里还有心情吃饭了,等她情绪恢复些了我带她下楼送她回殡仪馆,一路上薛若君都在小声的跟我诉说着什么,我对她的一些感情故事不感兴趣,左耳进右耳出,不过还是很感动她今天的举动,对于沈明雅来说,她或许不屑,但按照我对薛若君的了解,她能为我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天大的难得和不易。

    多清高的一个女人啊,愣是被另一个女人折磨的没了脾气。

    没送她进门,这地儿我现在靠近都不舒服,她下车时我小声的张口,“妈,你不用担心我,沈明雅那边暂时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照顾好自己。”

    薛若君轻声一笑,擦了擦泪,:“你不了解她,等着吧,她哪里会善罢甘休,只不过,会说好听的话罢了。”

    我没再多说,目送着她朝着殡仪馆的方向走,等进去了,许叔打着轮带我回到顺口,转脸看我来了一句,“陆太太,你还没吃饭吧。”

    “回家吃。”

    “还吃牛羊肉”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