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叙 作品

第143章 药引

    我一时间有些无话可说,想起刚刚看到的凯瑞新闻,又想起那个又难看又毫无逻辑的电影……

    好像懂了,意思就是说姓陆的买了那块地,所以那村里的人都搬走了,电影起的效果是可以炒作,可是噱头之后一定要面临辟谣的问题,而我,恰巧在一个合适的时机里帮助他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想想那一万块钱……

    我就说怎么早不给我晚不给我,非得在到地方了甩给我,肯定是故意让那个庞旁哥看到的,弄了半天,就是这脏水都洒我身上了,在剧组我落一个拿钱不办事的名声,说不定庞旁哥背后还得说我不识抬举,但实际上呢,便宜都让这个姓陆的占了!

    心口莫名就堵上了一层窝囊气,本来我还以为我是刚正不阿,合着忙活半天是给人‘友情出演’了啊,早知道那姓陆的套路这么多我还不如就收了那一万,我他么演的是多么的有‘真情实感’啊!

    一万块啊!!一万块!!

    “你想什么呢,要是那里不懂,你可以问。>

    我满眼的都是抓狂,还要怎么懂,被人涮的真是一来一来的……

    “陆二说很感谢你,不但效率提高了,后期公关的费用也大大的减少了。”

    “呵。”

    我看着大门,嘴里却发出一记笑音,“是啊,我这不但间接地让他把酒店的竞争对手打压了,这下子更是帮的他把闹鬼那说给压下去了,牛啊,他那脑子一天不合计别的,都是算计吧。”

    秦森见我这样也没在接茬,话锋一转,直接用下巴指向门口,“要去吃饭么,地方你选。”

    我叹出一口气,算了,现在就是画个圈圈诅咒那姓陆的都不赶趟,鸟悄的瞄了秦森一眼,这俩货差不多一个德行,他心里当时门清的但愣是一句都没跟我透露,还打赌,输了活该!

    秦森很敏锐的就捕捉到了我的眼神,轻轻的咳了一声,“你的内心活动,可不可以不要在脸上表达的那么淋漓尽致。”

    我撇嘴,“反正我就是生气,闷气。”

    瞄着秦森的脸,我随即在嘴角浮起一丝讨好的笑,“不过不是针对你啊,主要是那姓陆的,我觉得他有点人格分裂,不,整个人啊,都不太正常,他是不是有什么精神类疾病……”

    抬脚跟着他去门口坐车,拉开车门时秦森的脸上居然浮起一丝忍不住的笑意,“这是你对陆二的结论?”

    我坐进副驾驶,神叨叨的看着他,“我跟你说真的,以前的事儿吧,不管咋说都过去了,我这就算是都翻篇了。但你们俩打赌,然后你输了用你的钱的给福利院捐物,是,这是好事儿,可是陆沛为什么不露面啊,他又不是见不得人,哎呦,你看那孩子们喊得,喊得声带都要哑了!你还在那录音,回去放给他听啊,这什么癖好啊,他要是喜欢被簇拥的感觉就自己来呗!反正我是理解不了。”

    秦森启动车子,嘴里淡淡的应着,“他害怕孩子,尤其是很多的孩子。”

    我不明白,“为什么。”

    秦森微微的吐气,“因为小孩子不受控制啊,他没办法预料到孩子的下一步动作,在国外的时候他有一次也也陪我去过类似的机构,那帮孩子高兴时喜欢往他的身上爬,抱他,他挺抵触的。况且孩子们一直尖叫,他偶尔听听感受下气氛还行,但要是超过五六分钟还是这样,他脑神经会受不了,就是头疼。”

    我没吭声,第一次知道头疼也是病的,我还老头疼呢,我一考试就头疼,睡眠不足也头疼,对了,现在也头疼,不知道秦森能不能帮我的头疼。

    不过说实话,就这俩单论起来我还是比较适应跟秦森接触,毕竟他跟那个姓陆的比起来算是正常,不管是吃饭地点啊,还是中餐西餐啊,以及是否有忌口问题他都会问一下,我是无所谓,也不是真奔着吃饭来的,主要咱得办事不是?

    最后选择了个中餐厅,秦森熟门熟路,进去后直接上楼进了个小包。地方不大,但是隔音做的很好,环境清幽,是个吃饭谈事的好地儿。

    “我跟干妈和陆二都比较喜欢这家大师傅的手艺,老字号,人比较多,不过这楼上几个包房老板是一直会给一些老食客留着的,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入座后秦森随手就把菜单本递给了我,我合计合计还是矜持一下吧,“不用,你点就行了,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好。”

    他没客气,也没看菜单就直接张口报了几个菜名,我听完这脑子一过滤,倒是挺养生的,都是素得。

    “夏葆四,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我抿着嘴摇头,“这就够了,够了。”

    秦森很认真的看着我,“不用客气的。这顿饭,算是谢谢你对陆二的帮助,虽然,我知道你心里会不高兴,那种被蒙在?里的感觉我想没人会喜欢的。”

    早说啊!

