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是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

    谁都知道顾墨琛家里有个可爱的宝贝千金,糖宝。

    可是把霍尊还有秦穆给馋坏了。

    小妮子粉雕玉琢的,说起话来更是可爱得不得了。

    娇滴滴的模样更是惹人怜爱。

    重点是,够懂事。

    总之,霍尊在初次见糖宝的时候,尤其是小家伙要壁咚自己的时候,就会在想,这么可爱的小东西,自己也想要一个。

    生一个是幸运。

    生两个……那就是真的是运气爆棚。

    这顾锦宸出生之后,霍尊更加明白这儿子没啥作用,一出生就来和自己抢媳妇。

    很是不讨喜的小东西……

    一想到这儿,霍尊心底对于儿子更加嫌弃了。

    花暖视线看向男人完全是一脸自我想象之中,扯了扯唇角。

    呵……

    想得太美了。

    “如果真的生个女儿的话,我怎么觉得像是多个女儿的感觉呢?”

    花暖听闻男人的话,眸子一怔。

    霍尊宠溺的抬手抚摸着花暖的发丝,其实花暖的发丝很乌黑,摸起来的手感非常的好。

    这般宠溺的模样,话语之中的另一个女儿显然是指的花暖。

    毕竟两个人有着13岁的年龄差,其实自己这个年龄,完全可以做花暖的长辈了。

    所以,一从来,自己都是娇宠,惯着花暖的。

    会宠女人是一个本事。

    会惯女人,更得是一个本事。

    花暖因为男人宠溺的动作有些无所适从,咽了咽口水,好半响,没好气的开口道:“离我远一点……”

    “呵……”

    愉悦的笑声从霍尊的薄唇溢出,霍尊将女人揽入怀中,薄唇上扬。

    “抱歉,以后怕是不行了,因为过了今天,得生生世世的和你在一起,永远的和你在一起,我们俩是一体的……这才是夫妻。”

    夫妻两个字从男人的薄唇中溢出,份量极重。

    花暖美眸一亮,勾了勾唇角。

    真好,本来是陌路人。

    忽然因为婚姻走到了一块儿,从此以后是亲人了。

    “还有5分钟,告诉我,你的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嗯,坦克?我还不会开,可以配备师傅嘛?”

    “不用,我来教你……”

    花暖:“……”

    好吧。

    “其实坦克内部,很适合做有夫妻情趣的事儿。”

    花暖:“……”

    你妹啊。

    花暖因为男人的话小脸爆红的都要滴出血一般,霍尊则是唇角上扬,勾起一抹宠溺的笑意。

    “沙发……书桌,车……都可以……”

    花暖:“……”

    人渣,禽兽啊。

    花暖没好气的扫了一眼面前邪魅妖孽的男人,嫌弃的开口道:“霍尊,我生日……我最大,能不能尊重我?”

    “定时定量完成夫妻任务,才是对老婆最大的尊重。”

    花暖:“……”

    流氓啊,你为什么那么有文化。

    花暖视线看向一旁的时钟,两个人打闹之际,时间还有最后的三分钟了。

    “霍尊,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我的生日,毕竟,私生子……确实是没有生日的,能不成为权谋的牺牲品,生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杨若当初死里偷生,总之,自己现在所谓的皇室后裔,并不如同表面上那么光鲜亮丽的。

    如果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而不是现在掌控全球医药的霸主。

    霍家也并不会认可自己……

    花暖眸子一怔,没有错过男人眸子里的暗淡和心酸。最新最快更新

    大致也可以明白霍尊一路走来的不易。

    花暖勾了勾唇角,柔声道:“那你以后和我一天过生日吧,这样的话呢,日子好记,生日就是结婚纪念日,也是你的生日……怎么样?”

    看着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希冀的眸光,霍尊眸子一暖,心底抑制不住的错杂在翻滚,好半响,勾起唇角。

    “好……谢谢我的小暖儿……”

    “唔,那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

    礼尚往来。

    男人给了自己一辆坦克。

    自己虽然给不了其他名贵的东西,但是心意还是可以的。

    霍尊闻言再度唇角上扬,眸子里闪烁着迷人的精光。

    好半响,抬起修长的手指,等着时钟上的秒针落在12点的位置,指向了眼前的小妮子。

    “你……”

    花暖:“……”

    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自己。

    花暖小脸涨红的厉害,整个人无所适从,下一瞬,被男人滚烫的呼吸席卷,男人高大的身子将自己压在了身下。

    “唔。”

    好炙热的吻。

    比起原先的霸道,狂妄,霍尊多了许多深情款款。

    虽然这个吻没有任何语言,但是自己却可以从男人的动作之中感受到无尽的爱与缠绵。

    花暖闪了闪眸子,大抵……自己忽然明了了自己的心意。

    在自己心里,对于霍尊这个男人……是爱的吧。

    否则,如何解释自己此时此刻的怦然心动呢。

    呵,花暖,认栽吧……

    ……

    暧昧萦绕在整个房间里,花暖原先以为男人会在自己成年之后,把自己吃得连渣都不剩,显然,霍尊的想法是晚上的新婚之夜。

    男人更想给自己保存体力。

    毕竟结婚是个体力活。

    花暖迷迷糊糊的睡去,男人的铁臂则是继续拴在自己纤细的腰肢之上,不肯离开。

    那架势,似乎是生怕自己消失不见一般。

    花暖扬起唇角。

    其实……现在自己感觉到力气开始回来了。

    唔,不走了。

    认准某人,所以心在这儿,自己走不了了。

    ……

    早上8点:

