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412章 会踢你的

    不知道是自己气的啊,还是委屈的,一头差点瓦到沈明雅的怀里,给沈明雅吓得大叫来人,站在门口的人冲进来,两下就给没了知觉得桂姨扶起来,得,这顿饭沈明雅也不用吃了,对着脸色难看的老太爷道了声歉连带着走到雷叔耳边说了两句就急匆的走了。

    包房里折腾一通瞬时安静,老太爷绷着脸看向我,“葆四啊,你放心,她只要不死,这个错,我就……”

    “算了,太姥爷,都过去了。”

    我见这陆沛眼睛也沉上了,不禁开口应道,二舅妈在旁边点头,:“是,老太爷,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那药不发现的挺及时吗,用不着道歉,过去就算了,咱今天是喜事儿,就图个乐呵,俺家葆四和小陆,只要以后能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

    话说的绝对实在,也递了台阶,雷叔赶忙在接茬儿给老太爷消火,饭吃到最后,没人再提沈明雅或者是桂姨这事,大家就捡老太爷喜欢听的农村事儿唠,直到看到他笑,这篇儿,算是在饭桌上硬生生的翻了过去。

    晚上我们在酒店门口先送老太爷上的雷叔的车,然后一行人在回到别墅,陆沛倒出空间给我和二舅二舅妈聊天,现在既然已经领证了,二舅妈对沈明雅的态度也就无所谓了,用她的话讲,反正也不生活在一起,以后做小辈儿的只要礼节到位了,那她领不领情也就无所谓了。

    二舅还是不知道我姑的事儿,听完二舅妈的话提出些反对意见,意思我还是尽量的和婆婆相处,否则陆沛夹在中间会很难做。

    他们不知道我割腕的事儿,自然也就不清楚我曾经被沈明雅逼迫到何种境地,这江湖凶险,我不想他们掺合太多,能做的就是点头,让他们放心。

    二舅没住两天就和二舅妈回去了,没用送,自己坐着火车,走的时候二舅妈还在叮嘱我,说是等我肚子大了她就来,得照顾我,我心里暖暖的,一直笑着答应,那边刚送完,这边没过多久又送的老太爷,他在这待了大半个月,基本上是让我一顺百顺了。

    上飞机前他也在嘱咐我,要我好好养胎,有事儿就找他,他随时可以回来。

    我哪能担的起啊,嘴里不停地说着让他老人家照看好身体,将来,还要带着玄孙颐养天年呢!

    老太爷高兴的直笑,说冲着他的玄孙他都得好好活着,争取要破记录!

    心态特别的好,多大的事儿,在他那都像是不算是事儿了。

    日子,恍惚间就溜的快了。

    我静静的看着庭前叶黄轻落,肚子一日日的隆起,身体也渐渐的起了明显的反应,晨吐必须,烧心必须,胃很挑食,嗜睡怕累,胸部也开始胀大,以前就觉得太丰满我总是喜欢穿宽松的衣服遮挡,如今更是愁人,简直不能在陆沛的身前晃荡。

    最明显的是情绪,极其的敏感,不是对陆沛,我们俩就没这么滋润过,是我不能看电视,只要情节稍微悲怆点的,我就会跟着哭,然后再跟着笑,回头陆沛还得哄我。

    庞旁来见了我几次,我是怀个孕吃多少吐多少,细胳膊细腿挺个肚子,她是又胖了,看见我就说羡慕,还说我像是个农场的女主人,为啥,院里的兔子下了崽,想不热闹都不行。

    我带她去温房看那些在冬天还开得灿烂的花儿,告诉她每盆花的名字和特点。

    庞旁笑的眼泪闪闪的对我说,“葆四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被人捧手心里的,好幸福啊。”

    我笑着看她,“我才要羡慕你,前几天我看到庞爸他还说你变了个人,现在一心忙事业,他都心疼了!”

    “我都胖了十多斤他还心疼啊!”

