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二百九十二章 蠢媳妇是自家好【1更】

    昆山密林之中。

    慕晚之前知道秦穆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只不过,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

    秦穆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夺下了其中一个人的枪,然后直接对准了另外一个人。

    秦穆用的是受伤的右胳膊,俊脸多少有些苍白。

    雨水倾洒在众人身上,两个特种兵看到秦穆的身影,脸色一变。

    “小穆哥……”

    被秦穆用枪指着的男人是之前与秦穆一遭参加训练的,只不过被封军买通,所以这些年退役之中一直跟在封军身边。

    之前在部队里的时候,和秦穆更是没少交集。

    “亏你还记得我,我以为……这么多年,你跟在封军身边,把本性都给磨灭光了。”

    秦穆嘴角泛着冷笑,薄唇抿起。

    “把枪丢了,把手举起来。”

    “你……受伤了。”

    受伤的右手,是无法抵挡住手枪的冲击力的,所以秦穆极有可能会伤了右胳膊,根本打不准,甚至子弹都发不出去。

    男人的目光是怀疑,秦穆嘴角勾起,左手牵制着自己身侧的男人,右手之中的黑色手枪则是瞄准男人胸口的位置。

    “如果你怀疑我精准度的话,可以试一下。”

    阿东:“……”

    阿东听闻秦穆的话,抿了抿唇,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对于眼前和神明一般的男人,自己自然是不敢怀疑。

    嗯,因为秦穆当初是a大队里出了名的神枪手。

    百发百中,而且精准度几乎是可以到达完美。

    “我再说一遍,把枪放下,嗯?”

    “小穆哥……你不敢开枪,因为……如果开枪的话,其他人会找过来的。”

    “阿东,我在a大队多年,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这枪是否消音嘛?”

    阿东:“……”

    阿东百口莫辩,看向眼前的秦穆,整个人头发发麻的厉害。

    慕晚则是站在秦穆的身侧,视线全数都在秦穆的右手之上,秦穆又胳膊子弹的位置虽然不深,但是也算是大面积创伤,所以,情况不容乐观。

    阿东还有犹豫之际,秦穆猛地开枪直接击中男人的右手手腕。

    “啊……”

    阿东疼得撕心裂肺,手中的手枪则是顺势掉在了地上。

    秦穆薄唇抿起,看向慕晚,低喃道:“捡起来。”

    “嗯。”

    慕晚第一次握住手枪,颤抖的接在了手心里。

    秦穆因为刚刚开枪,明显感觉到原本开始愈合不再流血的右手手腕又开始向外渗透鲜血了。

    慕晚咬了咬唇,时时刻刻关切着秦穆的情况,但是却不敢直接询问,担心引起男人们的怀疑。

    “阿东,如果不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上,你所做的这些事儿,足够我杀你百次都不止。”

    阿东闻言脸色惨白,雨水冲刷着男人的手腕,鲜血大量的涌出。

    “但是,自有法律制裁……”

    说完,秦穆猛地抬手,直接击中刚刚被自己牵制住的男人后颈脖,将男人打晕。

    ……

    秦穆打晕完自己身侧的男人之后,薄唇抿起。

    “小晚,把他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穿在身上。”

    “好。”

    慕晚现在选择百分之百无保留的相信秦穆,秦穆说完,慕晚立马抬手探向眼前的男人,小手解开男人胸前的扣子,然后脱下男人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秦穆抬起手枪指向阿东的额头,薄唇抿起。

    “脱……”

    阿东被秦穆冷冽的声音吓得根本不敢吱声,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解了下来。

    秦穆快速的换上,然后示意阿东把刚刚的男人拖在岩石后面,猛地用自己左手胳膊肘击中男人的后脑勺,让男人直接昏了过去。

    因为特种兵均是一米八以上,慕晚一米六几的身高穿着多少是有些累赘的。

    但是远观在下雨天是看不出所以然来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封军是安排2个人一队,多个小分队整片昆山在找我们。”

    “嗯!”

    “我们混成他们的人,浑水摸鱼离开,但是只能远观,不能近距离看。”

    在目前暴雨的趋势来看,现在这个算是捷径了。

    慕晚重重的点了点头,很是担心秦穆的伤势。

    秦穆则是利用空隙将两个男人身上的干粮包括通讯仪器全部没收,然后交给慕晚,进行简单的充饥之后,向着山顶步行走去。

    ……

    一路上,慕晚抬手搀扶着秦穆,让男人把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上,雨水越来越大。

    慕晚眼尖的看着秦穆走过的地方均是留下血迹。

    慕晚:“……”

    慕晚抿了抿唇,整个人的心也被刚刚的揪住,时时刻刻担心男人的情况。

    “秦穆,你怎么样,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

    慕晚听闻男人的话,当下红了眸子,嗅了嗅鼻子。

    “好。”

    现在这个情况很危险,对讲机内,可以听到低沉的男声一直不断的在往昆山内增加寻找自己和秦穆的人。

    所以,逃离虎口对于慕晚和秦穆而言迫在眉睫。

    ……

    “不好了,boss,发现阿东和阿森。”

    慕晚:“……”

    慕晚和秦穆对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

    看样子,刚刚阿东和阿森已经被发现了。

    “shit!”