    花暖就被设计师拉起来换礼服还有上妆。

    巴掌大的小脸,略施粉黛,精致的不得了,是天生的尤物。

    完美的五官更是造物者的眷顾。

    花暖视线看向镜子里精美的女人,扬起唇角。

    如果花昆在世的话,看到自己穿着礼服的模样,一定觉得……很漂亮吧。

    因为……都说女人出嫁的那天是最美的。

    花暖美眸有些湿润,镜子里多了伊莎贝拉的身影。

    伊莎贝拉穿着一款深紫色的礼服,凸显整个人庄严的气质,颈脖处更是佩戴精致的珍珠项链,端庄大方。

    “真漂亮。”

    “奶奶。”

    花暖原先开口叫老夫人,如今很自然的改口了。

    既然想清楚要嫁给霍尊了,那么自然称呼也打算跟着变了。

    伊莎贝拉眸子眯了眯,对于女人的称呼有些一怔,随后扬起唇角。

    “花暖,你想好了嘛?”

    “嗯,想好了……多谢奶奶指点。”

    “嗯。”

    伊莎贝拉投来赞许的目光,聪明的女人,总是让人欢喜的。

    虽然女人太聪明,太漂亮,总是会被说做是祸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花暖看着伊莎贝拉不动声色的模样,主动地起身扶着女人坐在了沙发之上,一身洁白的婚纱出自法国顶尖设计师之手,落落大方,精致非凡,重点是价格不菲。

    花暖已经数不清自己这套礼服之上到底镶嵌了多少钻石。

    总之……看着眼前都是超过一克拉的钻石,花暖仿佛看到了都是钱。

    花暖优雅的拿起桌子上的水壶然后给杯子里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伊莎贝拉。

    “奶奶,中国呢,有个习俗,那就是新婚要给长辈斟茶,表示后辈对长辈的尊重和虔诚,现在,我为您斟茶……多谢您对霍尊的照顾。”

    说完,花暖抬手将手中的茶杯递给了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眯了眯眸子,随后开口道:“怎么……不以你的名义敬?”

    “因为奶奶看起来对我并不满意,等满意的时候,我一定给您敬茶,现在怕您心里添堵……”

    “你这丫头。”

    伊莎贝拉扬起唇角,心知这婚事怕是已成定局了。

    这夫妻俩啊,都是厉害角色。

    只要这夫妻俩心智坚定,怕是其他人根本难以作梗的。

    “好。”

    伊莎贝拉主动的将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后开口道:“既然你们俩对婚事都没有意见,那我就等着观礼吧,但是花暖,我可告诉你,这霍家并不是你以为那么好待的……要想待下去,得凭真本事。”

    “明白。”

    花暖嘴角扯了扯。

    这新婚的警告还真的是勾起了自己的挑战了。

    唔,自己有信心……

    “嗯,这还差不多……”

    伊莎贝拉欣赏的看了一眼面前恬淡如水的女人,随后再度扬起唇角,这才离开了房间。

    化妆师则是和造型师这才敢从门外进来继续为花暖拾掇。

    ……

    造型师将最后一款首饰佩戴在花暖的手腕之上,管家毕恭毕敬的敲门而入。

    “夫人,霍先生已经前往教堂了,洪恩和花如意造访,花如意想要见你。”

    花暖眯了眯眸子。

    “现在见呢,还是在婚礼现场再见?”

    本意,并不想花如意参加婚宴。

    花暖思索片刻,樱唇抿起。

    “让他们进来吧,我现在见。”

    “好的。”

    管家对于花暖的吩咐毫无疑问,立刻着手准备。

    ……

    不一会儿,洪恩推着花如意就走进了客厅。

    花如意的双腿并未好,还不能独立行走,只能靠轮椅。

    花暖淡淡的扫了一眼气色极差的女人,勾了唇角。

    看样子,这些天,女人过得的确是很糟心。

    嗯,知道花如意很糟心的话,那么自己就满意了。

    否则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花东呢。

    “霍太太,恭喜啊。”

    洪恩安排手下人将礼物交给了管家,毕恭毕敬的弯腰致意。

    花暖淡淡的勾起唇角,随后勾唇道:“嗯,洪将军千里来访辛苦了,管家,安排洪将军到一旁休息,我有话要和如意姐说,洪将军,我和如意姐好些天没见了,姐妹相见,马上就是婚礼了,想说点贴心的话,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会了……”

    说完,洪将军恶狠狠的扫了一眼花如意,示意女人小心点说话,这才跟着管家到了一旁的休息区休息。

    花暖同时示意客厅内的其他服侍佣人离开。

    佣人不敢怠慢,快速的离开。

    ……

    等到客厅内只有自己和花如意两个人,花暖淡淡的开口道:“说吧……告诉我,当年的真相是什么,如果确实你说的是实话,我会考虑把你从洪恩身边救出来,然后不再追究。”

    “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守承诺。”

    花暖居高临下,看向坐在女人的轮椅,目光清丽。

    花如意则是贪婪的看着女人身上浓重的首饰,还有精致的礼服,忍不住开口道。

    “你这枚戒指是鲜彩蓝钻戒吧……”

    花暖:“……”

    “哈哈,据说,这个戒指是全世界最贵的钻戒之一,在拍卖会上创下了创造了鲜彩蓝钻石拍卖单价最高的记录,足足一亿美金。”

    花暖眯了眯眸子,的确,花如意所说无误。

    这枚钻戒是由蓝宝石和粉钻叠加在一块儿的。

    枕形鲜彩蓝钻石,重达6。01克拉,左右两侧各有一颗椭圆形粉钻镶嵌在铂金之上,重量分别为0。46和0。44克拉。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