    我清了一下嗓子确认,“那我点了啊。“

    “好。”

    “那要是吃不了怎么办,打包行吗。”

    秦森点头,“可以,只要你别客气,我个人比较喜欢轻松随意一些的氛围。”

    轻松,随意?

    这太可以了啊!

    我咧着嘴角笑笑,大刀阔斧的就掀开了菜单本。“锅包肉,松?鱼,嗯,糖醋排骨,水晶肘子……”

    服务员有些被我吓到了,“小姐,请问就您二位吗。”

    “啊。”

    我兴冲冲的还在菜单上比划着,“不行啊。”

    服务员看了秦森一眼,见他点头也跟着点点头,“当然可以,我就是怕您吃不了。”

    “也是。”

    我认真的汲取了她的意见。“那荤菜就来这些,在给我来个蓝莓山药,这个什么球的,是甜的么,嗯,那也给我来个,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够了!”

    和明显的注意到服务员吞了口唾沫,一旁的秦森倒是满眼淡定,“他们家的松茸花胶汤不错,干妈每次来都必点的,早上开始煨,下午五点以后才有。”

    “那再加个这个!”

    “还有,他们家的那个莲藕肉段也不错……”

    我笑了,“那再加个这个!”

    秦森牵起嘴角,“比较特色的还有一道……”

    “够了够了!下次咱再来吃啊!”

    我熟络的不知道是我在请客,弄得服务员满脸不可思议的捧着菜单出去了,等门一关上了,我就看着秦森笑,“她是不是背后都得合计我这人是饿死鬼投胎的,不是吃肉就是吃甜品的!”

    秦森嘴角轻抬,“吃饭主要就是吃的心情,只要不浪费就好。”

    我摆手,“百分百不会浪费的!拿回家能吃好些天呢!”

    秦森有些不解,“你从来都不跟夏医生一起生活吗。”

    摇头,我摆弄着桌子上的小鲜花,“他忙,照顾不到我,我是跟我妈一起生活的,我妈也忙,都有自己的工作么。”

    “你母亲……”

    秦森像是对我妈并不了解,“说实话,要不是我七年前见过你,一直都不知道夏医生结过婚还有女儿的事情。”

    “嗨,你见我那阵儿他俩都离了。”

    我抬眼看着他,“你干妈没跟你说过么?”

    秦森摇头,“我知道干妈跟夏医生是老友,关系比较好,但是你母亲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那时候见到我了没问问你干妈是咋回事儿啊。”

    秦森还是摇头,“我没那个习惯,而且我为什么要跟干妈打听夏医生的家庭生活,不是很奇怪么,怎么,你对我干妈很好奇么。”

    我抿着唇想了想,还是点头,“我就是好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事业型的,对工作比较忘我。”

    这个正常,看她的成果就知道了,“那她,特别溺爱儿子吧……”

    要不陆沛能是那个死性格么!

    秦森微微的蹙眉,“你指的溺爱是哪方面,她私人时间很少,所以能做的就是物质满足,至于别的陪伴之类,她给不出,所以,跟陆二之间的沟通一直存在问题,算是很少或者可以讲说是从不沟通。”

    “从不沟通?”

    我不信,“没那么夸张吧,那岂不是她儿子是死是活她都不知道了?”

    秦森指了指自己,“不是有我么,陆二的大动向她都会问我,只要确定陆二没事,没有触碰她所不能接受的底线和原则,那花钱之类的,她不会太在意。”

    我暗自摇头,有钱人的世界我真是不懂,合着这母子俩沟通中间还得弄个传话的!

    倒是想起一看过的外国电影,里面有句话我一直印象深刻,大意就是,当你的家庭生活一团糟时,你的事业就成功了。

    清了一下嗓子,我有些小心的看着秦森,“那个,我爸和你干妈,只是老友么,就没有点别的……啊,你懂我意思吧。”

    秦森不解,“不懂,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就是,那个……”

    秦森拧眉,“哪个?”

    我扶住额头,“唉!就是你干妈有没有可能成为我的后妈!”

    “咳咳!!”

    秦森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连忙用着餐巾擦着,“据我所知,干妈和夏医生之间的关系很纯粹,况且。他们俩有年龄差距,我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

    上菜了,我看着一道道诱人的菜品心里却默默的腹诽,你没看出来只能说明她隐藏的深,她对我爸那不是暗恋就是单相思!

    不过合计合计倒是想通一点,秦森真的够呛能知道沈明雅太多的事儿,他应该跟陆沛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怎么可能做到无时无刻的去关注沈明雅的动态呢!

    “对了,你还没说你要找我帮忙什么事。”

    吃了一会儿,秦森就看向我张嘴询问,我面对着一大桌子的菜正大快朵颐,含糊的牵着嘴角笑,“先吃,吃完再说!”

    不然这聊天内容就足够让我饱了,那还吃啥啊。

    秦森没在多问,就是吃的过程一直在看着我,他好像是吃素的,我也没让他,就自己来,好吃的不是天天吃,能解决一顿是一顿!

