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昨天晚上辛苦了【2更】

    房间内:

    慕晚迷蒙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对于男人的话,似懂非懂……

    最后……猛地就明白了。

    哎呀……证明技术啊……

    那最好了。

    慕晚笑眯眯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随后小脑袋像是捣蒜一般,激动的说道:“好啊好啊……那你快来吧……”

    说完……慕晚看向秦穆有些惊愕的模样,小声道:“对了,那你得轻一点啊……我怕疼……”

    秦穆:“……”

    shit!

    对方明明是一个喝醉酒的女人……

    秦穆偏偏别撩拨的毫无招架之力……对上女人迷蒙的眸子,白皙的脸颊,喉咙一紧,整个人更加难以抑制的蠢蠢欲动。

    “嗯……好……我保证,这一次……我会很温柔的……”

    “也不可以啊……温柔的话,不是没有效果了嘛?”

    秦穆:“……”

    什么意思?

    秦穆眯了眯鹰眸,听闻女人的话,神色一变。

    “莫非……慕晚,你喜欢简单粗暴的?”

    “也不是啦……就是……得会控制节奏啊……”

    秦穆:“……”

    秦穆之前也并不是什么经验丰富……也就是和慕晚只有那么一次……

    虽然一个晚上……折腾了一宿。

    但是经验值……刷了一部分,却并不是逆天了。

    控制节奏……得温柔,也得有力度……

    秦穆眯了眯眸子……整个人忍耐到了极限……实在是被女人撩拨的要忍不住了。

    “嗯……我尽量……”

    说完,秦穆准备俯下身子吻住女人嫣红的红唇,两个人的唇瓣快要无限接近的时候……

    秦穆猛地俯下身子,啃噬着女人的颈脖。

    自己……只是和慕晚要生个孩子而已,要和女人证明自己的技术到底有多好而已。

    “你……你要做什么?”

    慕晚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随后美眸清澈……认真的问道。

    “哥们……你不是要帮我捏脚的嘛?你为什么要咬我……”

    秦穆:“……”

    什么意思?

    捏脚?

    慕晚嘟着小嘴儿,恼怒的开口道:“你啊……感觉技术也不怎么样啊,咬的我好疼啊……”

    “慕晚,你要我帮你捏脚?”

    “对啊……不然呢……脚好酸啊……”

    秦穆:“……”

    得温柔不能太疼,但是太温柔也不见得有效果。

    秦穆现在终于能明了慕晚话语之中的深意了……

    整个人华丽丽的僵硬在了原地……

    shit!

    自己居然被一个喝醉的女人撩拨了,对方又翻脸不认账了。

    秦穆觉得……再也没有比自己更苦逼的人。

    “哥们……你要是不愿意就算啦……唉……好热啊……唉……可不可以找别人呢……”

    刚刚在酒局之上被红酒泼了,慕晚感觉到整个人身上粘稠的厉害,抬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丝毫都不知道自己露出大半的肌理……

    白皙如玉的肌肤在灯光之下,让男人无限的瞎想,更加是蠢蠢欲动,欲罢不能……

    秦穆眯了眯眸子……凝视着女人绝美的模样,喉咙多少有些沙哑。

    “谁说我不愿意了……慕晚……先做……做完……再捏,前提是你还有力气的话……我会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技术。”

    慕晚:“……”

    技术?

    现在捏脚的师傅也这么拼嘛?

    唔……

    好期待啊……

    慕晚睁大美眸,小声的嘀咕道:“好啊……技术不好,不给钱的啦……虽然我也并没有什么钱,嘿嘿……帅哥,可以赊账嘛?”

    “不用给钱……这个是夫妻之间的义务……”

    慕晚:“……”

    义务?

    慕晚美眸一怔,整个人有些混沌男人说的话,下一瞬,男人的薄唇重新落在自己的颈脖处,然后啃噬,摩挲。

    秦穆的大手也往下撩拨慕晚白皙的肌肤……俊脸因为隐忍的缘故,额头上遍布汗水。

    但是上一次……

    慕晚说什么……都是紧张的瑟瑟发抖……楚楚可怜的厉害,现在……秦穆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更像是孩子一般清澈如水。

    秦穆神色微微一动,其实这般模样,像极了糖宝。

    慕晚更多的时候就是太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了,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处事不惊的模样……淡淡的待在角落处不言不语……

    自己……也无法洞察女人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

    秦穆蹙着黑眸,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心生异样……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心底错杂交织。

    ……

    男人……是不能说不行的。

    而且,在有关技术好不好这样的问题……男人也是受不了任何一点质疑的。

    慕晚醉酒懵懂,只知道自己燥热的厉害,事后被男人抱着直接进了浴缸,原本是想要把女人直接放在浴缸里然后放水的,但是顾及到女人受伤的右手,秦穆将慕晚抱在怀里,然后放水给女人清洗。

    慕晚修长的双腿跨坐在秦穆的身上,藕臂也勾住男人的颈脖,迷蒙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

    “哥们……好累啊……”

    “嗯……技术怎么样?”

