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一章 秦穆技术真差【1更】

    包间内:

    慕晚试图将手中的红酒全数灌入秦穆的口中,看着男人薄唇抿起,一时之间,又使不上劲儿……

    导致了鲜红的液体洋洋洒洒的,洒的两个人身上到处都是的……

    秦穆:“……”

    shit……

    随着鲜红的液体倾洒在女人的身上,女人原本穿着白皙的衣服,此时此刻被液体浸染,衣服紧贴,勾勒女人完美的身形。

    秦穆很快感觉到自己喉结滚动。

    身体的血液开始炙热的沸腾之中……

    男人……原先是未经情事,洁身自好,如今沾了肉味之后……一日不吃……都紧绷的厉害。

    算算日子……

    自己和慕晚的上一次……还是5天前。

    秦穆眯了眯黑眸,意味深长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黑眸之中炙热的燃烧着火焰。

    慕晚:“……”

    唔,他到底喝了没有啊。

    慕晚睁大水汪汪,迷蒙的眸子,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蹙了蹙美眸,下一瞬,忍不住开口道:“哥们……你配和一点……成不?”

    秦穆:“……”

    自己被强行灌酒,现在……又被说让自己配合?

    秦穆眯了眯眸子……黑眸酝酿着暴风雨。

    但是慕晚却丝毫不知道,看着酒杯里空空如也,早就没有什么液体了,忍不住嘴角勾起一抹无比开怀的笑意。

    “唔……真好,秦穆答应我的……如果都敬完酒……那么那个秘书就没事儿了……我其实很喜欢那个秘书的……”

    一想到这儿,慕晚勾着红唇,小脸酡红的厉害,打了一个酒嗝,可爱极了。

    秦穆听闻女人有i额小委屈的话,当下黑眸闪过一丝暗光。

    自己……起初只是以为为难慕晚,让女人简单的轻抿一口就可以了。

    没想到,慕晚居然那么实诚……直接一口干了。

    自己是以衡量简染为衡量标准……来衡量她了。

    按照简染的小性子……多半是眸子泛着狡黠,她会想出一百种法子来使坏……让自己措手不及。

    但是显然……慕晚并不是简染。

    秦穆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慕晚……怎么可以和简染相提并论呢?

    “嗯……”

    慕晚醉酒之后,整个人有些无力,想要起身,但是却无力的跌落在秦穆的怀里,小手则是把男人当成浮木一般,紧紧地抱住自己面前的男人。

    “唔……抱着……”

    慕晚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弧度,很是满足,小手不老实的在男人身上一阵乱摸。

    唔……

    这个浮木,似乎还是热的。

    感觉很有手感啊……

    好喜欢啊……

    秦穆:“……”

    shit……

    自己被慕晚这么一阵乱摸,很快就感觉到身体一阵燥热了。

    秦穆神色一暗,伸出大手攥住了女人的小手,将女人的小手攥紧在手中,防止女人的小手再度作乱。

    ……

    保罗总裁看到慕晚醉酒,心里有些垂涎三尺了,听说这亚洲女人玩起来,格外的带劲。

    自己迫切的想要一尝芳泽了。

    “秦总,既然您的秘书喝醉了,不如我找个房间让她好好休息……这合作事后分寸的事儿啊……绝对是您七,我三……”

    秦穆:“……”

    他妈的老匹夫……

    秦穆嫌恶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黑眸之中满是凛然的寒意,直直的扫向自己面前的男人,随后嘴角勾起一抹讥讽。

    “保罗总裁,你的意思是,三七分成,前提是……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归你?”

    话语被说的这么直接,保罗总裁也并未有所尴尬,这些在欧洲的商界合作里,早就是司空见惯了。

    保罗脸色堆砌着笑意,忍不住色迷迷的开口道:“是秦总眼光好,这秘书选得好……合作多多益善啊。”

    秦穆:“……”

    这个男人,真的当慕晚是什么了?