    直到打了个饱嗝,我心满意足的拿着餐巾擦嘴,“谢谢啦。”

    说真的,虽然我吃的过程中比较迅猛,但绝对没有破坏菜品本身的形态和色泽,白话讲就是没祸祸,因为我还得拿回家以后继续热着吃呢,要是弄得一片狼藉的我拿回家还怎么吃。

    秦森看着我微微挑眉,“你特别喜欢吃肉和甜品么。”

    我嘿嘿的笑,“还行吧,甜的是我打小就爱吃的,肉是我身体需要的时候就想吃,最近身体不太好,就得多吃肉,补充体力,不过还是谢谢你了,一下子解决我好几天的伙食了,好吃,真的挺好吃的,那汤特好喝,美容的是不。”

    他笑的很淡,“看你吃我都觉得是享受,现在可以说找我是什么事儿了吗。”

    “嗯……”

    我抿了抿唇,用力的清了一下嗓子。很认真的看着他,“你知道美人身吗。”

    “美人身。”

    他低声重复,“哪方面的美人身。”

    我看了一眼门口,起身颠颠的去把门反锁,然后拽过椅子坐到他身边,“就是毁身术,你听过吗。”

    他仔细的看着我近在咫尺的脸,幕地,居然笑了,“知道啊,你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我瞪大眼,“这是邪术啊!你怎么轻飘飘的!”

    他点头,“我知道啊,很多明星都在炼这个啊,并不神秘啊。”

    我咽了咽口水,“明星,她们也炼这个?”

    秦森很放松把身体起倚靠到椅背,“是啊,可以变美么,明星不是要靠脸吃饭吗,炼这个很正常,其功效跟养小鬼的效果差不多,只不过养小鬼需要侍奉,供养,况且小鬼多变,善妒,而美人身的后期只需要持续食用胎儿就可以了,比养小鬼要简单还要方便,所以炼美人身的大有人在。”

    我表示难以理解,“可是,她们就不怕……”

    “反噬啊。”

    秦森有些无谓,“你记着,利欲熏心的哪里在乎这个,养小鬼和美人身都有反噬,结果都不好,但是过程很奇妙,所带来的利益也是难以想象的,想走捷径的人有的是,你跟她们说反噬根本没意义,没人会听的。”

    说着,他看着我微微严肃起来,“怎么,是有谁因为这个找你了么。”

    我不知道怎么说,说我妈有这个肯定不好,正酝酿呢,就听秦森继续张口,“这个没人能破,养小鬼还尚且可以看看这小鬼的造化能不能送,但美人身,最后就是不停的吃胎儿,先生破不了。”

    心里一惊,别啊!

    “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就是没有先生给人破这个东西的,我不管是谁告诉你这个,或者是你从哪里知道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就是维持。”

    我急了,“秦森,你听我说啊,这件事对我很重要的,是我一个同学,她姐姐,就是被人给骗了,然后她姐姐就全身都烂了,现在就找我到我,你能不能帮帮我……”

    秦森定定的看着我,“你同学的姐姐你会这么急吗,说实话吧。”

    我垂眼用力的咬唇,“我说的就是实话……”

    秦森叹了口气,“算了,不想说那我不问,你找我,就是想问这个东西怎么破是吗。”

    我重重的点头,“我实在不明白这个,只能找你帮我了。”

    秦森神色有些凝重的摇头,起身直接向门口走去,“抱歉,这个我真的帮不了你,我无能为力。”

    “秦森!!”

    我站在原地喊了他一声,“我给你钱好吗,求求你了!!”

    秦森回头看向我,语气忽的就拒人千里之外,“你能给我多少钱。”

    “我……”

    我都要哭了,双手合十不停的搓着小跑到他身前,“我求求你好不好,你就告诉我怎么破就行,求求你了,真的就只有你能帮我了,求求你了……”

    他是姥姥在梦里指引我的啊,不会有错的啊!

    “秦森,你是大好人的,我知道你是大好人的,求求你,求求你……”

    急的我啊,眼泪是真真的都要下来了,不是装的,是真的要下来了。

    秦森咬牙,看着我围着他各种作揖的样子像是发了发狠心,“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的破解方法,但是我帮不了你,明白吗。”

    我不停的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你告诉我就行了,真的,我感激你八辈……不是,感激你一辈子。”

    秦森无奈,扫了我一眼又坐回自己刚刚的位置,“据我所知,修炼这个美人身的,都是一开始都心甘情愿的,可以说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点头表示同意,对于我妈妈的自私,我是感同身受的,尤其是一想到高一那年她还让我学医,现在合计合计,也是为了方便她自己吧,或许,就是因为她太执着于这份美丽,才让我们母子俩之间有份说不清楚的龃龉。

    “这个东西传与东南亚,术法可以说是很低级的,只是这东西最最棘手的地方在于,只要你几种动物的胎血都喝?了,那想要抽身就不可能了,最后的结果,无外乎就是吃胎儿的次数不停的增加,直至最后内脏被噬溃烂而亡。”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