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三章 糖宝:舅妈生小妹妹【1更

    卧室内:

    慕晚一直垂下美眸……并未多言……小手却在攥紧,暗暗在想,自己要如何回答秦穆这个问题。

    自己……总不能开口告诉秦穆。

    那个打篮球的学长,就是他吧。

    慕晚嘴角抿了抿,良久之后,艰难的开口道:“嗯……是……学长而已……比较会打篮球,总是,也并不是什么名人,很普通的一个人,我说出名字来,你也不见得可以认识。”

    “慕晚,你在装傻,你明明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

    慕晚:“……”

    气氛,一时之间冷凝成冰。

    慕晚看着自己面前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深呼吸一口气,紧张的小手攥成拳头,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但是感觉到喉咙干涩的厉害,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晚,你爱他嘛?”

    “爱……”

    慕晚鼓足勇气,直接了当的抬眸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视线触及男人的俊脸,小手攥紧,每一次面对秦穆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总是小鹿乱撞。

    那种感觉……几乎是要把自己吞噬了一般。

    “我……很爱很爱他。”

    慕晚说完这句话之后,觉得耗费了自己莫大的勇气。

    秦穆:“……”

    秦穆嘴角勾起一抹讥诮,随后讥讽道:“是啊,爱他……可以为了他的素描……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了。”

    慕晚抿了抿唇,秦穆,你又可曾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你。

    “但是,慕晚,你的爱可真廉价……心里爱一个男人,但是却为了秦家少夫人的名声,嫁给了我……”

    顿了顿,秦穆阴鸷的话语继续在耳边响起。

    “甚至……你还为了抱住秦家少夫人这个地位……在我身下,委曲求全……在每个月的排卵期……和我做……”

    慕晚:“……”

    男人的眸光阴鸷的要杀人一般,说出来的话,更是残忍至极。

    慕晚听着男人的话,心惊肉跳的厉害,良久之后,低喃道:“嗯……不错……”

    秦穆把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了简染。

    把所有的残忍……刻薄都留给了自己……

    男人的刚刚那番话……全数都是在讽刺自己。

    让自己的心,一点一滴变得冷却下来。

    “但是……秦穆……你不是也是如此嘛?每个月的10号到20号,哪怕你多么不爱我,但是为了孩子,你还得来新婚别墅留宿。”

    慕晚鲜少反击……除非是自己忍无可忍。

    秦穆:“……”

    女人的美眸很是清冷,此时此刻,脸色苍白的凝视着自己……很是讥讽十足。

    这个女人,还真的以为自己在理了。

    明明嫁给自己做了秦夫人,现在心里还挂念着其他男人,是对于自己作为男人莫大的侮辱。

    秦穆黑眸冷冽成冰,大手攥紧慕晚纤细的手腕,厉声道。

    “慕……晚……”

    男人叫自己的名字,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出来的。

    察觉到男人的暴怒,以及男人攥住自己手腕的力道之大,几乎是要把自己攥碎了一般。

    慕晚疼得蹙眉……

    有一种……自己的右手已经受伤,自己的左手很快也要被男人捏碎了错觉。

    男人越是这个表现,越是可以说明……其实,自己说中了。

    秦穆很厌恶……每个月的排卵期,例行公事一般,和自己……做夫妻之间的事儿。

    “嗯?我在……那么……昨天我因为手受伤已经上药了,近期也没有必要再在一起睡,你为什么要碰我呢?”

    慕晚漂亮的反击,美眸睨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等着男人接下来的话。

    既然……不是以怀孕为目的。

    那么……碰自己是因为什么呢?

    难道是所谓的怦然心动……还是因为什么的所谓质疑男人技术的问题?

    秦穆:“……”

    秦穆被慕晚的问题一时之间问得有些语塞,薄唇抿起,大手的青筋暴起……几乎是恼怒的要血管爆裂了一般。

    秦穆嘴角若有若无的扯了扯……

    自己居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反击慕晚。

    对……为什么要碰她。

    该死的……

    自己总不能说,自己贪恋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碰了她之后,如果尝了罂粟,甘之如饴……想要一遍又一遍的品尝女人的滋味,欲罢不能吧。

    “慕晚……你是我的妻子……这个是最基本的夫妻义务……明白了嘛?”

    慕晚:“……”

    当然明白了。

    慕晚美眸一怔,下一瞬,男人冰冷阴鸷的话语在自己耳畔处响起。

    “其次,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需要女人来舒解**……与其在外面找不三不四的女人……找你来发泄我的**,合情合法合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嘛?”

    慕晚:“……”

    所以……用秦穆的话来说,自己只不过是泄欲的工具而已嘛?

