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418章 迎

    小讨厌呢

    我挺着最后一丝精神看着,它却不见了,心里一暖,帮完我,就走了。.

    “葆四对不起我是愚孝了啊”

    秦森趴在地上还在颤抖着声音念叨,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是,碑仙儿在朝阳姐给我的幸运里彻底的毁灭了,但这一刻的我,眼里含泪,却无一丝丝的喜悦之感。

    人之所为,当真就是作茧自缚,如果秦森没有心软,那碑仙去到下面最起码还有转世之机。是他和我说,要给他个祭拜的机会的,但现在呢

    谁又敢说,这不是碑仙必定的结局

    我扶着自己还在不时抽痛的肚子,直直的,看着地上的玻璃碎渣以及还呈现出头破血流状态的秦森,说不出话,双腿抖得厉害,是疼的,疼的我很想躺下,侧卧,卷缩着,哪怕翻翻身。

    可我又不敢动,我害怕水破的太多,一来我不想孩子出来的第一步没有羊水的润滑太过艰难,二来是孩子容易缺氧

    顺产,是我不论是上课,还是作为先生,都想坚持的,他们选择了我,我作为母亲,应该选择对他们最好的方式去迎接他们的到来

    骨盆尺寸都反复量过,横径斜径都没有问题,虽是两胎,但都在正常范围内,我和陆沛也说过,我可以生,月份越大。我越确定自己的想法,他说要是真的怕疼,也可以剖腹,我却摇头。

    母亲的伟大之处就是孕育,我想用一种最自然的方式让我的孩子来到世上,如果是我不符合顺产的标准,抑或者是有某种危险,那么,我或许会剖,但既然一切正常,怎么能因为我仅仅是怕疼就朝肚子割一刀

    脑子里还会想到陆沛当时听到这些看我打趣的模样,其实他不知道,我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我顺,百分之九十是为了孩子,还有百分之十,是我怕留疤,我知道陆沛不喜欢瑕疵,即便他或许不会在意,但我总想在他面前变得更好,最好,能永远保持成他喜欢的样子。

    砰

    大门被人踹开,进来的是面容铁青的雷叔,“丫头”

    秦森还在地上挣扎,指了指我的脚下,“快带她去医院”

    冲进来的雷叔一眼就看到了我脚下的东西,“要生啦啊”

    我牙齿咬得微微打颤,轻轻的点头,“水水破了”

    “来人,快送上车”

    雷叔大声的指挥,沈明雅踉跄的还要朝我靠近。“要生了嘛刚才那个东西碰没碰到你肚子我”

    啪

    我还被人搀扶着,没等到门口就看到雷叔一个巴掌打到了沈明雅的脸上,直打的沈明雅整个人在原地石化,“山哥”

    “你是要作的连个送终人都没有才满意是吗”

    雷叔怒火满盈的瞪着她,“闹到最后看你还能得到什么走开”

    推开已经被他一巴掌打懵的沈明雅雷叔就命人快速的带我上车。救护车就在门口等候,我送上去就躺上了担架,臀部被垫高,旁人再也眷顾不上,用力的指挥着自己,呼,吸。但还是疼,嘴唇干裂的像是要炸开的土地,雷叔一边握紧我的手一边还在打着打着电话,受伤了很多人,除了我这个孕妇,二舅妈他们也需要去医院

    意外的是沈明雅居然还追了出来,强行上了我的救护车,我眼前开始发黑,雷叔粗糙的大掌似乎一直再给我擦汗,“丫头啊,疼你就喊,没事,没事”

    我嘴里哼哼着摇头,不喊。得攒着力气,不能喊,我也喊不出来,“陆二怎么样了陆二”

    “你先别想别人,就照看好你自己”

    我睁大眼用力的攥紧雷叔的手,“问陆二看他看他怎么样了问他”

    雷叔胡乱的点头,这边还打着电话,也就几分钟的功夫,我就到了医院,医生护士都已经就位,我看着那个主任亲自给我检查,看了一眼就已经点头,“快开了,进产房”

    “剖腹产吗”

    沈明雅还在大声地问,雷叔还是呵斥,“剖什么剖丫儿要自己生的啊她比你能吃苦”

    医生这时充分发挥了专业精神,在我耳边小声的问我,“受得了吗。”

    谁能受了

    这个过程真是死去活来,你说是宫缩,但疼却是恨不得让你所有的骨结松动打开,指甲用力的抠进掌心。“可以,我可以生。”

    医生点头,“别紧张,放轻松,虽然提前了,但也算是足月,我现在马上监测胎心,等全开我们再发力”

    我哼哼着,嘴里被塞进了一块类似于巧克力的东西,移动病床被推得很快速的走,我一直没有松开雷叔的手,撑着全身的力,所有的希望,都在他拿着的手机上,“陆二陆二怎么样了”

    “别急啊丫头,我这边问别害怕啊”

    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只能点头,汗水进了眼睛,蛰的很疼,莫名的想到要是陆二在这我肯定会哭,会哭着嚷着对他说都怪你,但现在。我却没有一丝一毫别的反应,我的所有娇气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