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4060章 恍

    车子进院时我已经整理好了着装,看着许叔迎上来,微笑着不带一丝惊讶神情的帮忙拉开车门,“陆先生,您回来了。”

    “嗯。”

    陆沛应了一声下车,发懵的好似一直只有我自己,“许叔也知道你回来了”

    “当然。”

    陆沛答得理所应当,旁边的许叔有些抱歉的看向我,“陆太太,陆先生说要给你惊喜。”

    嘿

    我被陆沛扯着手朝着别墅里走,“是不是小金刚都知道的比我早一步”

    陆沛嘴角含笑,“或许吧。”

    “你什么意思啊你谁要这种惊喜”

    这一来劲嘴唇子还有点疼,我伸手轻轻的揉了揉,一啃就肿

    “陆沛,是不是你的事我全都不知道,但我的事你全都清楚啊”

    “简而言之,就是你每顿饭吃什么我都知道。”

    我心里哼了一声,大为不爽

    被他扯着手了进了卧室。不禁有些紧张,“大中午的你不会就”

    “坐着。”

    他扳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到床边,自己却蹲到我的身前帮我脱下高跟鞋,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只见他替我脱了鞋后就挽起我穿着的条阔腿裤的裤脚,瞬时就明白了他的用意,我缩了一下,脚踝却被他攥住,“我看看。”

    语气不容置疑,我便坐着没动,看他细心地把裤脚挽到我膝盖附近,“是不是我爸和你说针灸的事儿了,没事儿了,现在针眼都褪了。”

    他微微拧眉,指了一下烫伤留下的那道瘢痕,“这就是那咖啡烫的”

    我点头嗯了一声,心里酸酸的,尤其是看他现在蹲到我身前小心翼翼的样子,“不过不疼,当时反正都过去了。”

    陆沛没在说话,抬着黑耀的眼仔细的看我,阳光很好,空气中有小小的棉絮状物体正在漂浮,我们就这么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一种被称为心疼的东西,在眼神中来回的碰撞,徘徊,最后生成了两个字,珍惜。

    他起身,坐到我身旁把我拥到了怀里,下颌还是习惯性的抵着我的额头,特意还抓过我的手看了看掌心,有浅浅的刀疤

    我觉得没什么,可是他却对着我掌心的刀疤轻轻摩挲,握紧。像是很想给抚平,声音也变得有些糙哑,“四宝,以后我绝不会离开你身边,我保证。”

    没回应,就这么靠着他,很怕是做梦,因为这样的梦,这两年真的做了太多了。

    “陆沛。”

    “嗯。”

    “陆二。”

    “嗯”

    我傻傻的重复叫着他的名字确定,无数次后,抬脸,仔细的看着他的眉眼,“那七个座的跑车,你花了多少钱”

    “噗”

    陆沛没绷住就笑了,“财迷。”

    我想,我总得生一段时间的气,生他明明恢复的很快却让夏叔叔告诉我恢复很慢的气,可是,真的气不起来,这种失而复得感觉让我异常的珍惜,我晚上就盘腿坐到床上开始打电话,对着话筒就冲二舅说陆沛好了,回来了

    二舅在那边大咧咧的应着,:“我知道啊小陆说先不告诉你,给你惊喜啊”

    我又傻了。

    不服气,给小六去电话,:“你姐夫回来啦”

    小六还在那边接着工作室电话,嘴里叙述事主预约上门的时间让安九记录,我等了足足三分钟,在他那边座机挂下后才不疼不痒的在手机里回我,“陆大哥要回来这事儿我半个月前就知道了啊,我姐夫还说给我举办直升机婚礼呢,我自己的事儿已经搞定啦。”

    差点骂人

    “那你不告诉我”

    小六在那边装蒜,“四姐,姐夫不让啊,你知道,我这小舅子有求于人么,是谁说我结婚得姐夫发话的,我这不着急结婚么,四姐,不冲别的,就看我这么晚还在你工作室加班你都得理解我啊。”

    我理解个头

    握着手机又想到了庞旁,再拨过去,那边键盘还在啪嗒啪嗒直响,“葆四啊。我知道陆二回来了啊,那天你一走秦森就跟我说了,你特高兴吧,陆二怎么给你惊喜的,和我说说呗,我给你写到小说里”

    苍天啊

    我拿着手机忽然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瞄了一眼陆沛那从浴室出来后得逞的笑意,我哼了一声就拿过手机再次拨出一串号码,接通后就喜滋滋的说。“朝阳姐,陆二回来了”

    朝阳姐有些发懵,“陆二是谁”

    我这才想到,朝阳姐压根儿就和陆沛不熟,我都没跟人家详细说过我和陆沛的事儿,溜溜的聊了几句放下手机,特别无语的看向陆二,“这感觉很不爽你知不知道”

    陆沛特别臭不要脸的看我,“你一会儿就爽了。”

    我脸烧了一下,“我不想你别在我这耍流氓”

    陆沛挑眉,身上带着沐浴露的香气就把我压了下来,“我找别人你乐意你高兴我就”

    “你找个试试”

    我咬牙说着,手捧住他洗完澡后还有些温热的脸,“你找我就找”

    陆沛轻笑,几秒后,脸上却全是认真,手肘撑着力,眼睛却跟我贴的很近。“四宝,我很想你,不带孩子回来,就是想这么和你待着,像以前一样。”

    “可是”

    他呼出的温热气息让我的脸有些麻痒,我挪动了一下,“我很想孩子,陆沛,你让孩子们明天就回来吧。”

    陆沛还有些不乐意,“这么说,想我没有孩子多了”

    我不懂他这反应,哪有当爹的和自己孩子争风吃醋的,“这东西有可比性吗,两码事么,你要是好了,孩子就应该和我们在一起啊,你不想星月吗”

    陆沛点头,“想。可我更想孩子妈”

    我抿着嘴笑笑,见他指尖拨开我额前的碎发,还是有些在意的询问,“我要不要染个头发啊灰颜色的,你会不会介意”

    “不会。”

    他声音沉了几分,“只要健康就好,我介意的只是干净。”

    “干净”

    看着他那双魅惑的眼大脑有些短路,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直到陆沛的薄唇压下,一吻而过,我还是捧住他的脸,“你真的好了”

    他的出现对我而言真的太突然了,总是会怕。

    “你试试。”

    有些东西需要试吗

    某人休养生息了两年,其状态不亚于植物人康复后还拿了奥运会冠军,战斗力堪称惊人

    简直不是人

    狼狈只是我而已,间隔了这么久,开始会有些疼,动词结束后就只能伏在他身上缓着,很困,又不想睡,不敢睡,陆沛问我要不要洗个澡,我晃荡着脑袋,“不要,你别动啊。”

    “好。”

    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的额前轻抚,我喃喃的张嘴,“其实我就算是原谅你了还很生你的气,我这两年真的很辛苦,想你,想孩子,可你都不心疼”

    “我心疼。”

    陆沛低着音儿应着,“四宝,我这么做,只是更怕自己回不来”

    没明白。

    眯着眼抬脸看他,“什么意思你不让我去是怕你回不来”

    陆沛深眸里满是复杂,呼吸沉沉的扫过我的额顶。“如果我忽然不在了,我最想我的四宝,可以好好的活着,活的和她的长相一样,漂漂亮亮的”

    心如潮涌。

    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陆沛的用意,曾几何时,我也任性,也狂妄。可靠的就是陆沛,他擎着我,撑着我,不管我做了什么,他都会帮我善后,可是,他也会怕啊

 &n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