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堇颜 作品

第三百零七章 怎么不帮我脱【2更】

    秦穆卧室内。

    慕晚几乎是被男人以诡异暧昧的姿势压在沙发之上,两个人为艺术献身?

    什么嘛,明明是男人刻意的撩拨啊……

    慕晚心底对于秦穆满满的都是嫌弃。

    禽兽啊。

    慕晚试图缩回小手,但是小手却一直被秦穆紧紧地攥紧在手心。

    “嗯?不是想要我做模特嘛?怎么不帮我脱了?”

    慕晚:“……”

    秦穆一副脱吧,脱吧的表情,慕晚小脸爆红的厉害,多次试图小手从男人的大手之中挣扎开来,但是都被男人死死地攥紧在手心里。

    只要秦穆不撒手,自己压根就挣扎不开。

    慕晚小脸绯红一片,小声的开口道。

    “唔,爸妈都在下面等着……”

    “没事……他们会理解我为艺术而献身的……”

    慕晚:“……”

    禽兽啊。

    慕晚还想说些什么,整个人被秦穆紧紧地纳入怀中,男人用力之大,几乎是要把自己抱着揉进怀里一般。

    就这么依偎在男人的怀里,慕晚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满满的尽是幸福的滋味。

    “等到以后呢,有秦穆先生艺术献身的时候,咳咳,现在秦穆先生还得自重一点。”

    “嗯。”

    秦穆薄唇抿了抿,抬起大手揉了揉女人的发丝,看着女人柔白的小脸,很是精致,黑眸越发的意味深长。

    “我相信在慕晚画师的带领下,嗯,我会成为身价最高的模特……”

    慕晚勾起唇角,哑然失笑。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的到来,那么绝对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好!”

    ……

    小夫妻俩你侬我侬的,羡煞旁人。

    客厅内,秦老爷子眸子里满是笑意,秦爸爸和秦妈妈也尽是欣慰,新闻上,铺天盖地,全数都是对慕晚和秦穆爱情的祝福之音。

    众人纷纷感动落泪,一度微博话题更是达到榜首。

    慕晚再度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绘画能力,同时证明了自己有多爱秦穆。

    秦穆则是一度成为运城市最幸福的男人……

    ……

    三天之后,慕晚的画展结束,展示的2134幅作品全数卖出,均是以高价卖出,大部分的资金进行了捐赠,少部分的资金留给了秦穆用作东恒国际的资金周转。

    其实,画展之后,诸多商家均有和秦穆合作的意向在。

    所以,东恒国际的资金回笼俨然不是个问题。

    这一次,秦穆真切的体会到,一个“弱女子”到底内心有多么的强大。

    东恒国际一切恢复正常运营,慕晚白天的时候正常去学校里上课,晚上的时候和秦穆一块儿在新婚别墅腻歪。

    ……

    封军的案子因为考虑到社会的影响力,所以低调处理,将封军永远囚禁在自己的别墅里,相当于是软禁坐牢了。

    封冽在执行任务,抓老k的余党,不方便归家,所以秦穆自然是全权代理。

    ……

    封家:

    秦穆再度来到封家,恍如隔世。

    在封雷没有出事之前,自己经常跑到这儿和封雷封冽一块儿追逐打闹。

    在那个时候,无疑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了。

    多年未来,封家的摆设并未有什么变化。

    封妈妈还不知道封军的事儿,一直都是个全职的太太,对于封雷的死,心底多少是无法释怀的,可到秦穆来了,心里多少有些不是个滋味。

    “小穆,你来了……”

    “嗯,封妈妈,好久不见。”

    “是啊,的确是好久不见,你啊,好些日子没有来家里玩了,听说结婚了啊,新娘子是个很好的人,下次记得带来家里看看……”

    “好。”

    秦穆嘴角勾了勾,将手中带来的补品交给了手下人,薄唇抿起。

    “封叔呢,我找他有点事儿。”

    “一个人在书房呢,这些天啊,自从从医院出来,家里来了好多保全,他养伤的时候一直在书房里待着呢。”

    秦穆眯了眯精湛的黑眸,既然封妈妈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自然不打算提。

    作为封冽的兄弟,保护封妈妈也是自己的职责之内的事儿。

    “好。”

    ……

    秦穆来到封军的书房前,看到男人紧闭的书房,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后抬手敲了敲房门。

    “请进。”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多少有些疲惫,空无了。

    秦穆抬手推开房门,就看到封军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躺在躺椅之上,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多岁。

    从昆山山顶坠落,封冽替封军做了垫背,摔在了封军的身下,所以封冽的伤势比封军严重的多。

    封军在医院里简单修养一个星期,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封军听到门口推门声,抬眸看着房间门口出现的男人,扯了扯唇角。

    “小穆,你来了……”

    “嗯,封叔,别来无恙。”

    两个男人,彼此心照不宣。

    像是正常叔侄一般,完全看不出来,曾经两个人在昆山之上,还有一场恶战。

    封军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秦穆,看着男人嘴角挂着邪魅妖孽的笑意,看似玩世不恭,实际上却已经颇有城府,薄唇抿起。

    “坐吧……”

    “嗯,替封冽来看看你,他在外面执行任务,不太放心家里。”

    “这个孩子……看似对一切都漠然,其实最重感情了,最看重亲情和兄弟情了。”

    “我知道。”

    秦穆言简意赅回到了封军的问题,嘴角若有若无勾起一抹讥讽。

    封军早知今日,当初何必呢?

    要知道,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当初肆意妄为,为了一己之私。

    封雷也不会离开大家……

    封冽,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这么多年,因为老k枉死的兄弟们,可能还能常伴左右。

    ……

    封军毕竟姜还是老的辣,没有错过秦穆嘴角的讥讽,眸子闪过一丝幽深的暗光,极其凝重。

    “小穆,你赢了……你小子啊,有远见,有能力,有智谋,有胆识,是我这么多年,小看了你,如果早知道你小子这么厉害,当初,我应该选择你作为我的内应,而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小雷啊。”

    事已至此。

    多说无益了。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