    封军阴鸷的声音在对讲机那头响起,让所有人胆战心惊。

    慕晚则是多杀因为第一次听到男人的声音,紧张的有些蜷缩。

    秦穆抬手握住女人的小手,示意女人不要紧张。

    下一顺,对讲机内,封军冷冽的声音响起。

    “小穆,我知道你一定带走了阿东和阿森的通讯仪器,嗯,现在也正在听我的声音……好久不见,昨天你可是给了我一个大礼,我一车的特种兵可是挂在你一个人的手上,关键是你身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女人,都丝毫不影响你的发挥。”

    秦穆听着男人的话语,薄唇抿起。

    过去,封军看到秦穆最常说的事儿,小穆,你这小子,个子又长高了。

    小穆,你小子常来家里玩,我教你几招。

    小穆,下次任务在哪儿?嗯,危险嘛?

    秦穆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恶魔就在自己身边嘘寒问暖,套出自己的任务地点。

    自己竟然都未察觉,只是一直觉得他是不错的世伯,教会了自己很多擒拿术,顺带还教会了自己玩机械。

    “封叔叔,别来无恙。”

    秦穆直接握住对讲机,薄唇抿起,冷冽的黑眸满是肃杀和危险的气息。

    明人不说暗话。

    “你这小子,果然是有胆识……其他人要是知道我在找他,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你这小子,直接迎战,是来挑衅我的嘛?”

    “不敢,我只是奉劝和规劝,毕竟封叔叔待我不薄,可是给我昨天准备了两车的特种兵,嗯,今天还派出可能一个团都不止的人来寻我,没想到,我的面子那么大。”

    秦穆话语平静,洞察不出男人的真实情绪是什么,慕晚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小心翼翼扶着秦穆向着山顶走去。

    秦穆是在和封军拖延,利用封军掉以轻心的时候,趁机浑水摸鱼离开。

    “哈哈!你这小子可真的是我的噩梦啊,10年前,我的生意如日中天,没想到,居然栽在你一个毛头小子手上,我最器重的儿子,也是死在你的手上,我所有的生意链因为你全部都断了,我就只能坐吃山空立地吃陷!”

    “偏偏,你这小子,拿捏着我七寸,我还动不了你。”

    秦穆:“……”

    秦穆并未有其他情绪,听着男人的话,眯了眯精湛的黑眸,审时度势,大概判断了一下自己和慕晚的位置,薄唇抿起。

    “封军,你的平稳余生是封雷用命换回来了,你应该惜命。”

    “胡扯,我封军只相信命掌握在我自己手上!现在封冽不死心,一直追问你当年的事儿,小穆,我觉得我们得好好算算账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曾经是个军人,也是个商人,这样总是被人拿捏着七寸的滋味,不好受。”

    秦穆听着男人狂妄冷冽的话语,神色一冷,男人的话语之中是笃定。

    “嗯?”

    “对了,忘记告诉你,小穆,我之前可是秦老爷子麾下的得意门生,所以啊,今天我特地邀请秦老爷子来昆山看雨景,老爷子这么多年,一直因为封雷死在你的手上对我很亏欠的感觉,所以听我说邀请他了,立马……就来了,现在正在来的路上,我的手下告诉我,已经上山了,大概还有20分钟就到山顶了,嗯,我在山顶等你!不见不散。”

    秦穆:“……”

    慕晚:“……”

    秦穆和慕晚听闻男人的话,脸色一白。

    慕晚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秦穆整个人僵硬的厉害。

    秦穆黑眸彻底冷凝成冰,大手攥紧手中的对讲机,几乎是要把对讲机给捏碎了一般。

    “封军!你找死!”

    “你这孩子,怎么和长辈说话呢,我好歹是你曾经战友,最好的兄弟的爸爸,你的好伯父,秦穆,你身上很多东西都是我手把手教的,所以你最在乎的人,我最清楚了,这看似玩世不恭的秦三少,最在乎的,是自己的爷爷。”

    秦穆:“……”

    “所以,秦穆,你要是不来,可能……老爷子最后一面,怕是见不到了,因为……我就是送他归西,在他临死之前告诉他,他是死在他最疼爱的孙子手上。”

    秦穆:“……”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