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80章 孩子的父亲是我!

    夏冬手中动作一顿,端起茶杯,缓缓喝了一口,说道,“不瞒老夫人,他们确实是我的孩子。”

    “好你个夏冬,暗度陈仓的鬼把戏玩了一次又一次,真是诡计多端,狡猾如狐!”老夫人将茶杯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放,砰地溅起水花,厉色道,“他们是不是阿翰的孩子?”

    夏冬嘲讽地笑,“他们是不是百里翰的孩子,老夫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当初我还在产房,你们就抓走了我的姨妈姨父逼迫我,从我身边抢走了小翼,我当时生了几个孩子,您难道不比我更清楚?”

    “枉我当年看走了眼,还想撮合你和阿翰,没料到你挺着大肚子就逃到了日本……算了,往事我也不想提了,你既然否认他们是阿翰的孩子,那你告诉我,他们的生身父亲是谁?”

    夏冬咬着牙,沉默着。

    老夫人咄咄逼人,“说,他们的父亲到底是谁?”

    “是我。”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传了过来。

    老夫人侧头看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英俊的五官,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袍,睡袍微微敞开,露出结实的胸膛,他的双手环抱着肩膀,深邃的眼神,透着危险的神色。

    老夫人皱了皱眉,“你是谁?”

    夏冬大吃一惊,“深哥!”

    北堂深迈着挺拔的步伐走过来,坐到夏冬身边,自然而然地搂过肩膀,霸道地宣布,“我是夏冬的男人,北堂深。”

    夏冬嘴角抽了抽,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老夫人怀疑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移动,最后将探究的目光落在北堂深身上,“你姓北堂,北堂鹤一是你什么人?”

    北堂深淡淡道,“家父。”

    老夫人沉默了一瞬,缓缓道,“年轻人,你说你是夏冬的男人,那两个孩子也是你的种?”

    “您的耳力很好,记忆力也不错。”北堂深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嘲讽。

    老夫人脸色一沉,“年轻人,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嚣张。”

    北堂深面上毫无波澜,但是语气却加重了,“我的女人和孩子自然由我来保护,谁敢动他们一根毫毛,就算是拿整个山口组来抗争,我也在所不惜。”

    百里家在A市是很有势力,但是三口组也不弱,足以与他们抗衡,就算三口组在这里有地域性的劣势,但是北堂深有玉石俱焚的决心,这是老夫人没办法比的,她为了整个百里家,考虑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老夫人眼中的寒意渐渐消散,面容渐渐平和,说道,“说起来,我家老头子跟你父亲还是旧识,有你这么出息的儿子,他也应该安享晚年了。”

    北堂深知道她这是在示好,顺着她的梯子走了下来,微笑着说道,“难得老夫人还记得家父,只可惜家父在五年前已经去世了。”

    老夫人有很久没有关注过国外黑帮势力,咋一听说北堂鹤一去世,有些震惊,唏嘘地感叹了几句。

    北堂深陪着她聊了几句,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正题。

    老夫人抿了抿茶水,目光转向了夏冬,缓缓说道,“夏小姐,我上次说过的话,希望你还记得。”

    夏冬一派坦然,“当然,老夫人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还记得。”

    “那就好,老婆子也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

    “老夫人,我送您。”

    夏冬把老夫人送到门口,锁好门,回到客厅,看着北堂深,一言不发。

    北堂深唇角弯了弯,“夏夏,见到我,不开心?”

    夏冬有些头疼,“深哥,你来之前怎么不给我打声招呼,你这样突然出现,我有些措手不及。”

    他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为了给你和宝贝们一个惊喜呀。”

    夏冬无奈,走到他面前,将他微微敞开的睡袍拉紧,问道,“什么时候到的,吃过饭没有?”

    “刚下飞机不久,洗完澡,在你房间里休息,就听到你们回来的声音。”他摸了摸她的头,“是不是还在介意我说我是宝贝们的爸爸?”

    夏冬沮丧地耷拉着脑袋,“虽然有点介意,但是我也知道,如果不是你突然跳出来替我解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北堂深将她拉入怀中抱紧,声音低沉而磁性,“以后不用烦恼了,学会依靠你的男人。”

    “你还真当自己是我的男人了?”夏冬哭笑不得,捶了捶他的胸膛。

    北堂深挑了挑眉,“话都说出口了,总不能再收回去吧,我不光是你的男人,还是小宝和小乖的爹地。”

    “得得得,给你一点阳光你就腐烂!”夏冬推了他一把,岔开话题,“宝宝和乖乖早就念叨着你了,去看看他们吧。”

    “宝宝,乖乖,快出来看看谁来了!”夏冬敲了敲儿子和闺女的房门。

    “啊!深叔叔!乖乖好想好想你!”小乖欢呼着扑到了北堂深的怀里。

    “深叔叔!”小宝也扑了上去,俊美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你们两个小家伙,有没有乖乖听妈咪的话?”北堂深一手搂着一个孩子,和他们在沙发上闹腾在一起,夏冬看着他们,眼中的笑意浓的化不开。

    “妈咪,你不要站在那里,跟我们一起玩啊!”

    孩子们把她拉了过去,四个人玩起了游戏,欢笑声,尖叫声,在房间里飘荡着。

    晚上,夏冬亲手做了很多北堂深喜欢吃的菜,他们像一家人一样围在一起,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逗着孩子们,其乐融融。

    夜深了,该休息了,夏冬抱了一床棉被铺在客厅的沙发上,说道,“深哥,今晚你睡我的房间,我睡客厅。”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