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四百章 对峙【高超】

    花圃之中,花暖和花寒两个人对视着,各怀心思。最新最快更新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过往的回忆到底还是太温馨了,让人情不自禁的沦陷其中。

    好半响,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早已不是当初自己甜甜的叫着哥哥的花寒了,而是……一个嗜血残忍,杀死花昆的罪魁祸首。

    花暖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将自己从回忆之中抽离出来。

    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自己想要看看,花寒到底改变了多少,嗅了嗅鼻子,花暖主动地开口道:“花寒哥,距离婚礼还有一会儿,唔,那边人太多了,我不想去凑热闹,陪我在花圃走走吧。”

    花寒脸色微微一变。

    似乎……花暖完全是不知情的模样。

    shit,花如意真的是死了也不让自己痛快,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没用的废物。

    要她何用。

    花寒心底气恼,视线落在花圃四周,再往角落处就是花如意的尸体了,花寒眯了眯眸子,随后抿唇道:“好。”

    “嗯……”

    科隆市的地理位置很好,所以这儿草本植物很多,花圃之中绿荫环绕,虽然外面很是喧闹,人山人海的,但是花圃之中却可以感受到独属于绿色的恬静。

    花暖勾了勾唇角,随后抿唇道:“唔,这里真美,小的时候啊,就整天幻想着以后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嘿嘿……”

    花暖笑容极甜,像个孩子一般。

    女人本来就是个孩子。

    花寒深深的睨了一眼眼前的女人,随后宠溺的开口道:“和我想得一样,在我心里,你想去的地方,一直都是我想去的,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自己一直是生活在黑暗里,花暖出现之后,给予了自己阳光和救赎,将自己从黑暗之中拉了出来。

    花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却深意十足。

    如果再听不出男人话语之中的暗示,那么花暖也觉得……自己是够蠢的。

    自己小的时候懵懂无知,把自己和花寒之间的关系当成了兄妹,但是花寒却当成了情人。

    到底是……谁错了?

    小的时候,孩子是无错的,真要是错,那就是大人错了。

    花东……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

    散完步,花暖主动地坐在一旁的紫藤树下,抿了抿唇。

    “花寒哥,其实啊,我小的时候呢,虽然很伤心,但是却也很开心。”

    “嗯?”

    花寒的心思并未全部都在花暖的身上,听闻花暖的话蹙了蹙眉,随后坐在了女人的身侧。

    “就是说啊……小的时候呢,我时常在想,为什么我没有妈咪呢,身边的小朋友啊,都是有妈咪的,所以可伤心了,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抹眼泪,然后哭红了眼睛,又怕爸爸问是怎么回事,唔,都会说,艾玛,当初是走路不小心磕的,现在想想啊,一点都不爷们,太娘里娘气了。”

    花暖语句故作欢快,但是却道不出的悲怆在其中。

    花寒深深的看向身侧的女人,明白了自己和花暖的共同点。

    当初深深吸引自己的,也是小妮子的孤傲,但是却也开朗。

    像阳光一样明媚,明明是个小可怜……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花寒陪着女人坐在了椅子上,主动开口道:“这些事儿,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是啊,因为呢,我伤心我没有妈咪,但是呢,我也开心,因为我比其他小朋友啊,多了一个哥哥,重要的是,我的哥哥超级宠我……”

    说到这儿,花暖眸子落在花寒身上,暗示以为非常明显。

    花寒眸子闪了闪,听着女人的话语,多少是可以明白花暖所表达的意思的。

    在她的心目之中。

    自己……只是哥哥……

    花寒难以抑制的心头一痛,剧痛向着自己心底深处袭去。最新最快更新

    花寒眯了眯眸子,虽然早已预料,但是却还是面不改色的反问道。

    “嗯,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可能是因为今天我要结婚呗,所以啊,作为准新娘,感觉就是怪怪的,难免多愁善感一点,嘿嘿。”

    花暖努力的笑,但是眸子却很湿润,泪水从眼眶之中夺眶而出。

    “如果爸爸还活着就好了,他可以牵着我的手亲自把我送到霍尊的身边,而不是今天请简叔叔代劳。”

    简安国也是有些意外的。

    自己第一次……不是牵着简染的手,将简染交给顾墨琛,反倒是准备牵着花暖的手,将花暖交给霍尊了。

    没法子,谁让自己是年长的人呢。

    这花暖也爱吃自己做的菜,年长的人看谁都觉得是自家孩子,所以啊,当初霍尊开口请简安国牵着花暖的手走红毯,亲自将花暖交给自己手上,简安国是没有任何犹豫,就一口答应的。

    看着花暖满脸的希冀,花寒脸色微微一变,每一次,花暖提及花昆的时候,都好比是一把利刃狠狠地插进自己的胸口。

    让自己疼得无法呼吸。

    “嗯,别哭了。”

    花寒心疼的抬手将花暖眼角的泪水擦去,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触及女人的小脸的时候,花暖主动地摆了摆手,伸出小手抹去眼角的泪水,虽然脸上的妆都有些花了,但是花暖一身婚纱,却有着说不出的美感在。

    “好,唔,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自己……没本事不哭,总得有本事给自己擦干眼泪。”

    故作坚强的话语,总是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花暖努力的告诫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眼角的泪水就像是开了闸一般,花暖越擦,泪水越多。

    “抱歉。”

    花暖其实好想问花寒。

    为什么?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爸爸哪里得罪你了。

    为什么要动手?

