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二百九十五章 回到画室,惊艳简染【2更

    求月票,求评价票,求书评

    


    你们懂的!

    


    捂脸,嘿嘿嘿……

    


    么么哒,下一章,秦三回来!然后就开始腻歪……暧昧……

    


    ------题外话------

    


    记录了秦穆从青少年时期一直到现在……

    


    因为满屋子里的画像,全数都是秦穆一个人的。

    


    简染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简染跟着慕晚走进去一看,脸色微微一变。

    


    到了画室,慕晚安静的走向内室,然后坐在了地板之上。

    


    简染小心翼翼的看着慕晚的表情,抿了抿唇。

    


    慕晚看着外面磅礴大雨,神色平静。

    


    运城大学内。

    


    ……

    


    简染知道秦爸爸秦妈妈很担心慕晚的情况,安抚两个人放下心,跟着慕晚一道坐上车回到学校。

    


    秦爸爸和秦妈妈看着简染开口说要主动陪着慕晚,这才放了心,简单交代简染一些情况。

    


    简染自告奋勇的陪着慕晚一道回去,因为担心女人的情况。

    


    好半响,慕晚才开口说自己要回画室。

    


    一个人在病房内,慕晚思绪混乱,脑子里所有想的都是和秦穆有关的事儿。

    


    所以抿了抿唇,只能作罢。

    


    慕晚知道情况的严峻,也看得出来秦升的眸子认真,肃然,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很是笃定。

    


    参与搜救的都是专业的特种兵,雇佣兵,慕晚一个人弱女子是根本上不了前线的。

    


    毕竟外面还在下磅礴大雨,情况不容乐观,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泥石流。

    


    喝完之后,气色好了一些,和秦升说自己准备去昆山,想要离秦穆近一些,再近一些,却被秦升直接否决了。

    


    慕晚在简染的威逼利诱下,硬是喝了两碗粥。

    


    ……

    


    奇迹会眷顾每一个人的。

    


    简染心疼的将慕晚揽入怀中,合上美眸,笃定道:“嗯,我也相信奇迹……”

    


    否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支撑的了多久了。

    


    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慕晚没有奔溃……

    


    “其实你们都不用安慰我,我没事的……我相信秦穆也一定会没事的。”

    


    “嗯,小晚……其实。”

    


    慕晚美眸带着笑意,但是笑意却有些虚无,简染很是心疼这个模样的慕晚,柔声道。

    


    “嗯,陪爷爷说了一宿的话。听他说了一宿秦穆的趣事,等到秦穆回来之后,我一定要问清楚。”

    


    “小晚,你脸色有些不好看,昨天晚上没有睡一会儿嘛?”

    


    摊上这么大的事儿,虽然永远都做不到感同身受,但是,秦穆出事,谁心里都不好过。

    


    简染小心翼翼的看着慕晚的情绪,看着女人还算平缓,微微松了一口气。

    


    慕晚听着简染的话,勾起唇角,低喃道:“唔。”

    


    “唔,送去幼儿园了,最近啊,老师总是和我反应情况,说太闹腾,太皮了,天天和其他小朋友得瑟自己马上要有个小弟弟了。”

    


    “染染,糖宝呢……”

    


    简染嘴角挂着笑意,但是眸子也是红红的,显然没有休息好。

    


    “小晚!唔,我给你带了汤和早餐……趁热吃,老爷子的那份我已经安排人给他送过去了。”

    


    简染只知道这个讯息,却不知道秦穆中了三枪,失血过多,其中一个子弹取出,另外两枚子弹并未取出。

    


    秦穆从山顶摔下,生死未卜。

    


    简染得知秦穆发生的事儿之后,也是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小手一直落在小腹之上,担心自己情绪太过于紧绷也刺激到肚子里的孩子了。

    


    所以在简染强势的追问之下,顾墨琛不得已才把真相说出了口。

    


    虽然顾墨琛口口声声说秦穆没事,但是动用了那么大的排场,自然是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第二天,慕晚回到病房接受检查的时候,简染则是挺着肚子来医院探望。

    


    ……

    


    “好。”

    


    “唔,爷爷,我不哭……因为我相信秦穆一定会没事的……”

    


    秦老爷子心疼的看着慕晚故作坚强的模样,开口道:“小晚,想哭的话就哭吧,这里没有什么人……”

    


    笑着笑着,眼泪水就从眼眶之中流了出来。

    


    听老爷子口述的时候,有欢乐,有诧异,更多的是哑然失笑。

    


    慕晚也是第一次知道男人居然会那么顽皮。

    