    慕晚因为秦穆的话,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冷凝成冰,自己的脸色更是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

    没问题……当然没有问题了。

    慕晚嘴角尽是苦笑……看向自己面前男人阴鸷的俊脸,伴随着男人嘴角上扬的弧度,很是冰冷……

    慕晚心惊肉跳的厉害……

    “没有问题了……”

    秦穆完胜……

    和自己发生关系……无关乎其他,更多的只是发泄罢了。

    “慕晚……你已经是秦夫人了,我并不希望有任何新闻上负面的影响……既然那个打篮球的男人根本不爱你……我想,你也不至于主动送上门吧。”

    昨天秦穆印象很深的事儿,那就是慕晚说的,那个打篮球的学长,爱的是其他女人……

    而并非慕晚。

    虽然,这一点,秦穆真的很困惑。

    在自己看来……慕晚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均属于是不错的类型。

    唯一的,就是性格不太善于言辞……喜欢缄默。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问题。

    只可能是那个男人,眼光并不怎么样而已。

    慕晚:“……”

    他……居然知道?

    慕晚思绪有些混沌,秦穆如何知道的?

    除了是自己酒后胡言乱语,慕晚也想不出来其他的可能性了。

    主动送上门?

    秦穆是把自己想得有多么下贱呢?

    事实证明……自己似乎确实是如此的。

    当初……这秦家的婚事找上了自己,自己选择的是愿意……

    这算不算是主动找上门嗯?

    慕晚嘴角挤出一丝苦笑,一个人低喃道:“秦穆……你说……我爱他,要不要让他知道呢?还是……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喜欢就可以了?”

    秦穆:“……”

    shit!

    自己是她老公。

    虽然两个人的婚姻更多的是合作,但是听着女人如此直白的话语,秦穆难免有些恼怒,狭长的黑眸眯了眯,尽是危险的光芒。

    “嗯?”

    “暗恋本身……并没有错不是嘛?哪怕我主动找上门……我也只是……想要给彼此一个机会罢了……”

    如果……暗恋的那个人不说……不给彼此一个机会。

    那么那个被暗恋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很好,在这个世界里的某个角落,有个人爱自己入骨,入心脏了。

    秦穆:“……”

    慕晚此时此刻说话的语气很是荒凉……

    像是将自己心底最压抑的话拿出来说。

    秦穆神色一暗,这个模样的慕晚……自己鲜少可以看到,但是女人身上,总是若有若无,带着几分淡淡的忧郁在其中。

    但是……慕晚已经结婚了。

    秦穆薄唇抿起,对上慕晚暗淡的美眸,一字一句,认真道:“不要去……慕晚,他既然有喜欢的女人,那么你的爱,只会成为彼此的负担……”

    重点是……慕晚结婚了。

    秦穆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有任何不检点的地方在。

    慕晚:“……”

    成为彼此的负担。

    不要说……

    慕晚再度感觉到秦穆的话,重重的甩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慕晚心底荒凉一片,听闻男人的话,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谢谢你……我想我知道了……”

    慕晚……你就非得这么卑微,这么……带着期许嘛?

    难道你不知道,期许越大,其实心底的失望越大嘛?

    慕晚微微合上美眸,见自己心底的暗淡压下,低喃道:“我……想换衣服了,可不可以麻烦你出去一下……”

    秦穆:“……”

    女人身上不着一物,只有薄被,这般模样,楚楚动人……几乎是让自己无法离开视线。

    完美的身形,更是春光一片。

    秦穆心底现在他妈该死的嫉妒……

    没想到,慕晚心底居然藏着一个男人。

    “慕晚,谨记你现在的身份,你是秦夫人……我希望,以后不要看到你画板里除了我乱七八糟以外的男人素描。”

    慕晚:“……”

    慕晚听闻男人的话,嘴角无力的扯了扯唇角。

    “秦穆……不是你告诉我,我们俩只是合作……合作愉快嘛?怎么……秦先生……你要管得这么宽嘛?我并未过问你的私生活……那能不能请你也可以给我一点空间……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画画而已……”

    秦穆:“……”

    “你……”

    男人鹰隼一般的眸子很是阴鸷,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冷意,让人心生胆寒。

    两个人四目相对……危险一触即发,忽然慕晚的手机响起,是秦老爷子发来的视频电话。

    慕晚神色一怔,随后快速的穿上了睡衣,深呼吸一口气,确保自己神色无异之后,接通了电话。

    “喂……爷爷……”

    秦穆看到老爷子的电话之后,将俊脸之上的怒气压下,随后薄唇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陪在了慕晚的身侧,伸出大手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

    “爷爷……您怎么一大早就来打扰我们俩休息啊……这……不厚道啊。”

    慕晚:“…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