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四百零三章 实战你妹啊

    婚礼现场:

    秦穆发现简染的注意力放在霍尊和花暖身上,继续笑眯眯的开口道:“这晚上她们俩要是成事了,小丸子啊,远不了。”

    “别……不见得,万一生个混小子,跟我儿子抢女人怎么办?”

    秦穆:“……”

    简染想得可真够远的啊。

    “染妞……”

    “秦三,晚晚,不如我们还是讨论一下闹洞房的事儿呗。”

    秦穆:“……”

    慕晚:“……”

    这样真的好嘛?

    秦穆和慕晚咽了咽口水,视线忍不住一起看向一旁的顾墨琛。

    言下之意,这霍尊可是顾墨琛的好朋友啊……

    这闹洞房……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

    简染眯着凤眸,同样视线看向顾墨琛,等着男人的反应。

    顾墨琛扯了扯唇角,自然是察觉到简染眸子里的威胁,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我觉得老婆说得对,可以做。”

    简染满意的勾起唇角,笑眯眯的凑到顾墨琛身边,踮起脚尖在男人的脸颊处啵了一口。

    “谢谢老公的支持。”

    “嗯,应该的……”

    “嗯?”

    简染蹙了蹙眉,显然是男人简单的回答不足以让自己满意。

    顾墨琛迅速的捕捉到了简染细微的表情,立马补充道:“永远都会无条件支持的。”

    “这还差不多。”

    秦穆:“……”

    这可是母老虎啊。

    秦穆扯了扯唇角,忍不住看向一旁的慕晚,开口道:“媳妇,还是你温柔……这染妞,一般人吃不消,妹夫,你可真够勇敢的。”

    “没事,我老公喜欢重口味,你管不着……”

    简染笑容明媚,让慕晚忍不住笑出声。

    似乎,家里多个宝儿,顾墨琛的注意力非但没有任何转移,反倒是全部都在简染身上。

    两个人的互动,实在是太温馨了。

    让人感觉到被浓浓的温暖包裹着。

    其他人接触简染和顾墨琛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来自两个人之间的情感互动,情真意切。

    ……

    婚宴,觥筹交错。

    来的全数都是全世界的权贵,众人自从知道顾墨琛是卡洛背后的负责人之后,忍不住上前寒暄。

    简染也斩获了世界级别的设计奖项,所以有人慕名而来攀谈。

    简染唇角挂着浅淡的弧度,将怀里的小醋宝交给简安国之后,挽着顾墨琛的胳膊,夫唱妇随,一路高雅交流。

    顺带也作为霍尊的好友帮忙敬酒。

    因为简染是哺乳期,所以未能喝酒,以水代酒。

    有了顾墨琛和简染帮忙招呼宾客,所以霍尊,花暖身上的担子没有那么重了。

    一时之间,宴会的气氛达到了顶峰。

    ……

    下午2点,宴会才逐渐散去。

    男人们负责送客,女人们则是休息。

    花暖累得不行,跟着简染,慕晚待在休息室里休息。

    还好婚宴只安排了中午,否则,自己多半是要累瘫的。

    最重要的,还是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儿了。

    简染眯着眸子,笑意满满的开口道:“暖暖,你和霍尊晚上有什么安排嘛?”

    花暖:“……”

    今天自己刚刚成年。

    就算是没成年,也能大概懂简染话语之中的玩味了。

    花暖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平日里再怎么叫嚣着自己是小爷小爷的,到了关键时候,还是妹子啊。

    “咳咳……”

    霍尊……应该是养伤吧?

    毕竟男人胳膊受伤。

    从医生的角度上来讲,男人受伤之后是不适合剧烈的运动的。

    所以,比较适合好好休息。

    静养……

    “染染,我说……休息,你信嘛?”

    简染显然是不信,这霍尊多么禽兽啊。

    啧啧啧……怎么可能会有所节制。

    养了多年的小白兔,马上就要吃掉了,想必男人现在心里是美的……

    “信……当然信……”

    明显是不信的样子啊。

    花暖顿时就觉得……有些胆战心惊的。

    “那个,小晚,你和秦穆的新婚之夜是怎么过的啊?”

    慕晚原先更多的是安静的倾听,现在一下子被花暖直接询问,眸子一怔,随后仔细想了想,抿唇道:“唔,说了一些话,然后就分开了。”

    新婚之夜,仔细想了想,那天秦穆和自己说,第二天安排了蜜月,是准备人工受孕的,让自己不要觊觎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如今时过境迁,重新回味这些事儿,还是觉得有趣极了。

    花暖懵圈了。

    之前对于秦穆和慕晚的事儿,有些一知半解,并不太熟悉。

    慕晚小脸微红,随后补充道:“我们俩的情况……比较特殊……”

    毕竟是先婚后爱。

    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那个,染染,你和顾先生呢,领证之后呢,当天发生了什么事儿?”

    问题问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简染唇角上扬,随后玩味的开口道:“然后就是收到支票啊,然后就笑眯眯的去银行取现了。”

    慕晚:“……”

    花暖:“……”

    简染好帅。

    简染看着慕晚和花暖多少有些诧异,实事求是的开口道:“真的……”

    “哈哈。”

    众人轻笑出声,很是欢快。

    花暖压抑的心情,在简染和慕晚陪着下,好转了许多。

    霍尊等人走进休息室,就看着女人们相谈甚欢的模样,很是欣慰。

    少有的,男人们一见如故,女人们也聊得来的。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霍尊妖娆的开口,因为炎热,所以衣服上的纽扣解开了好些颗,露出精致的锁骨,很是邪魅。

    完全是……蛊惑啊,诱导犯罪啊。

    花暖看到之后都忍不住嫌弃了。

    “在聊新婚之夜……”

    霍尊:“……”

    霍尊脸色微微一变,不知为何,下意识的提防的看向简染,然后忧心忡忡的看向顾墨琛。

    言下之意,兄弟一场,不至于这么狠吧。

    顾墨琛眼神回视,简单明了。

    我也是被胁迫了,爱莫能助。

    霍尊唇角扯了扯,忍不住开口道:“嗯。”

    压力好大。

    “其实啊,我觉得呢,新婚之夜啊,总得有人闹新房才比较有意思,霍尊,你觉得呢?”

