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134章 问心无愧!

    我知道我玩埋汰的了,一口唾沫,直接就啐到了陆沛的?色衬衫上。

    “葆四!!!“

    爸爸这下彻底傻眼,在我神经质一般的笑声里把我往后面一扯慌张的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纸巾,两步上前上手在陆沛的身上帮忙擦拭,“陆二,葆四还小,的确是很欠管教,看在你都是叔叔接生的份上,你给叔叔个面子,别跟她小丫头一般见识。”

    陆沛面无表情的站着没动,看不见底的双眼只是在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丝毫无惧,是,我承认我气场上压不住他,但一刻,我没什么可在乎的,翻翻老皇历,究竟是谁对不起谁!

    “夏医生,你的情分,那一巴掌,应该就够还了吧。”

    爸爸的动作的兀的停滞,“什么”

    陆沛的薄唇渐渐的弯起一道弧度,眼睛仍直看着我,“我不记得谁打过我。”

    我呵呵的笑着,不记得,姐姐打过你两次!

    要不是看我爸还有秦森在场我真的不介意提醒要说准确数据!!

    “陆二,你听我讲,我女儿”

    陆沛的仍旧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指尖轻掸了一下我爸爸擦过的位置,上手轻轻一拨,推开爸爸后两步走到我的身前,身体微微前倾,一手直接钳着我的下巴抬起,声音很轻,但字眼清晰,“你知不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价。”

    他是眼里含着笑意说的,可散发出来的冷气,却?阴阴的透着沁骨的冰。

    有点疼。

    我被被迫仰脸与他直视,以身高对比,站的越近,想要对视我就越需要把脸抬高。

    努力让自己的嘴角勾起,眼尾的余光看见我爸还想上前。结果一旁?不作声的秦森则直接抬手,挡在了爸爸的胸口位置。

    我大力的笑,以牵扯的嘴角阻挡他手上的力气。

    他有什么牛的,如果我有很多钱,那我也会有为了钱而跟我站在一起的人,看似呼风唤雨,其实还不都是为了利益。

    倒真是应了书上说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承认自己之所以对陆星月念念不忘大多是来源于这张好看的脸以及他身上我所不及的睿智聪明,因为那个陆星月会告诉我其实丧门星三个字只是自己给自己的枷锁,会背我走很远,会照顾我的情绪,还会告诉我,关于他的名字,只有我叫的特权。

    可他不是陆沛,尽管他们很像,都会很耀眼的笑着让你觉得有些挪不开眼,但我必须让自己清楚,眼前的男人,只是一个有着相像的外貌却是哪怕毁了我也毫不在乎的恶棍。

    我无谓的对着他的眼,鼻息还会嗅到他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烟草味,有些爽清,还有些淡淡的甜香,可即便再清新,也无法掩盖他身为恶魔的本质。

    唇齿微张,我费力的吐出几个字,“我拭目以待。”

    陆沛眼里的笑意深沉,“再说一遍。”

    我扯着自己已经酸痛的腮帮子,清楚的重复几个字眼,“对于你的代价,我拭目以待。”

    他眼里的东西我解读不出,只清楚的看到他舌尖顶了几下自己被我打过的精致侧脸。

    细节一经捕捉,我心里不禁暗爽,可惜了,这么好看的脸,现在一定很麻,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会让自己记住这疼,回手在用更恶毒的法子对付我吧。

    几秒种后,他的手居然兀自一松,语气清缓,却听不出真正的感情,“很好,我喜欢你的性格。”

    下巴终于逃出禁锢,我的脚下一松,胸口微微提气,“荣幸之至。”

    说完,也不再去看陆沛和爸爸的脸,转身的时候直接对上许姐还有王姨她们在不远处惊诧的眼,不想多说什么了,抬脚直接离开。

    “葆四,你等我一会”

    爸爸在身后叫了我一声名字,没有追上来,应该是奔陆沛去了,因为我听见他嘴里说着什么葆四还小,她打小在农村长大直来直去没见过什么世面,你一定要多多包涵

    我心里一阵冷笑,还真把陆沛当土皇帝了,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居然这么有恃无恐的欺负人,就是因为大家都太惯着他,长辈不像长辈的才让他性格如此张狂吧!

