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晚班不够,早班继续【2更

    简染直接被顾墨琛抱着走进了卧室,男人一直都是强权主义,容不得自己有丝毫的反驳。

    简染只能伸出小手勾住男人的颈脖,才能让自己不摔下来。

    这里城堡里的每一间房间,真的是不一样,偌大的卧室,在色彩的选择上采用经典浅绿色为主色调并搭配白色石膏线,散发出卧室的清新与自然,使人全身心放松。

    精致的吊灯和曼妙的窗帘搭配,当静谧的房间卧室灯光亮起,心灵的自然回归感油然而生。令人心情愉悦。

    吊灯的灯光,美轮美奂的倾洒在简染和顾墨琛的身上,显得几分迷离在其中。

    莫名的熟悉感萦绕在心头,但是简染一时之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简染小脸微微一红……

    下一瞬,整个人被男人直接抱着躺在了大床之上,然后男人如同猎豹一般欺身压下。

    简染:“……”

    简染心漏跳了半拍,伸出小手揪住男人的衣角,依旧是防狼姿态一般提防着自己面前的顾墨琛。

    顾墨琛浅眯墨眸,凝视着自己身下惊慌失措的女人,像是小白兔一般。

    简染……总是能给自己未经情事的少女一般感觉。

    顾墨琛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柔白的小脸,因为简染和糖宝刚刚沐浴过,所以身上散发着奶香味……是给糖宝用的沐浴乳的味道。

    “真香。”

    简染:“……”

    迷离的灯光下,男人目光炙热,那种感觉,好像自己是他的猎物一般。

    随时随地等着自己面前的男人把自己吞入腹中。

    简染的小脸不自然的红了几分……想要挣扎……但是却被男人的铁臂牵制着,动弹不得。

    “顾墨琛……我……我认为这种事情得克制……”

    简染咽了咽口水,把自己心底想说的话给说出了口。

    嗯……必须要克制啊。

    否则……自己的小身板也吃不消啊。

    顾墨琛挑了挑眉,似乎是对于简染的问题非常的感兴趣。

    简染美眸一喜,见状,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试探性的开口道。

    “顾墨琛,我认为……我们讨论问题的时候呢,还是坐着谈比较好……这样的话……会影响谈话的质量,你觉得怎么样?”

    简染现在努力的稳住自己面前的男人……无论用什么法子。

    顾墨琛嘴角勾了勾,看着简染做无用功的模样,心情大好,伸出大手圈住女人纤细的腰肢,然后自顾自的扯了扯自己胸前的衬衫,然后甚至……直接脱了下来。

    简染愕然了……

    不光如此,顾墨琛大手也没有闲着,直接将简染身上的睡衣三下五除二,直接也给脱干净了。

    简染:“……”

    男人的胸膛健硕,身材好到没朋友……

    简染视线定格在男人胸前的壁垒分明的八块腹肌,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赶忙拿起一旁的薄被把自己包裹严实。

    “顾墨琛……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觉得这样更好。”

    说完,顾墨琛直接扯开简染身下的薄被,然后高大的身子压在了女人的身上。

    两个人均是没有穿衣服……肌肤相贴,异样的感受遍布全身。

    简染小脸更是滚烫的厉害。

    “染染,我觉得……这样很真诚……坦荡荡……”

    简染:“……”

    你妹啊。

    顾墨琛高大的身子很灼热……几乎是要灼烧自己的肌肤一般。

    简染的肌肤遍布了绯红。

    简染觉得小脸爆红的厉害,喉咙也有些沙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简染,你刚刚不是说……要和我谈谈嘛?现在怎么不继续了?”

    简染:“……”

    自己明明说的是坐着谈。

    谁说……

    是面对面……这样的**相对的谈了?

    “顾墨琛……我认为……这方面的事儿,得克制……否则……做多了……会影响身体的……什么功能减退什么的……”

    简染并不好意思直接把一些医学名词说出口。

    做不到顾墨琛如此的厚颜无耻。

    顾墨琛闻言,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很是邪魅。

    这般模样的简染,实在是有趣极了。

    比起平日里,女人清冷的模样,更加的讨人喜欢。

    顾墨琛饶有兴致的伸出大手触及女人白皙的脸蛋,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到底是什么功能减退,简染,你不说清楚,我怎么会知道呢?嗯?”

