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422章 像爸爸

    二舅妈愣了愣,“那,那会不会太个性了”

    我无所谓的笑笑,“二舅妈,你忘了我的行当就是个有个性的行当了”

    别人或许不能顶着一头不正常的发色工作,但我,倒真的没问题,需要考虑的,也只是陆沛的想法,不过我很清楚,比起让我不停的染发,他的答案显而易见,况且,我想问也得先逮到他人影啊,这混蛋

    二舅妈有些失笑的点头,对我头发这事儿,没在多做纠结,正聊着,身后传出有些颤抖的男音,“四宝”

    我回头,满眼惊喜,“二舅”

    二舅还穿着一身沾满草药味儿的工作服,一看到我就红了眼,“你醒了啊”

    “嗯”

    我点头,二舅妈在旁边连忙的开口,“醒了啥都明白了,都跟我聊了有一阵子啦,还给小陆去电话了,小陆也会说话啦”

    二舅妈快人快语,用了不到两分钟就把我醒后干的这些事儿都说了一遍,末了,自己还赶紧捡起地上的水盆,“我这刚才激动的。.把盆都扔了,本来想着给葆四擦擦身的,现在也不用了,若文,咱家葆四这彻底好了刚才还说啥平衡了呢”

    二舅听着那明月的话一直点头,双眼却是一直落在我身上,泪光闪闪,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重复的几个字,“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我微微的咬着下唇,几步上前抱住二舅。他还有些局促,“工作服脏”

    “对不起”

    我抱着不松手,二舅明显瘦了一圈,我抱着他都感觉到他身体的衰老,眼眶有些酸涩,“让你们担心了”

    二舅听完我的话就没在抵触,摘下白线手套就抱紧了我,掌心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四宝,你说啥对不起啊,是咱家亏欠你太多了啊”

    我吸着鼻子摇头,“一家人,生养之恩大与天,谈什么亏不亏欠的”

    真要是谈欠这个字,大概也是我欠陆沛的。

    二舅起了鼻音,手上轻轻的抚过我的头发,“四宝,没有你啊,我过不了这太平日子,若君啊,也得早早的出问题没成想啊,最后让这一切消停的。却是小陆啊,咱家亏人太多了,不知道咋还啊”

    陆二

    这一刻,我倒是想起了沈叔叔的话,他说他办不了的事,陆二会替他完成,结果很明显,陆二真的救了我姑姑,救了薛若君,无论是最早的美人身,还是车祸,哪一次,都是他出手相助,变相的,也解决了另一件事,那就是让我姑姑好好的活下去,再无早亡之忧了。

    是姥姥或者是舅老爷自私吗。

    要是从大局来看,一家人,姥姥早早的做出了安排,现在,都有了最好的结局,可是陆沛却因为我被牵扯进来了,不论是我,还是我的家人,陆沛全都照顾,正如二舅所言,对陆沛,真的太多亏欠。

    师叔说,执妄一放,才是断了孽缘,求得良缘。

    我却想说,我一定是拯救过银河系,否则我凭什么这么招陆沛待见

    “好了,好了,看你们难受我都难受了”

    二舅妈在旁边看着我们抹眼泪,“若文啊,这一辈子还长着呢,咱有的是功夫去感谢小陆,现在葆四孩子都有了,现在咱就祈祷这小陆快点好,和葆四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

    二舅松开手也得点着头,“对,现在都能说话了,肯定能好四宝,你也别哭了,都当妈妈了,咱一家人,以后都好好的,啊。”

    我嗯了一声,看了看含泪的二舅和二舅妈,嘴角不自觉的发笑,“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相信我。

    见我笑,二舅和二舅妈也是破涕。一家人,完全沉浸在一种历经劫苦后相对无言只懂相惜的情境中,擦干了泪,我想到家里另一个重要的人,“小六呢,他最近怎么样。”

    提到他,二舅妈脸上的笑意没了,抽了下鼻子,“臭小子也不知道哪去了。”

    “怎么了”

    二舅提到小六脸色也有些沉重,“之前都挺好,知道你生完孩子一直昏睡还着急要回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动静了,你舅妈着急,就不停的给他去电话,一个月前他才来动静,还是问你怎么样了,知道你还在睡,就说不要担心他”

    “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有些着急,隐约记得二舅妈好像是在电话里朝他嚷过,“我手机呢,我给他打。”

    “没用关机了”

    二舅妈摆手,“一个月前他就说他对象不见了,说是要自己找,我问他是不是吵架了,他还说没有,这人山人海的你上哪找去,多问了他也不说,就说让我们照顾好你就行了,他找到对象就回来了电话,只能他给咱们打,一个多礼拜来一通,就问你什么样,别的不多说。谁知道他那边发生啥事儿了这都走一年多了”

    我听着拧眉,安九不见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白婆子

    转眼看向二舅妈,“我滨城的东西都给我带回来了吗”

    安九在我这条虫,我看一眼心里就会清楚个大概了。

    二舅妈嗯了一声,指了指书桌,“小秦那里的都给你带回来了”

    我看过去,也就是两个木盒,一个密码的,一个是太姥早年给我留下的,“有瓶子吗装虫子的”

    二舅妈摇头,“他没说有什么装虫子的瓶儿啊”

    我仔细的想,明白了,那养安九虫儿的瓶子我为了接露水迎日月光方便一直放在阳台的,当时许叔可能并没有给我收到给秦森的箱子里,所以我压根儿没带到秦森那去,现在肯定还是在顺口那边的别墅了。

    二舅妈见我不答话还在自语,“哦,小秦说还有个玻璃瓶子,但是碎了,他给你买了个新的,不知道谁给你折的纸鹤都装到里面了”

    纸鹤

    我看向那个崭新的玻璃瓶子,里面的个别纸鹤翅膀身上还有着点点的血迹,想到朝阳姐,心口还是暖暖的,多奇妙啊,一个人,能做到让你想到就是温暖,就像朝阳,如同她的名字,我微微的沉气,等忙完了手头的事儿,最要做的。就是去看看她,感谢她给我的幸运,是她,帮我保住了孩子啊。

    回头,我抽回神看向二舅妈,“二舅妈,你放心,我明天就回滨城,小六那你也不用担心,我去处理”

    白婆子的那些事儿我肯定不能跟二舅妈讲,不过,我可以确定小六现在应该没事儿,这像是一种本能,不会知道一个人过不过的好,但生死,却是心里有谱。

    二舅妈手摸了摸我的脸,“葆四啊,我一看你这样心就安啊,有你在啊,多大的事儿都不是事儿了。”

    我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回头又扯了扯二舅的手,这半年。我像是重活了一遍,不过这师叔既然给灵,让我身体好了,那我相信,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苦了那么久,应该甜了。

    晚上我先去给许叔去了个电话,让他去我的卧室阳台看下玻璃瓶子里的蜈蚣,许叔对我的电话自然是惊讶,从杨助理那他也算是知道了个大概,随后就剩担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