    路过许姐王姨身边时我点了一下头就要继续奔着电梯方向而去,许姐看着我虽满眼不解但并没有开腔,倒是王姨在我擦身而过时小声询问,“小薛啊,这是发生啥事儿了啊”

    我脚下轻轻一顿,撑出一抹轻笑看向王姨和许姐,“我现在已经不是酒店员工了,放心,刚才都是我的个人行为,不会连累谁的。”

    “哎呦”

    王姨看着我的脸眼里透出了几分长者才有的怜悯和心疼,“你到底发生啥事了啊,这脸咋都这样了”

    我有些笑不出来了,嘴角抽搐了几下就假装无谓的耸肩,:“没事儿,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完,也不在听王姨和许姐说什么,疾步向着电梯而去,我不想让人看出有落荒之感,可是脚步控制不住,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就是人装的久了,那根线儿是会崩断的。

    直到踏进员工电梯,在小小的空间里只剩我一个人时才乍着胆把眼睛移到光滑如镜面一般的电梯墙面上。

    嘴角溢出苦涩,难怪王姨会说脸怎么这样了,几道暗红色的指印子,倒真是很匀称的分布在下巴周围。

    其实我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下巴一定会红的惨不忍睹,这是我一个越长大越明显的毛病,也不知道是白的关系还是皮肤脆弱,别说被他这么大力的掐了,就是我自己朝着胳膊轻挠两下都会立刻出现鲜明的红磷子。

    夏天有点怕蚊子叮,因为要是胡乱的挠完后会给人一种血淋淋的既视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家爆了。

    “没事,这算什么啊,打的多过瘾,多出气”

    我??地对着墙面里的自己说着,眼前却开始没出息的控制不住下雨,“王八蛋”

    吸了吸鼻子,我即便不想承认,可心里却无比清楚,那个我认识的陆星月,早已在我十岁那年不告而别了。

    “他为什么是他啊”

    我的委屈难以名状,如果他仅仅只是陆沛,那我不会这么难受,感觉心里最后一点美好的东西在彻底崩塌之时心头又被恶狠狠的剜了一刀。

    是,我承认我做了错事,我不应该没有原则不顾道德,可他呢,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我所陌生的上司那我尚且能为他的手腕以及对我做法的痛恨找出一丢丢情理之中的理由,毕竟,人家掐着的把柄是我有错在先,谁叫我撞到个恶魔枪口上自寻死路的。

    可他是陆星月啊,就算是我变化再大也不至于一点都认不出我啊。

    失忆么。

    我恶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失忆这种事我只在电视里看过,要是真有这病怎么也不让我也失一个!

    咧着嘴走出电梯,顺着侧门而出直接走向爸爸员工停车场的位置直接在石阶上蹲下抱膝啜泣,越哭心里越委屈,感觉今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像是一场噩梦。

    没直接搭地铁回家,我心里也清楚不能自己就这么离开,这些事儿我还得跟爸爸好好说说,不然要是让我妈知道了我就真没安生日子过了,尤其是卖银这一说

    “夜班也白熬夜了”

    越想我心里越憋屈,这么些天的工作也白干了,小六的贝壳头也泡汤了,虽一直在哭,可心情却很复杂,既憎恨陆沛,也责怪自己,说一千道一万,要不是我帮米雪姐塞名片哪里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我蠢死了我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哭得脑门子一蹦一蹦的疼,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我擦干眼泪,起身用力的平复了一下情绪,“没事,都过去了,没事”

    夜色里的城市灯火通明,眼前的员工停车场倒是十分宽敞,有车的领导都下班回家了,自然不会在像白天乌央乌央的一位难求。

    我现在到真的懒得去揣摩分析陆沛的心里了,不管他是陆沛还是陆湦朗,是失忆还是在装蒜,于我而言,不过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罢了,事实上,就算是陆星月,我们的交情也没到一个月吧。

    人家是拥有酒店的少东家,而我,只是一个为了零花钱还在底层挣扎的高中生,倒真是像姥姥说了,得忘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转脸远远的瞄了一眼那个侧门出口,爸爸还没出来,肯定是在苦心巴力的还在跟陆沛解释道歉,我知道,他是怕陆沛继续针对我,说实在的,缓过点,我也觉得自己刚刚那一巴掌有些冲动,但我不后悔,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打,吓唬我,他还真以为他只手遮天了他!

    “惹急了我就去举报,找媒体举报你恶性竞争”

    嘟囔了一阵我就觉得事儿没那么简单,凯瑞的人又不是傻子,能一点都没有危机意识?