    简染:“……”

    顾墨琛的一声嗯,暧昧极了。

    简染因为顾墨琛的这一声嗯,感觉到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整个人燥热的厉害,没好气的说道。

    “就是那个……性功能啊……”

    简染说出这句话,成功的听到男人悦耳磁性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简染小脸腾地一下就爆红了。

    自己……居然和顾墨琛,现在**相对,公然的讨论性功能减退的问题。

    简染觉得自己都无地自容了。

    但是男人的磁性的嗓音却不依不饶的在自己耳边响起。

    “唔……也就是说……我前两次并没有让顾太太满意嘛?所以……顾太太……才会现

    ……顾太太……才会现在质疑我的性功能?”

    简染:“……”

    顾墨琛,他分明是曲解自己的意思。

    简染被顾墨琛蛊惑的话语将了一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深呼吸一口气……

    “顾墨琛,你能不能……别压着我……我喘不过气来了……我不是医生,我没有质疑你的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功能。”

    “嗯……那顾太太体验过了,是很满意嘛?”

    简染:“……”

    简染听闻顾墨琛的话,再度哑口无言。

    为什么……流氓要这么的有文化。

    让自己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简染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顾墨琛!有没有人说过你不要脸。”

    “没有,但是我知道……顾太太会是第一个……毕竟,只有顾先生做禽兽的事儿,顾太太才会这么说,不是嘛?”

    说完,顾墨琛浅眯墨眸,凝视着身下娇美的女人,薄唇落在了女人的樱唇之上,描绘着女人的精致唇线。

    “唔……”

    简染被顾墨琛吻得七荤八素……

    自己……真的不行了。

    这两天顾墨琛太凶狠了,一次比一次强悍……

    一次比一次……

    自己压根就吃不消了啊。

    自己身上的吻痕,一直都是新的盖上旧的。

    压根就没有消去过,全数都在控诉着男人的禽兽啊……

    简染并不知道,其实顾墨琛并没有吻得太用力……只不过简染的肌肤太过于细腻了,所以稍微一不注意,痕迹就落下了。

    对此……顾墨琛也非常的头疼。

    简染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在自己腰间游走……

    简染忍不住伸出小手握住男人的大手,小声的开口道。

    “顾墨琛……好累,能不能……不要了……”

    顾墨琛闻言薄唇抿了抿,凝视着身下的女人,看着女人美眸之中的小祈求。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也因为女人这般娇弱的模样给歇火了。

    顾墨琛……并不是一个会克制的人。

    可是……

    知道简染这几天确实是累了。

    “好……今天放过你,回国之后,记得好好补偿我,嗯?”

    简染:“……”

    所以,顾先生的意思是秋后算账嘛?

    虽然是秋后算账,但是现在也算是逃过一劫了。

    简染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任由顾墨琛将自己整个抱入怀中。

    “简染,有没有觉得这间房间很熟悉?”

    简染:“……”

    和顾墨琛躺在床上……**着身子,却不做什么事儿。

    虽然男人口头已经保证过了,但是简染的心还是被揪住的。

    仔细的想了想,点了点头。

    “有……很熟悉。”

    不知名的熟悉感萦绕在心头,如果一定要问简染为什么熟悉……

    简染又说不上来。

    可能……自己曾经大大小小的居家设计图真的绘制了太多太多了。

    所以……再看到实物……

    一下子就觉得……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

    一想到这儿,简染美眸微微一颤……

    视线定格在自己头顶上的吊灯,一些零碎的细节和自己脑海之中的画面重叠。

    “顾墨琛……难道……”

    “对……如你所想。”

    顾墨琛宠溺的薄唇落在女人细腻的耳垂处,蛊惑道。

    “简染,这个房间的装潢,采用的是你大四时候的毕业设计作品……只不过,你的是设计图,而我呈现给你的是实物。”

    简染:“……”

    简染美眸颤了颤……

    每个设计师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实物。

    简染也是如此。

    只不过……

    东恒国际和韩氏新楼都在具体商讨之中……

    没想到,顾墨琛……居然先呈现给了自己实物。

    简染哑然失笑,眸子也不自觉地红了几分,哑声道。

    “你怎么会有我大四时候的毕业设计图?”