    秦穆黑眸之中满是摄人心魄的寒意,随后将自己怀里的女人直接拦腰抱起。

    “抱歉……我对三七分成并未没有兴趣……我反倒是对保罗家族的生意感兴趣,不如,我全部收购,如何?”

    男人的话语很是野性十足……尤其是男人嘴角的棱角,更是让保罗总裁看得胆战心寒的。

    一时之间……也没有明白男人话语之中的深意。

    反应了好半响之后,才怔怔的开口道:“秦总,您是什么意思?”

    “嗯……直白一点来讲,我准备收购保罗的家族企业,让你破产……”

    保罗:“……”

    保罗整个人直接懵圈了。

    这个……是怎么回事?

    “秦总……您……”

    怎么……说风就是雨啊。

    刚刚两个人……明明交流的还不错啊……

    秦穆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全然吓成了龟孙,和刚刚色迷迷的男人判若两人,既然要死,不如自己让他死个明白。

    秦穆薄唇若有若无的勾起,俊脸完美的如同希腊雕塑一般,是造物者最完美的杰作。

    “保罗……我的女人……又岂是你能觊觎的了的……”

    说完,秦穆直接抱着醉意的慕晚向着门口走去,小心翼翼的不伤害女人受伤的右手。

    一旁的助手则是留下来善后。

    “保罗总裁……刚刚秦总抱着的是我们的夫人……也就是秦夫人……嗯……很遗憾,你刚刚可能瞎了自己的狗眼了……”

    助手在秦穆身边久了,也满满养成了毒舌。

    此时此刻,看着保罗脸色极差的模样,继续道:“那个……秦总一般说要受够呢,让对方破产……在3天之内可以完美搞定……这一次呢……当然也是如此,所以希望你不要做无意义的挣扎了……嗯,就是这样啦……我走了,再见……不对……收购这种小事儿呢,秦总一般来说是不会参加的,一般是我们这种做手下的处理啦……所以,明天见哦。”

    保罗总裁:“……”

    这个……是什么情况?

    保罗总裁直接懵逼了。

    刚刚……那个女人难道不是公关嘛?

    是大名鼎鼎……秦穆刚刚新婚的妻子嘛?

    自己……居然刚刚当着秦穆的面儿,言下之意要去睡秦夫人?

    保罗总裁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样的蠢事,整个人大为懊恼……

    ……

    车内:

    秦穆直接抱着慕晚上了车,慕晚有些意识混沌,整个人低喃着,因为声音太低,秦穆根本听不到。

    “唔……混蛋……”

    慕晚红唇抿起,吐着这两个字的谩骂,不用解释……秦穆也知道女人肯定是骂自己的。

    秦穆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凝视着身侧女人娇嗔的模样,黑眸闪过一丝深意。

    今天……自己输了。

    慕晚的确是一个人喝了不亚于两个酒瓶的红酒……

    “别乱动……我送你回酒店。”

    “唔……”

    慕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迷蒙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随后笑眯眯的开口道:“哥们……你长得真像我一个学长……唔……他会打篮球啊……很帅很帅的……”

    笑眯眯的慕晚像个孩子……和平日里冷清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时此刻……竟然有几分任性,让秦穆移不开视线。

    秦穆:“……”

    学长?

    打篮球……

    shit……

    秦穆忍不住爆了粗口,隐约觉得,自己现在戴着绿帽子。

    “嗯……”

    秦穆扯了扯唇角,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开车向着酒店方向快速的行驶。

    两个人的车厢内,女人气吐幽兰……而且美眸迷蒙……很是懵懂。

    这般模样,刺激男人体内的躁动印子,秦穆喉结滚动几分,伸出大手扯了扯自己颈脖处的领带,让自己感觉到没有那么燥热了。

    “唔……哥们……我那个学长啊……其实仔细一看啊,比你要帅很多呢……嘿嘿……”

    慕晚笑眯眯的自顾自的补充道。

    在自己心目之中……最爱恋的……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少年。

    其实……也并非如今被冠以东恒国际总裁的秦穆……

    如今身世显赫……事业有成的男人,如果让慕晚可以选择的话,慕晚更觉得……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

    秦穆:“……”

    shit!