    庞旁聊到这个就笑,打从庞爸知道我怀孕住在这儿,每个星期都会给我送来鸡肉和蛋,说是心意,不收不行,有时人忙来不了,就让他家的工人给我送,偶尔会跟我聊聊庞旁的事儿,很有感触,说是庞旁现在变化很大,特别能吃苦,研究做菜,拍照,写稿子,就说她以前上学都没这么有精神头。

    “葆四,我跟你讲啊,我现在都想好了,在做一段时间,我就自己拉赞助去做个网站,以前我不是卖涂料吗,手里还有些客户资源,做网站,可以拉广告……”

    庞旁说到她现在忙活的事情就两眼冒光,“我不想让我爸给我拿钱,我自己赚,自己要干出一番事业!”

    我坐到她旁边的藤椅上,这温房很大,不仅养花还是这些兔子和小金刚的窝,所以坐下后小金刚很自然的就窝到了我的脚边,暖暖的,“那你自己的事情呢,胖儿,也得抓紧做打算了。”

    庞旁却又摇头,“你是我的童话,我自己就不去想了……唉,我前段时间还看到温奇了呢!”

    “温奇?”

    “嗯。”

    庞旁不在意的笑笑点头,“他带新交往的女朋友去shopping,我正好也在那个店里买包,他女朋友还在跟他撒娇说多买一个,我本来想当没看到他,谁知道温奇主动和我打了招呼,他问我现在忙什么,我说工作,结账就走了。”

    我想着那场景,“很爽的吧。”

    庞旁抿着嘴笑,“当然很爽了!我又不需要找男人给我买包,以前我爸一个月就可以给我两万生活费,现在我自己还能赚钱,那感觉,最爽的就是当着温奇面付现离开的刹那,我以为我会心里很难过,但没有……”

    她眼里的笑意消了,很释然的看我,“我觉得,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喜欢了一个花心萝卜那么多年啊……温奇后来还给我来电话了,你猜我怎么处理的……”

    “没接?”

    看着庞旁的笑眼,我摇摇头,“你接了,但是没鸟他,对不对?!”

    庞旁搂住我的肩膀,“葆四你怎么那么聪明啊,我是不想接来着,但又觉得干嘛不接啊,接了,他约我,我就说我忙,哪次都接,但忙,没时间去赴他的约,不过我现在考虑换号码了,好烦的……”

    我认真的看她,“胖儿,其实秦森他很不错,他需要你这么有温度的……”

    “我和秦森不可能。”

    庞旁深吸了口气,“葆四啊,他是很孤独的那种人,他也享受孤独,而我,是很怕孤独的那种人,温奇几乎消耗了我所有的热情,我现在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和秦森也是朋友,对了,我们还一起吃过饭呢,他对我的美食文还提了些意见,我们相处的很自然……”

    这点,我倒是没想到,最大的感觉,就是庞旁的变化。

    “葆四,秦森一直没来看过你吗。”

    我摇摇头,“没有,从我怀孕到现在五个多月,一直没见过他。”

    不过,消息我是知道的,桂姨因为给我道歉晕倒那一下后直接病重卧床,什么高血压糖尿病全来了,本身沈明雅就也病着,秦森就被沈明雅给叫过去一起住了,说是看不到陆沛,天天能看到秦森心理也算是安慰。

    我是真挺佩服秦森强大的心理接受能力的,因为被领养,时刻要想着报恩,即便后来被伤了,沈明雅是怎么安抚的我不知道,但他心里肯定有隔阂,这种被利用的隔阂要我也许没法消除,但秦森愣是能忍着以恩情为重,或许,他自己心里有杆秤,什么时候感觉自己报完恩了,那就真的要走的远远的了。

    庞旁没在多问,:“他是觉得你好就行了,看你幸福,他就放心,是你有需要时才会出现的朋友。”

    我赞同,看着庞旁小心的把手放到我肚子上,“会踢我吗。”

    “看他们心情,还不太动的。”

    我笑着应道,庞旁很小心的看我,慢慢的,把脸隔着衣服帖到我肚子上,“好像有感觉耶,葆四你是因为怀了两个所以肚子才会比一般人大吗。”

    “还好,医生说我这不算大的,只是正常。”

    庞旁傻笑,耳朵还贴着,“宝宝们,我是你们的干妈,我叫庞旁~”

    干妈这茬儿她打从知道我怀孕就自己定了,每次都说的自得其乐,我干女儿怎么样了,干儿子怎么样了,拉着她的手进门,用胎心仪让她听心跳,“你听听,像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