    秦穆黑眸微微一动,迫切的想要从女人口中得到自己表现不错的嘉奖。

    慕晚嘟着红唇,吧唧着小嘴儿,随后迷蒙的开口道:“累……”

    什么技术好不好……

    其实也没有什么概念。

    只觉得身子被碾压着……

    秦穆因为女人孩子气的模样,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浴缸里的水被放满,抬手抚摸着女人白皙光洁的后背。

    越发觉得……自己主动帮一个醉酒的女人洗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因为……对于自己的冲击太大了。

    尤其是慕晚的身形纤瘦,但是却是相当有料。

    自己……只是想要帮女人清洗干净……却发现……呼吸被撩拨的越发的浑浊,炙热。

    简直是堪称完美的身体曲线……

    秦穆眯了眯眸子……嗯……现在也算是在慕晚的危险期之内,自己……只是想要增加怀孕的概率而已。

    嗯……就是这样。

    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在自己心底产生了异样的感受。

    慕晚累极了,整个人无力的昏睡在男人的怀里,随后整个人被男人带入浴缸之中。

    尤其是一波一波缠绕在自己身体四周……在温热的液体安抚之下,慕晚感觉到没有那么疲惫。

    秦穆凝视着自己面前柔美的女人……心头微微一动,这个是第一次自己主动把女人抱到浴缸里洗澡。

    嗯……像是照顾孩子一般。

    女人的肌肤像是牛奶一般嫩滑,在静谧的灯光之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嗯,和男人粗狂的身材身材也是判若两人。

    秦穆心头微微一动,多少有些异样的感受……

    ……

    慕晚被秦穆抱着出了浴室,抱回大床的时候,已经是毫无力可言。

    只觉得……被猪拱了。

    有些不安分的要乱动,却被秦穆按在了怀里,诱哄着。

    “慕晚……你要是在乱动……嗯,会惹火上身的,明白了嘛?”

    “唔……”

    因为醉酒的缘故,慕晚美眸之上还有未干的泪水,整个人迷蒙的厉害。

    “好热……”

    真的很热……

    酒精在自己身体里愈演愈烈……

    慕晚思绪也混沌的厉害。

    秦穆:“……”

    “唔……”

    慕晚气吐幽兰,感觉到喉咙处翻滚的厉害,随后捂住唇瓣向着浴室方向快速的跑了过去。

    秦穆见状蹙了蹙黑眸,快速的跟了上去。

    浴室内……慕晚吐得昏天黑地,一片狼藉。

    shit!

    秦穆薄唇抿起,看着女人刚刚还是红润的小脸此时此刻变得有些煞白,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的后背,抚平女人的不舒适感。

    慕晚吐完之后感觉好了一些,懵懂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随后张开手臂。

    “抱……”

    秦穆下一瞬,感觉到喉咙一紧。

    ……

    慕晚一觉醒来的时候,蒙圈了好几分钟。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回到了房间里……

    但是房间里却弥漫着旖旎的因子……

    很像是缠绵之后挥散不去的炙热……

    慕晚:“……”

    头痛欲裂。

    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天上午,自己兴致来了,准备去写生,没想到却被女秘书将自己画板上的图纸松开……图纸随风飞动……自己去追……

    然后发生车祸……是秦穆救了自己。

    再然后警署……开除……

    然后是……医院……

    再然后,就是饭局。

    自己不断的喝酒喝酒再喝酒……

    然后就毫无意识可言了。

    慕晚:“……”

    酒后最常说的一个说法就是乱性,那么自己是不是乱性了?一想到这儿,慕晚吓得心惊肉跳的,下意识的抬手准备轻揉眉心,移动身子,自己的腰间却落着男人的铁臂。

    慕晚:“……”

    再度懵圈了。

    居然是秦穆。

    身子的异样分明是提醒自己,昨天晚上和秦穆有多疯狂啊……

    猛地,一些字眼窜入自己的脑海之中,慕晚几乎是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技术?

    啊啊啊……

    自己昨天晚上似乎是在男人面前说技术了。

    慕晚咽了咽口水,整个人完全呆滞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自己,打死都不会做出这么羞涩的事儿的……

    酒后乱性,自己果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可是……这般和秦穆醒来之后躺在一张床上,还是第一次。

    慕晚看向自己身侧熟睡的男人,整个人有些恍惚,秦穆的五官不算是温文尔雅的类型,轮廓很是凌厉,男人的眼睫毛很长……甚至……不比女人短多少。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