    为什么非得是你?

    哪怕是有必须而为之的理由,也是不可以的。

    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

    一个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从小到大,自己一直误以为是自己亲哥哥的男人。

    夹在两个男人之间,那种感觉好痛苦……

    心如刀绞。

    好半响,花暖这才止住哭泣的眸子,对上男人深意十足的冷眸,轻声道:“每次提到爸爸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时间不早了……花寒哥,我……准备回去了,不想让你看着我像个爱哭的小花猫一样,一直哭个不停。”

    花暖勾起唇角,最后的温馨独处,就当是两个人的别离吧。

    心底一直盘算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听闻花暖要走,花寒快速的抬手道:“等一下……”

    花暖眸子闪了闪,因为男人的等一下,随后抿了抿唇,小手攥紧了几分。

    拜托……不要戳中自己心底所想。

    花暖脸色微微一变,将心底的不安压下,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怎么了?”

    “我们……去那边走一走吧,感觉景色会很不错的样子,现在距离婚礼开始,确实是还有一会儿,我担心你进去会场之后,不一会儿就觉得太无聊要出来走动一下。”

    花暖:“……”

    角落处的位置?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应该是花如意尸体所在的位置吧。

    花暖原先猜想过这个可能性,现在……即将面对男人所做的一切,心底还是忍不住错杂万千。

    好半响,哑声道:“好啊……”

    看样子……花寒是误以为花如意办事不力,打算亲力亲为了。

    花暖眸子满是暗淡,蚀骨的痛心疾首。

    “嗯。”

    花寒眯了眯眸子,既然花如意事迹败露,那么,自己不如借着女人的尸体顺水推舟,全部都嫁祸到霍尊的身上,一劳永逸。

    ……

    一路上明知道男人故意在带着自己往角落处走过去,花暖却还装作丝毫没有察觉的模样。

    花寒一直装作在赏景,花暖不是什么好的演员,时不时的避开视线,或者是垂下眸子。

    路过拐角,四下无人……

    放眼望去,赫然是花如意惨死在轮椅之上。

    女人无力的垂下身子,胸口的位置还不断的往外涌出鲜血,眸子睁大,显然是惊讶,不甘。

    总之……花暖可以想像得到,临死之前,女人是多么的诧异和痛苦。

    被自己心爱的男人亲手杀死,那种滋味很不好受。

    花暖眯了眯美眸,脸色故作微微一变。

    花寒却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故作诧异的开口道:“暖暖……你看,前面是什么?”

    “花……如意。”

    花暖微弱的张开眸子,将男人心底想要的答案给说了出来,随后故作着急的立刻上前。

    花寒显然是更快一步,挡在了花暖的面前,男人的动作很快,花暖还是看到男人探手到女人的口袋处掏出了手机,当成了证物拿给了自己。

    “这个是她的手机。”

    花暖并未看花寒手中的手机,而是直接抿唇道:“先看看人怎么样?死了没有,要不要报警。”

    花寒快速的抬手触及女人的颈脖,确定没有呼吸之后,放心的开口道。

    “已经没有气息了。”

    “嗯,被枪杀,胸口的位置是致命伤,初步判断,大概是中了三枪以上,算是谋杀……暂时不用报警,等婚礼结束之后再处理。”

    霍尊筹备了这么久的婚礼,花暖不想让男人的心血付之东流。

    “嗯。”

    花寒则是故作不小心的把手机打开,准确的找到了视频所在的位置,好似自己一打开手机就是视频的位置。

    “我在想,手机上是不是会有什么证据。”

    “暖暖,你看……有一个视频。”

    花暖:“……”

    花暖看着男人这一切行云流水,永远都像是不小心的模样,心底……已经冷却成冰了。

    这就是自己一直当成哥哥的男人。

    事实上,男人是最大的谎言家啊。

    花暖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反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可能是……罪证吧,一打开就是这个……我们看看吧,直觉是和花如意的死因有关。”

    “嗯。”

    花暖淡淡的应了一声,明知道视频内容是什么,但是看着花寒抬手点开视频,还是像是初次看视频一般投入看视频。

    好半响,视频看完之后,花暖脸色苍白如雪。

    花寒……想栽赃嫁祸给霍尊……

    “暖暖……既然是花如意准备的视频,那么这个视频内容可能是假的,不一定是霍尊做的……”

    “花寒哥,你不用再说了,我现在一个人想冷静一下。”

    “好。”

    花暖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随后抬手拨通了管家的电话,哑声道:“管家,安排人到花圃后院的角落处,嗯,2个人左右,有一具尸体,解决一下。”

    “是,夫人。”

    还好临行之前,自己和管家拿了电话。

    霍尊不想让花暖留在花如意身边太久,女人太过于聪慧,迟早会发现出来端倪的。

    “暖暖,我扶着你到一旁去做。”

    “好。”

    花暖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却并未让花寒搀扶着自己,见识到男人完美的演技,花暖现在对于眼前的花寒尽是陌生的感觉。

    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青梅竹马的花寒哥了。

    显然是个……冷血无情的魔鬼。

    “花寒哥……花如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清楚,应该是受邀参加婚礼,对了……她不是说接到了你的邀请来科隆市的嘛?”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