    简染强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使坏的开口道。

    并不是有特殊的癖好。

    只不过……闹腾一下。

    让某人知道,得到暖暖啊,还是得付出点艰辛的,哪有想象之中那么容易。

    霍尊:“……”

    霍尊扯了扯唇角,抿唇道:“简染……不能这么互相伤害……”

    “不行,我记得某人可是和我老公炫耀过,自己比我老公办婚礼早,我一直记得的。”

    霍尊:“……”

    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

    霍尊闻言嘴角更加抽搐了几分,整个人俊脸黑得厉害。

    一旁的顾墨琛则是唇角挂着邪魅优雅的笑意,不愧是自家媳妇,不错,够狠,眦睚必报,自己喜欢。

    花暖扯了扯唇角,有些嫌弃的看向霍尊。

    至于嘛?

    有必要炫耀嘛?

    现在找上门了,看他怎么办?

    对于晚上要到来的事儿,花暖心底还是有些紧张不安的,毕竟是第一次,有简染这么闹腾一下,可以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顺带可以让霍尊吃瘪,心情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不要连累左手臂就可以了。

    ……

    之前是迎宾,所以大家都没有好好的用餐,下午,众人难得在一块儿小聚,自然是把酒言欢。

    花暖和慕晚简单的喝了些红酒,简染则是全程果汁,时不时的小醋宝就得闹腾一番,让众人忍不住轻笑出声。

    糖宝则是被简安国照料着。

    伊莎贝拉原先准备直接离开前往英国,看到小家伙如此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搂在怀里。

    嗯,原先对于小一辈,没有太大的感觉。

    现在霍尊和花暖既然婚礼办了。

    这花暖要想正式成为霍家自己认可的孙媳妇,怎么肚子里能没点货呢。

    一想到这儿,伊莎贝拉眸子满是期许。

    并未让霍尊和花暖送别,显然是不打算给两个人好脸色,一切等到她们婚后去英国在负荆请罪。

    ……

    入夜:

    宴席这才算是完了。

    霍尊抿唇开口道:“我们先回去了,待会见。”

    言下之意,显然是接受了简染等人闹洞房的要求。

    简染唇角上扬,看着霍尊如此好说话的模样有些诧异。

    印象之中,男人怎么也得好好的玩些手腕,然后把这劫给躲了啊。

    这一切,似乎是太不符合常理了啊。

    花暖也有些诧异……

    这霍尊做事,摸不清楚男人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好,我们开车跟在你后面……”

    “嗯。”

    简染和秦穆对视一眼,尽在不言之中。

    顾墨琛和慕晚则是全程参与,毕竟,看热闹是其次。

    闹洞房这种事儿,嗯,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看着霍尊吃瘪,那心情,还是感觉到非常好的。

    ……

    花暖直接被霍尊牵着坐进了凯迪拉克内,车内并无管家等人开车,而是霍尊直接自己开车。

    花暖眸子一怔,忍不住开口道:“你的胳膊刚上过药,可以开车嘛?”

    “不碍事。”

    等下,还会有更剧烈的事儿,和开车这种事儿相比较,根本不算什么。

    “不行……别逞强。”

    不行这两个字从女人的小嘴儿里说出来,差一点让霍尊吐血了。

    自己霍尊的字典里,就从来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而且……女人绝对不可以和男人说不行这两个字的,这样会让男人非常想要证明自己,到底行不行。

    “嗯?”

    花暖听着男人的嗓音有些沙哑,暗藏着异样的情绪,眸子一怔。

    或多或少,觉得霍尊有些陌生。

    “你开车吧,回头到了别墅,我再帮你把伤口检查一下,擦一下药。”

    “嗯。”

    霍尊快速的抬手将手机短信发了出去,唇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上扬。

    “对了,霍尊,管家他们呢?”

    “放假。”

    花暖:“……”

    好人性化。

    花暖扯了扯唇角,看着男人邪魅的侧脸,莫名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不知不觉,自己和霍尊的关系改善了很多。

    要是在一个月前,打死自己都不相信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会和男人结婚,然后和男人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一块儿聊天。

    也不知道……自己会重新见到花家的人。

    更不会知道……过往的回忆,真的是灾难啊。

    阴谋深处,还是阴谋,让人措手不及。

    思绪有些错杂,花暖浑然没有注意到男人载着自己进入了海底隧道。

    随后并未开出隧道,利用转角的优势,而是开到了另外一个方向轨道上。

    ……

    另外一边:

    顾墨琛开车,简染等人坐在车上,开出隧道,狐疑的看向眼前的凯迪拉克真的向着霍尊别墅开去,多少有些诧异。

    似乎……并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简染眯了眯凤眸,抿唇道:“墨琛……有诈。”

    “嗯。”

    静观其变。

    顾墨琛薄唇勾起,人生唯一一次的新婚之夜,霍尊自然是不会甘心被这么闹洞房给闹了的。

    ……

    花暖有些疲惫,过隧道的时候简单的休憩了片刻。

    等到开出隧道的时候,才发现周遭的路线似乎和自己早上来的时候并不一样。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