    老爷子给慕晚讲一宿秦穆小的时候的故事。

    


    慕晚一宿没睡,陪在老爷子的身边。

    


    ……

    


    所以,得争分夺秒的找到人,片刻都等不得。

    


    现在外面的暴雨那么大,哪怕秦穆幸运存活,既有可能遇到山洪这样的自然灾害,更有可能被活埋。

    


    秦升和秦平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秦爸爸看着秦妈妈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赶忙把秦妈妈抱在了怀里。

    


    “嗯。”

    


    秦老爷子听闻慕晚的话,看着慕晚柔中带强,赞许道:“好,对……现在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也相信秦穆,我的好孙子,是不会出事的!小晚,不愧是秦家的女人,我老头子没有看走眼!”

    


    慕晚美眸之中是认真和笃定,眸子里清丽逼人。

    


    “秦穆他能这么做,我很为他感觉到骄傲,您放心,现在还没有找到他,我一直相信他不会有事的……”

    


    更加是毋庸置疑的。

    


    慕晚认真的点了点头,孝顺是秦家每个子孙最基本要做的事儿……

    


    “爷爷,您别这么说,您没有对不起我,秦穆他救您是应该的。”

    


    慕晚原先坐在椅子上,听到秦老爷子这么说,赶忙站了起来走到了老爷子的身侧,慕晚的美眸红得厉害,泪水就像是没有干过一般,眼眸红肿的厉害。

    


    秦老爷子老泪纵横。

    


    “小晚呢,我……我对不起小晚啊。”

    


    秦老爷子虽然现在活着,但是痛苦的不如死了算了。

    


    “混账……我一个要埋黄土的人,让秦三来救我,我作孽啊……”

    


    “爸,您没事就好。”

    


    慕晚听闻老爷子的话,脸色白了几分,秦爸爸和秦升秦平则是有些为难。

    


    老爷子一边训斥秦穆,一边热泪盈眶。

    


    “那个臭小子,居然撒手了……说是降落伞无法负担两个人……”

    


    “胡说,他……他一定是出事了。”

    


    秦爸爸说着违心的话,下一瞬,就看到老爷子虚弱的吹胡子瞪眼睛道。

    


    “爸,您醒了?您没事就好……小三子……他在隔壁病房。”

    


    “小三子呢?”

    


    醒来的时候,声线沙哑。

    


    秦老爷子到了凌晨的时候,才幽幽醒来。

    


    ……

    


    慕晚嗅了嗅鼻子,泪水从眼眶滑落,秦家一家均是沉寂在低沉之中。

    


    “乖,苦命孩子。”

    


    秦妈妈红着眸子,听着慕晚如此明事理的模样,主动地来到慕晚的身侧,将慕晚搂入怀中。

    


    “好。”

    


    “我留在这里陪你们一块儿看爷爷醒过来,也等着秦穆的消息,我相信秦穆一定不会有事的。”

    


    慕晚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抬手缓缓地环抱住自己的胳膊,视线落在病房内戴着呼吸机的老爷子,嗅了嗅鼻子。

    


    “不用了,爸妈,我没有什么大碍,留在这边陪你们一起。”

    


    “好……”

    


    “老婆,你先扶着小晚去病房休息,这里有我们仨照顾老爷子。”

    


    抬眸看向秦爸爸,秦升,秦平均是脸色好不到哪儿去,自然是凶多吉少偏多。

    


    慕晚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

    


    那么秦穆在没有降落伞的情况下,岂不是……

    


    封冽和封军两个人在降落伞的缓冲下,落地还多处骨折,内出血。

    


    慕晚微微合上美眸。

    


    秦爸爸看着秦妈妈姗姗来迟,开口道:“小晚,你放心,顾先生还有我以前军区的同事,都会不遗余力的寻找小穆的下落,一有效果,会通知我们的。”

    


    “嗯。”

    


    “那……秦穆现在属于……失踪了嘛?”

    


    慕晚听着秦爸爸的话,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泪水毫无征兆的从眼眶之中滑落。

    


    秦爸爸哑声道:“是啊,因为……封冽和封军……两个人一同摔下,情况很不好……多处骨折,内出血,都在重症病房,我们家小穆,应该是为了救爷爷。”

    


    喉咙处哽咽的厉害,沙哑灼热。

    


    慕晚被眼前的噩耗刺激,好半响都不知道开口说道。

    


    慕晚:“……”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黑衣制作的降落伞不能支撑他和爷爷两个人的重量,所以中途小三撒手……让降落伞负荷爷爷的重量。”

    


    慕晚:“……”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