    “我想要的东西……又或者是人,没有得不到的。”

    说到这儿,顾墨琛薄唇凑近简染细腻白皙的耳垂处,漫不经心的蛊惑道。

    简染:“……”

    狂妄的男人。

    但是第一次,发现狂妄的男人原来也是可以这么有魅力的。

    简染轻笑出声,嗅了嗅鼻子……顿时了无睡意,看向偌大的卧室。

    吊灯的设计……

    甚至家具的摆放。

    都是参考的当初自己的设计图。

    简染美眸颤了颤……

    自己刚开始被顾墨琛直接抱进来,所以那个时候,心里紧张的厉害。

    根本没有留心……只是觉得莫名的熟悉感。

    原来如此。

    “喜欢嘛?”

    顾墨琛还是第一次看到简染因为自己做的某个事儿,神色有些感动的模样,伸出大手,将简染揽入怀中,薄唇勾了勾。

    简染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并不否认……

    很感动。

    尤其是在这么一座海岛之上,这么大的工程装修,也是需要耗费时间精力的。

    虽然顾墨琛有足够的财力和物力。

    但是可

    但是可以把细节做到如此极致的人……

    简染还是感动不已的。

    “顾太太,你喜欢就好。”

    暖色系的灯光下,显得女人柔白的小脸很是粉嫩,顾墨琛大手圈住简染纤细的腰肢,将女人整个纳入怀中。

    千言万语……

    喜欢即可。

    当初……自己安排人去翻出简染的设计作品,也是被惊艳了。

    虽然设计图上并没有色系的安排,但是房屋装饰图,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很温馨。

    可以看得出来,简染心底对温馨环境的渴望。

    所以……当时,自己拿到设计图之后,就想着设计图可以某一天变成实物,呈现在简染的眼前。

    因为临海别墅的主卧室,简染已经看过了。

    所以,如果要弄出惊喜,只能从这里下功夫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糖宝很喜欢,简染很喜欢。

    对于自己而言,就足够了。

    “好……”

    听着男人磁性的嗓音,一声淡淡的好字,简染小脸微微一红。

    就这么安静的待在顾墨琛的怀里,并没有过多的挣扎……

    相信,顾墨琛并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没想到,在罗马的最后一个晚上,会住在自己亲手设计的房间卧室内。

    顾墨琛的怀抱很温暖,简染慢慢的放松警惕,然后沉沉睡去。

    顾墨琛凝视着女人安静的睡颜,很是恬静。

    简染安静入睡的时候,就像是一朵睁开的百合花一般,高雅圣洁,精致的不可方物一般。

    这般女人……被自己纳入怀中,也可以将自己烦躁的心思给慢慢化解,然后平息下来。

    只不过……软玉在怀,自己却不能做什么……

    这无疑是一种折磨。

    顾墨琛蹙了蹙墨眸,隐忍到了极限,吻了吻简染光洁的额头,随后向着浴室方向走去。

    嗯……洗个冷水澡……寻回一些理智。

    ……

    简染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感觉到腰间一股不容置喙的力道将自己圈入怀中。

    是男人有些凉意的胸膛。

    简染忍不住蹙了蹙眉……

    为什么会如此的凉……

    简染来不及多想,鼻息之间是男人魅惑的气息,对于自己而言绝对是蛊惑。

    简染很快再度沉沉熟睡。

    殊不知,顾墨琛抱着简染柔软的身子,也是一夜好眠。

    嗯……抱着简染一晚上,什么事儿都不做,对于自己而言也不是第一次了……

    只不过……这一次,两个人身上不着一物。

    如果……还是什么事儿都不做……那就不是禽兽了。

    而是禽兽不如。

    ……

    简染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9点了……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感觉到小人儿正在费力的往床上爬……

