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二百九十一章 搜山,不留活口【2更】

    听了当年的真相之后!

    慕晚忍不住感慨,因为都说真相是残酷的,果然是这样。

    但是慕晚到底是局外人。

    不知道这圈子里的生活有多么的残忍,血腥。

    只是,刚刚秦穆讲诉和封冽封雷故事的时候是有血有肉的……

    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兄弟仨人的情深似海。

    慕晚很难想象,秦穆当初是用了多大的勇气,对着封雷开枪,直接一枪毙命。

    虽然这一枪打在封雷身上,但是秦穆身上的疼痛不会被封雷少。

    这么多年,斯人已逝,还沉浸在痛苦之中的是秦穆和封冽。

    ……

    慕晚抿了抿唇,无数话语在口中徘徊着,真正叫出口的,只有秦穆的名字。

    “秦穆!”

    秦穆听着女人一声呼唤,满满的都是心疼。

    “嗯。”

    虽然夜色之中,看不到慕晚的五官,但是秦穆抬手抚摸着女人的小脸,女人蹙着黛眉,满满的都是心疼。

    秦穆薄唇抿起,“小傻瓜……”

    喜欢自己的小傻瓜。

    当这个世界,忽然知道有那个一个人,像是小傻瓜一般喜欢着自己,不求被自己知道。

    秦穆满满的都是惊喜,以及对这个小傻瓜的心疼。

    都说男人疼爱一个女人的时候,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女人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疼爱的。

    慕晚勾起唇角,嗅了嗅鼻子,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哑声道:“这么多年,一个人一直守着这个秘密,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

    “嗯。”

    生命攸关。

    曾经的世伯就是最大的毒枭。

    自己多少兄弟都死在他的手上,他每一次的关心询问,并不是为了关心自己,其实都是为了打探情报。

    这该有多大的讽刺啊。

    而自己,一直都心底有个信念,势必要惩戒坏人。

    可是……当封雷付出生命为代价,求自己放过封军的时候。

    自己……还是妥协了。

    只要封军此生不再犯……自己会选择和封雷一起,隐瞒着封冽这个天大的秘密的。

    封冽不只是封军的弟弟,对于自己而言,更是自己的好兄弟。

    “对了,秦穆,这么多年,封军有没有找你麻烦?毕竟,封雷付出了生命。”

    “没有,我手上有证据,可以证明他就是老k,压制得住他,初期,他不敢动我,是看在我身后的秦家面子上,现在,则是因为我身后的东恒国际,日益壮大,更不敢和我公然挑衅。 ”

    毕竟,互相都不干预,那么可以息事宁人。

    但是,如果真的撕破脸来,封军其实也更像是与虎谋皮,不见得能讨得到便宜。

    听闻秦穆的话,慕晚点了点头,开始可以明白了。

    怪不得,封雷出事,封军和秦穆没有公然的激化矛盾了、

    慕晚小手攥紧,慕晚看向眼前的男人,心底是抑制不住的关切。

    秦穆薄唇抿起,冰冷讽刺的话语从薄唇溢出。

    “事实上,毒枭,最在乎的人永远是自己,所以,当初封雷保住了封军,封军声称收手,事实上,如今又想要卷土重来,封军之所以会盯上我,是因为发现封冽最近总是逼问我真相,他担心总有一天按照封冽持之以恒的性子,他的身份迟早会暴露的。”

    慕晚:“……”

    明白了。

    总之,男人之间的世界,需要权衡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是自己难以涉及的深意。

    慕晚伸出小手紧紧地抱住男人健硕的腰身,哑声道:“不管发生什么,我只希望你可以平安无事,我们明天可以得救。”

    “嗯。”

    秦穆抬起大手揉了揉女人的发丝,薄唇抿起。

    “怕嘛?”

    慕晚如实的点了点头。

    “等到明天天色好起来,封冽一定会派人来找我的对不对?”

    “嗯!”

    “封冽的个性,只要是盯上我了,一定会密切观察你我的动向的,所以,我们剩下来的时间只需要和封军耗,明白了嘛?"

    “嗯嗯。”

    慕晚重重的点了点头,漆黑的夜色之中,伸手不见十指。

    慕晚像是溺水的孩子一般,完全把眼前的男人当成自己唯一的浮木。

    “慕晚,如果……明天涉险的话,记得,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跑,封军最想抓的人是我,所以,我可以拦住他们一些时间,这样,你一个人出逃,又没有受伤,在封冽没有赶到的情况下,还有一线生机。”

    慕晚:“……”

    男人的话语隐晦,但是意思慕晚却可以听的明白。

    秦穆要自己把他撇下,然后一个人走!

    “不行!我要和你在一起,都说患难夫妻百日恩,我做不到撇下你一个人走。”

    秦穆:“……”

    傻瓜。

    秦穆喉咙哽咽的厉害,看着女人水汪汪的眸子满是澄净,黑眸微微一动,湿润了几分。

    “好,现在天色不早了,密林入夜的话,野兽和毒蛇也会跟着变多,封军派人搜寻我们的进度也会跟着变慢,所以我们这段时间是安全的,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嗯。”

    慕晚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身心均疲。

    入夜,更是寒意铺天盖地的袭来。

    因为担心秦穆的伤势,所以慕晚将外套披在了男人的身上,现在自己只能抱着男人互相取暖。

    一直以来,都是秦穆保护自己,现在自己能做出保护男人的事儿,慕晚心里是宽慰的。

    哪怕再危险的境地,慕晚依偎在秦穆的怀里,倾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勾起唇角,很快就入睡了。

    秦穆的怀里,永远都是自己最温暖的港湾。

    ……

    慕晚一觉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有雨滴滴落在脸上,蹙了蹙美眸,艰难的睁开眸子,就看着天空之中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雨了。

    下雨,对于秦穆的伤口愈合并没有什么好的帮助。

    慕晚蹙了蹙美眸,抬眸一看,竟然……身侧已经没有秦穆的身影了。

    慕晚脸色一变,整个人猛地从从地上坐了起来,昨天晚上自己盖在秦穆身上的外套重新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如今天色明亮起来,慕晚才看得清自己身上那么多的鲜血。

    全数都是秦穆……身上的,足以看得出来男人流了多少血。

    秦穆!

    慕晚紧张的头皮发麻,周围是空旷的森林,空无一人。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