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84章 这个男人不简单

    她脸上嘲讽的笑容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想堵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于是,他突然将她拉入怀中,吻上了她的唇。

    美好的味道,让他沉沦其中,深深不可自拔,最初的目的已经变了,他享受着吻她的感觉。

    不知道是谁先抚摸上了对方的身体,他们缠绵着滚到了床上,百里翰虽然已经醉了,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突然很想放纵一次,没有强迫自己压制。

    他觉得很奇怪,每次和云芊在一起,动情的时候,他会在最后关头克制住,没办法要她,为什么他会自然而然地深入地拥有夏冬?

    就像两个孤独的灵魂,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他们喘息着,呻吟着,整个室内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这一次,百里翰先醒过来。

    他的怀里躺着全身赤果果的夏冬,他揉了揉眉,有些头疼。

    昨晚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是他主动的。

    就在百里翰头疼不已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大力地撞开了,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闯了进来,他的身后是阻拦不及的保镖。

    百里翰迅速扯过被子盖住夏冬,看着闯进来的人,眸子里燃烧着灼灼怒火,“把他弄出去!”

    北堂深看到床上那一幕,暴跳如雷,箭步往前冲,保镖们听到百里翰的吩咐,不要命地扑上去阻拦北堂深,接过被他几拳头揍趴下了。

    百里翰也没有闲着,迅速穿好衣服,抬腿挡住北堂深致命的一击,北堂深一击不中,再度出拳,凌厉的拳风袭来,短短几分钟,两人就过了数十招。

    “百里翰,你这个混蛋,我要你的命!”北堂深恨得咬牙切齿,双眼血红,狂暴而嗜血,招招狠辣致命。

    百里翰第一次碰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丝毫不敢大意,抿着唇,眼中透着沉冷的光,“你和夏冬是什么关系?”

    “你不配知道!”北堂深一拳挥向他的鼻梁骨,“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已经伤得夏夏这么深了,怎么还忍心伤害她?”

    百里翰伸手挡住他的拳头,脸上冰冷一片,“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她!”

    两人的手臂架到了一起,他们的势均力敌,硬碰硬地对峙着,一个冷酷霸道,一个狠辣绝情,用眼神厮杀着对方,强大的气势笼罩在他们两人身上,闻讯赶来的邵天晟看到他们厮杀的场面,示意保镖退下,他缓缓走到两人身边,说道,“两位,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谈,这副样子,吓到夏冬可就不好了。”

    百里翰和北堂深同时侧头,看向了床上的夏冬。

    夏冬躲在被子里,用被子将头紧紧地蒙着,她没想到会被深哥看到这一幕,她好难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只好像鸵鸟一样,躲了起来。

    北堂深怒火更加蓬勃,恨不得将百里翰生吞活剥,“夏夏,是不是这个混蛋逼迫你的?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夏冬恨不得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她咬了咬牙,将被子从头上拉开,清晰地吐出几个字,“深哥,放开他。”

    “夏夏?”北堂深不敢置信地看着夏冬。

    夏冬坚定的迎着他愤怒的目光,重复了一次,“深哥,放开他。”

    “砰”的一声巨响,北堂深一拳头砸在了百里翰身边的玻璃桌上,桌上瞬间裂开一道裂缝,北堂深恶狠狠地瞪着百里翰,似是要瞪出一个洞来才放心,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百里翰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被北堂深抓乱的衣服,即便如此,他的动作也是高傲而尊贵的,没有丝毫狼狈的痕迹。他看着夏冬,淡淡道,“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夏冬慌忙道,“不用了,让我们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吧!”

    百里翰深深地看了她一样,从容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夏冬和北堂深两个人。

    夏冬立刻感受到了强大的低气压,就像大山一样,压得她几乎不能呼吸,她缩了缩脖子,干巴巴地说道,“深哥,你能不能出去一下。”

    北堂深薄薄的唇紧紧抿着,眼眸深沉得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骇人的阴冷。

    她怯怯地,又叫了一声,“深哥……”

    北堂深身体僵了僵,握了握拳,努力克制住怒火,尽量平静的说道,“好,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

    浴室里,夏冬看到镜子里自己满身的狼藉,特别是脖子上的青紫痕迹,哭丧着脸,快要哭出来。

    磨磨蹭蹭清洗完,她裹着浴袍走出浴室,发现床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套洋装,然后,她听到北堂深敲门的声音,“夏夏,我让人买了一套衣服,就放在床上,你试试看。”

    “嗯,谢谢你,深哥。”

    夏冬换上洋装,穿在她身上非常合身,就像是专门为她设计的一样。

    不过,脖子上的痕迹很明显,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尴尬地别扭地拉开门,几乎不敢看等在门口的北堂深。

    北堂深视线落在她脖子上的痕迹上,瞳孔骤然一缩,脸上顿时刮起冰冷的风暴,他握着拳头,强忍住满腔怒火,脱下身上的外套,轻轻地披在了她的肩膀上,勉强遮住了那些刺眼的痕迹。

    “走吧,我们回家。”北堂深就像平时一样,想要牵她的手,被她轻轻避开了。

    北堂深的手,失落地落在半空。

    夏冬是因为内疚,所以避免与他接触,北堂深却误会了,还以为是百里翰伤害得她特别深,让她没有安全感……

    北堂深心骤然一痛。

    除了心痛,还有对百里翰的刻骨恨意。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