    小爷怎么了?

    秦穆不悦了。

    自己他妈的好歹是运城市的黄金单身汉第一位……虽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顾墨琛已婚……

    此时此刻,居然被碾压了。

    打篮球的毛头小子……自己想要找的话,可以找一个十个几十个的。

    慕晚到底是什么眼神,居然说对方比自己帅?

    秦穆眯着眸子扫向自己面前面色酡红,像个孩子的女人……眸子越发的深邃了几分,眸子里满是危险的眸光。

    “嗯?”

    能让慕晚……连生命都不顾……

    自己的确是很好奇,这样的瘪三会是谁?

    “慕晚,你喜欢这个学长嘛?”

    秦穆耐着性子……不和醉酒的女人一般见识,试探性的开口问道……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唔……喜欢啊……”

    慕晚低喃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忽然沉浸在悲怆之中,哭了起来,双腿蜷着,放声大哭。

    很是可怜,像个孩子一般在嚎啕。

    “但是他不爱我……”

    不是不爱……

    甚至……都不知道生命之中,会有一个一个女人如自己一般,痴迷着他。

    这个才是暗恋的最可怕的地方……

    一颗爱着他的心,怕他知道……

    但是又怕他不知道……

    更怕他知道……却故作不知道。

    总之对于自己而言,是浩劫,让自己节节失守,溃不成军。

    秦穆:“……”

    秦穆闻言黑眸一怔,虽然是自己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女人的反应却在自己意料之外。

    没想到是个单相恋。

    尤其是女人将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在膝盖上,因为哭泣,肩膀更是一耸一耸的,可怜巴巴的模样,很让人心疼。

    “慕晚……”

    “唔……虽然他不爱我……但是我还是很爱他。”

    慕晚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红着眸子看向正在开车的秦穆……嘴角勾起一抹自嘲道。

    “唔……我就是这天底下最大的大傻瓜……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嘛?为什么……爱他那么难啊……唔,因为我压根就不敢追他……因为啊,他有自己心爱的人。”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秦穆深深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看着女人红着眸子,自言自语的模样,心头微微一怔。

    原来……这已经不算是单恋的故事。

    而是……一个暗恋的故事。

    暗恋比单恋,往往更伤人。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爱他,但是他却不知道。

    慕晚的性子摆在这儿……爱一个男人,自然是小心翼翼的藏好。

    秦穆眯了眯眸子,正在开车,试图抬手安慰一下自己面前的女人,可是抬手之后,又不知道该何处安置。

    慕晚则是咬着红唇,嘴角扯着酸涩的弧度……随后迷蒙的安静的趴在自己膝盖上……呼吸浅浅。

    秦穆看着女人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黑眸一怔……仔细一看。

    原来是……睡着了。

    慕晚的脸颊之上,还有未干的水痕……

    秦穆或多或少有些忍俊不禁……

    视线落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女人的睡颜很是香甜,精致的小脸完全素颜,很是细腻……

    尤其是刚刚哭完……美眸还有几分红肿……很是楚楚可怜。

    秦穆深深的睨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女人……

    如果自己和慕晚不是以结婚的缘由相遇……

    可能……两个人之间会毫无交集。

    因为两个人的个性天差地别。

    ……

    回到酒店之后,秦穆直接将副驾驶位置上的女人拦腰抱在怀里,向着电梯方向走去。

    慕晚睡得很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腾空抱起。

    只觉得自己在一个很温暖的胸膛之中……满满的都是温暖。

    唔……好想就这么睡着……不离开。

    ……

    秦穆抱着慕晚回到总统套房的时候,女秘书还在客厅等候着,看到秦穆抱着熟睡的慕晚回来,慕晚的右手已经被纱布包起来了,忍不住开口关切道。

    “秦总,慕小姐怎么样了?”

    “嘘……她睡着了……”

    女秘书:“……”

    天哪……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