    嘴角喝了一声,发泄般吐出一句,“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风有点凉,我一边愤恨一边抱紧肩膀,但很快就发觉到不对了,大夏天的,我这体质居然会感觉到冷!?

    想法刚一出来,鼻尖儿登时一痒,长长的头发丝随着血腥气息猛地拂过脸颊,倏地,还未等我看清,一抹身影就在我的与余光里刹闪而过!

    我一个激灵,本能的贴紧身后的墙壁,“谁!”

    不用回答,离我最远处的车顶已经站着一个脑袋低垂散发都要着地的女人,风轻起,她的头发也随之左右的摇晃着,连带着,晃荡着她那个仿若钟摆一般的脑袋。

    我身上有些麻,咽了口唾沫直看着她,有病啊,这老来找我表演什么玩意儿,是,我害怕了,我也承认,她哪次出来的花样都不一样,这回还特意给我报个幕,让我看她在车顶起舞。佟倩倩,你不累我都累啦!

    佟倩倩肯定是听不到我的心声,头发摇曳间她低垂的胳膊也开始随着摇晃,身体再次抽搐,不,不是抽搐,我看着就像是她身上刺挠似得自己在那乱扭,区别只是她刺挠的挺有节奏的,像是机械舞,对,在跳机械舞!

    “妈啊。“

    正想着,她扭动的身体居然忽地出现在离我只有七八米远的车顶,瞬间移动啊

    我手本能的摸向兜里,猛地想到,我又不抽烟摸兜也没用啊,清了一下嗓子,我强撑着气势看向她,“你有事儿说事儿别老这么吓唬人知道吗,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从小就见过比你还丑的了!你别逼我出手啊,我一出手我自己可都没深浅的你知道不”

    她不说话,只是在我前面晃着,幕地,头又整个一掀,长发随即甩到脑后只留一张紫白的脸直瞪着我,我嘴一咧,脸怎么变这么丑了!

    “呃!!!!”

    她的嘴里不知道发着什么声音,能感觉到的,只是她很痛苦,随着她嚎叫的发出,她的整张脸再次后仰,大量的血呈血喷状态向我喷来!

    “化煞”

    我瞪大眼看着她,这还得了,要人命啊!

    腥气四散的同时我几乎是想都没想抬脚就跑,可还没等跑出几步,只觉脚下一紧,头一低,一只手居然死死的握着我的脚踝,我使劲儿想要挣脱,可那只手的力道不但不减胳膊还像是没了边儿的长!

    一咬牙,我回头一看,佟倩倩就在我身后扶着自己乱摇的脑袋正睁着血红的眼睛瞪着我,“呃呃”

    我脚下再次一退,她这移动速度也太惊人啊,一会儿扯我脚一会儿又站我身后的,“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死又不关我的事儿!!”

    老天爷啊,你还讲不讲道理,我这还没出师呢你就给我弄来个厉鬼练手?你是想让我把自己练进去啊你!!

    她的嘴巴长的大大的,?血不但顺着口唇流出还在她那衔接十分不畅的脖根儿处往外渗透,这味道又腥又臭,我有点受不了,“我告诉你啊,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别以为你要化煞了我就怕你!!”

    她瞪着眼大口的吐出?血,一只手直接朝着我得脸伸了过来,我想跑,可是她散开的长发然整个乍起,如同钢丝般迅速给我包裹为主,我拼命地动弹,一股气也开始在身上乱蹿,我想咬手指,可是身体被她裹缠着如同蚕蛹根本没法动弹!

    “你有病啊你!!”

    我大声的骂她,只见紫白的青脸慢慢的朝我靠近,嘴里的?血像是浓桨一般?糊糊的还在不停的顺着下巴滴答,我拼命地别着脸。只感一股下下水道般的恶臭同时阵阵来袭,她还想亲我啊她!!!

    “救啊!!”

    命字还没喊出,一枚泛着金光的东西‘嗖’的从我脸旁飞过直接砸到佟倩倩还在吐血的脸上,只一刹,佟倩倩嘴里就发出痛苦的闷哼连退了几步,于此同时,泛着金光的东西‘叮’的一记脆响直接落地。

    我来不及去看那是什么,一见她头发松开整个人就像只兔子般的跃起,“五帝五龙,降光行风,广布润泽,辅佐雷公,五湖四海,水最朝宗,神符命汝,常川听从!!!”