    而且不遗余力。

    简染睡眼惺忪的看着面前的小萝莉,美眸一怔。

    完了……

    自己还没有穿衣服。

    身侧的顾墨琛也并没有起床。

    简染脸色微微一变,就听到小萝莉奶声奶气的娇滴滴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很是明媚。

    “妈咪,爹地,早安哟。”

    简染:“……”

    简染赶忙用身上的薄被裹住自己的身子,身侧的顾墨琛同样也醒了过来。

    糖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了上来……

    哎呦,累死宝宝了。

    宝宝是坚决不会承认自己长得矮的。

    自己是男子汉,未来的话,总会有一天会长高的。

    这样想着……

    糖宝圆满了。

    嗯,就是这么神一般的自信。

    “糖宝儿,早……”

    顾墨琛同样醒了过来,看到简染小脸微红的模样,拿起一旁的自己的衬衫递给了简染,简染顾不得其他的,赶忙套了起来,然后坐起身子,把糖宝抱到了自己的身侧。

    小萝莉一大早上起来就爬床,很是辛苦,累得额头上都是汗水,小脸粉扑扑的,煞是可爱。

    “妈咪……爹地,小弟弟呢?”

    糖宝睁大美眸,完全是期许的看着简染和顾墨琛。

    简染:“……”

    糖宝该不会以为生小弟弟和做饭一样容易吧……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有了。

    “唔……抱歉……”

    “让我来找找……”

    糖宝利落的往被窝里钻,一边钻一边激动地呼唤道。

    “小弟弟……你在哪儿呢?”

    简染和顾墨琛哭笑不得,顾墨琛索性已经穿了睡裤,所以只是袒露胸膛而已。

    精壮的胸膛……在清晨……也是格外刺激人的视觉感官。

    昨天晚上,两个人居然**着……平安无事的睡了一个晚上。

    简染想想,都是觉得有些神奇的。

    难得顾墨琛道德败坏,但是却还懂得节制。

    “好啦……糖宝,没有小弟弟……”

    简染哭瞎不得,主动把糖宝搂在怀里,小萝莉躺在顾墨琛和简染之间,嘟着小嘴儿,闷闷不乐的开口道。

    “我昨天做梦梦见小弟弟出生啦……然后我还给小弟弟介绍小女朋友呢。”

    简染:“……”

    顾墨琛:“……”

    昨天,小萝莉是做梦的时候说

    梦的时候说梦话了。

    自己和顾墨琛也觉得非常神奇了。

    简染和顾墨琛对视一眼,看着小萝莉说得认真的模样,顾墨琛磁性的嗓音慢条斯理的开口道。

    “糖宝给爹地一些时间,爹地一定会让糖宝满意的,嗯?”

    “唔……最爱爹地啦……爹地要加油哦。”

    “好……”

    顾墨琛把小萝莉软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实在是感慨小家伙的神奇……

    这么一个小不点,有的时候就是千奇百怪的想法,让你忍俊不禁,但是却喜欢的不行。

    糖宝的出现,带给自己太多的意外了。

    “那爹地……我要去给男朋友们打电话啦……你和妈咪继续生小弟弟啦,昨天加夜班是不是好辛苦啦,那今天早上加早班,挥挥手。”

    简染:“……”

    简染看着小萝莉灵活的从自己和顾墨琛之间起身,然后艰难的又爬了下床,乐呵呵的不行,就跑去隔壁房间打电话了。

    每天……

    糖宝都要给她的男朋友们打电话啊。

    boy可是在几万人面前亲口承认的……

    不光如此,现在电视转播。

    boy可是在几千万人,乃至几亿人面前承认小萝莉的身份了。

    简染哭笑不得……

    顿时被小萝莉萌哭了。

    “唔,我去看着一点吧……”

    说完,简染轻揉眉心,掀开自己身上的薄被准备下床,只不过双脚还没有着地,被顾墨琛直接大手扣住纤细的腰肢,直接压在了身下。

    “简染……刚刚糖宝可是说了……让我们加早班。”

    简染:“……”

    不管是加早班还是加夜班,都是小萝莉无心的笑言。

    怎么可能真的当回事儿的。

    简染哭笑不得……意识到男人精湛墨眸之中的蠢蠢欲动,似乎……并不像是开玩笑的。

    简染心里暗叫不好,咯噔一下。

    “顾墨琛……现在是……早上……”