    念完我就要咬破自己的中指,抬眼却只见佟倩倩此刻倒是有几分惊恐地看着我,随后脑瓜子一通乱晃就幕地不见了!

    我哈哈干笑两声,“怕了吧,在敢过来我就一掌拍死你!!”

    转过脸想要找寻掉到地上的小金物儿,感觉像是流星呢,结果眼尾一扫。身后居然不声不响的站了一个人。

    我吓了一跳,捂住心口看着他,“秦,秦森?“

    他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站在那里,手上还抬着一个东西,整个动作造型特别像是以前来过我家不耐烦亮证件的警察。

    “刚才是,是你帮我的?”

    “嗯。”

    他不疼不痒的应了一声就要把手里的东西揣进兜里,我眼疾手快的跟过去,“你拿的是什么?”

    虽然他没说话,可是动作却是停顿了一下让我看清那个四方物,只不过就是一个带着吊坠男士钱包,只是我掏出,调出手电筒仔细的照了照钱包上的花纹,嘶的抽了一口凉气。

    “天地玄宗,万炁无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鬼怪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你,你钱包上居然有金光咒”

    再看向吊坠,乖乖。哪里是普通的装饰品,是颗泛着利光虎牙啊。

    当然,虎牙并不稀奇,算是常见的比较有用的辟邪之物,只是金光咒就很分人了,我在书上看过,有句话叫万法无金光不通,固定性少,变换中结诀多,就是手诀变换很多,要求必明以人体内外感应互通,激活关窍,静则回风混合,动则雷霆风云。

    跟大多数道家的路数阵法一样,每一法,不同道行的人使出的效果都是不同的,就算是大家都学的东西一样,但高低之分格外明显,拿金光为例,这个是我听过的,但要是我用它根本不起作用,人家讲究内外气相通。也就是理入气中,气合理中,主要是你得有气,玩明白了绝对厉害!

    我这上哪有啊,就靠点小怒气撑着,刚才那都是乍着胆念得,那臭的都要给我熏懵了!

    “还行,你还认识。”

    我挑眉,“当然认识!你忘了我还认识你的盘啦!”

    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脸我猛地想到什么,“等等,你刚刚扔出去的是什么金光咒运用厉害的人有个金光几现的说法,金光一现,覆护真人,还有二现,三现,你刚才就扔出个东西有金光的!”

    想不到,这绝对牛人啊,能弄出金光,那本事,得甩我多少条街

    “是弹。”

    他漫不经心的走到我的脚边拾起了一枚东西,乌漆墨黑的,我拿着手电再次一照。只是一枚上了年月的古币,“这是”

    “尸咬钱,我师父临终时含在嘴里的。”

    他掀着眼皮看向我,“你应该感谢我随身带着这个并且习惯常年焚香借气,不然你得罪的那东西不会这么痛快就走的。”

    我咽了口唾沫,想着佟倩倩退了几步后那惊恐的眼,应该可以确定秦森鸟悄站在我身后抬起钱包时那也是冒金光的,所以佟倩倩才会害怕,可怎么说都是同一行当的,我有些不甘的张嘴,“其实,其实你就算是不亮你的金光咒,我也可以的,我,我还没展开拳脚呢”

    “怎么展开拳脚,看你念求雨咒对付要化煞的厉鬼么。”

    “啊?”

    我愣了一下,就说怎么味儿不对呢,“求雨用的啊。”

    他有些无奈,“况且你顺序也错了,没人是先念咒再用指的,都是指诀出去再辅以咒门,可口,可心,主要是气,你既然明白这些东西,那一直都是自学的么。”

    “我有师父的!我师父是可厉害的”

    “你最好不要现在说出你师父的名讳,你师父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

    我垂下眼,也是,现在说我舅老爷不是给他丢人么,可是怎么会没感觉了呢,“一开始,我是有股气蹿上来的可她一缠紧我,我就没力气了”

    “她这种的还没到时候,要是化煞之后,那我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了。”

    “这么厉害?!!”

    他点头,“简单来说,化煞是怨气深重的脏东西的进化流程,最佳的处理时间是七七四十九日之前,否则,容易在抓了大量的替身后化为实体,强除很难亦难有永镇之法,你说她厉不厉害。“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