    哪有大早上的,做这种事儿的。

    简染小脸火辣辣的,和顾墨琛在一起之后,就嫌少有脸不红心不跳的时候。

    顾墨琛墨眸精湛,凝视着身下的女人。

    简染的身形很是纤弱,穿着自己的衬衫,就好像是短裙一般。

    该有的身材……在自己的面前展露无遗。

    尤其是胸前的纽扣并没有完全系上,空出两颗,将女人精致的锁骨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身上的奶香味的儿童沐浴乳的味道,诱导着自己情不自禁的想要要的更多……

    “难道,你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嘛?早上的时候,男人更加容易蠢蠢欲动。”

    简染:“……”

    “唔……”

    简染被顾墨琛狠狠的堵住了唇瓣,男人冷冽的麝香味笼罩着自己,密不透风,几乎是要把自己吞噬一般。

    简染闪躲不及,男人的墨眸之中淬满了欲求,几乎是要将自己吞噬一般。

    简染很快就在男人的热吻之下沦陷,男人精湛的墨眸,散发着野兽一般的侵略性……

    简染节节败退。

    顾墨琛……这个顾狼的称号,真的不是盖的。

    无耻啊……

    ……

    简染昨天晚上逃过了一劫,早上显然是没有好的运气了。

    整个人被顾墨琛直接抱到了浴室里,任由男人将自己清洗干净,然后换上了一套修身的长裙。

    至于脚上穿的鞋子写平底鞋。

    因为运城市正值冬天,所以顾墨琛细心地给母女俩都准备了厚重的外套。

    一家三口吃完午餐之后,直接乘坐岛上的飞机直接飞回国。

    城堡里的佣人整齐划一,排队在门口……

    “顾先生,顾太太,糖宝小姐再见。”

    小萝莉在罗马这几天,或多或少也会说几句英文了,说起再见的时候手舞足蹈的,激动不已。

    简染虽然双腿之间酸痛的厉害,腰身也酸,但是还是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柔声道。

    “谢谢大家照顾了。”

    顾墨琛挑了挑眉,王者霸气,尽显无疑。

    “上飞机吧。”

    “好。”

    简染原先以为这座海岛只有城堡,没想到东西一应俱全……

    飞机,飞机跑道都是准备就绪的。

    顾墨琛……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啊。

    周秘书则是负责将罗马采购的礼物送到了飞机上,做好后勤工作。

    简染嘟着小嘴儿,心里其实是恋恋不舍的。

    这里好美啊……

    唉……真的不想走呢。

    “爹地,我们下一次,还会来到这儿嘛?”

    “糖宝喜欢这儿嘛?”

    “唔……喜欢……其实,糖宝喜欢和爹地妈咪永远在一起,无论在哪儿都很好啊……就是担心回去之后,爹地好像是做梦一样……走了。”

    说到这儿,糖宝有些小委屈。

    毕竟是个孩子……

    其实贪恋的无非是在一块儿相处的时光。

    尤其是奢华的环境呢。

    简染心头一暖,伸出小手,柔声道:“我来抱吧,我来哄一下就可以了。”

    “不用,我来……”

    顾墨琛直接把小萝莉抱在了怀里,伸出大手温柔无比的抚摸着小萝莉因为哽咽起伏的后背。

    的后背。

    糖宝虽然没有哭,但是眼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了。

    因为倔强的隐忍着,所以才并没有哭出声来。

    顾墨琛温柔的诱哄着:“乖……爹地和你保证,回到运城市,爹地会每天都花时间陪着糖宝和妈咪的。”

    “真哒?”

    糖宝半信半疑的看向顾墨琛,嘟着小嘴儿说道。

    “可是大家都说爹地好忙的……而且还说爹地每天都有很重要的事儿要做……我担心……它们比我重要……毕竟……我需要花好多钱,妈咪就是因为要赚钱,所以经常不能陪在我身边。”

    简染因为糖宝无心之间说的话,美眸一怔,心尖莫名的颤了颤。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