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86章 北堂深的求婚

    小宝摸了摸下巴,“给我半小时时间,我会查出他的IP地址。”

    说完,他就埋头苦干,继续想办法攻破对方设下的陷阱,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挥洒着汗水,得到了答案,“视频地址是英国伯明翰。”

    “小宝,干得漂亮!”北堂深高兴地揉了揉他的脑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

    北堂深打了几通电话,和托马克取得了联系,托马克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调动了大批人手搜索“杀人鲸”的相关信息。

    虽然经过一晚上的努力,网上所有的视频都删了,所有媒体也打过招呼,该禁止的报道都被禁止了,但还是有不少对夏冬不利的风言风语,就连同事们看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

    但是夏冬丝毫不在乎,该上班上班,该接送孩子就接送孩子。经过五年前的那场洗礼,她已经具备了良好的心理素质==

    北堂深按捺不住了,他捧在手心里疼了五年的女人,怎么忍心让她受这么大的委屈。于是,他策划了一出让百里翰暴跳如雷的剧目。

    总算熬到下班,夏冬揉着眉头,北堂深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夏夏,我在楼下等你,今晚带你去个地方。”

    “啊?好,我马上下来。”夏冬火速收拾东西,抓过手袋往楼下走。

    还没进电梯,百里云打来电话,“夏夏,我已经在你楼下了,你忙完了赶紧下来。”

    夏冬一愣,“狐狸,你这是要接我回家?”

    百里云发笑,“我的目的很明显,不是吗?”虽然视频的事情已经处理掉,也没有大批记者围堵她,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她。

    夏冬呼了口气,“狐狸,谢谢你,不过我已经约了人了。”

    “男的女的?”百里云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立刻竖起全身的毛。

    “……男的。”

    “他叫什么名字?”百里云立马暴跳如雷地大吼。

    夏冬耳朵被他震得嗡嗡响,“北堂深,一个日本的朋友。”

    百里云气哼哼地骂,“北堂深?就是那个暴发户?夏夏,日本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不要被他骗了!”

    夏冬抹汗,“狐狸,你担心太多了,我和他已经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

    老朋友?百里云更加有危机感了,恨不得立刻从电话里爬出来爬到夏冬面前,揪住她的耳朵将她拽回去,咬着牙哼唧,“夏冬,你当真要去?”

    夏冬已经在电梯里面,单手掩着嘴巴,压低声音说道,“狐狸,我现在在电梯里面,不方便讲话,先挂了啊,拜拜。”

    “等一下,喂——”

    电话里只剩下忙音,百里云气得咬牙切齿,好啊,你个死女人,竟然敢挂我电话!

    百里云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坐在汽车里面守株待兔,决定先北堂深一步将夏冬扛到车里,直接打包带走!

    夏冬出了大厦,怕被百里云发现,就像做贼一样,用包包挡着自己的脸,一边跑一边找北堂深的车,没跑几步,手臂就被人拽住了。

    她吓得一惊。

    北堂深有些心疼,还以为她还在担心那些记者,柔声道,“想什么呢,我在你背后都没有发现?”

    “没事没事,我们赶紧走吧!”夏冬担心百里云突然从某个角落里窜出来,赶紧拉着北堂深往他的汽车走去。

    坐上汽车,夏冬掏出手机给百里云发了个短信,“狐狸,谢谢你来接我,不过我今晚有事,不能和你一起走。”

    百里云刚看完短信,看到一辆宾利从面前开了过去,驾驶室里坐着的正是夏冬和北堂深,立刻发飙了,那倒霉的手机承载了他的怒火,被扔出了车窗外,被后面驶过的车辆碾得粉碎。

    北堂深带她去的是五星级的大饭店。

    脚下铺着红地毯,两边摆满了空运过来的进口玫瑰,头顶上悬挂着一盏巨大的心形水晶吊带,一位英俊的钢琴师弹奏着优美浪漫的音乐。

    一名穿着燕尾服的英俊侍应生领着他们两人,在大厅里面,唯一的那张餐桌坐下,夏冬看了看周围,好奇的说道,“奇怪,怎么都没有人……”

    北堂深笑而不语,因为他已经将整个酒店包了下来,他不想被人打扰。

    醇美的红酒缓缓倒入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北堂深端起酒杯,眉眼间洋溢着宠溺的笑意。

    夏冬也端起酒杯,笑着与他碰了碰杯。

    他们吃的是法国菜,菜一道道的上,很费时间,夏冬单手撑着头,笑道,“深哥,这里很漂亮,没想到你还这么浪漫。”看惯了他的硬汉形象,突然看到他浪漫的一面,好惊奇。

    北堂深故意皱了皱眉,“怎么?我在你的眼里,一直都是古板僵化的人么?”

    夏冬调皮地笑,“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很明显,你就是这个意思。”北堂深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宠溺。

    终于到了最后时刻,侍应生端上来最后一道菜,揭开盖子,是一个红色的天鹅绒盒子。

    北堂深打开盒子,一颗巨大的钻石戒指,晃得人眼花,他单膝跪在夏冬面前,深情地注视着她,“夏夏,请你嫁给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夏冬太过震惊,虽然北堂深一直对她很好,甚至连叶思琪也开玩笑说他在追求她,但是她一直把他放在兄长的位置,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事情。

    她哆嗦了一下,慌张的站起来,动作太过猛烈,差点撞翻了椅子,她慌乱地说,“对不起,深哥,我不能要……”

    北堂深浑身一僵,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自顾自地牵起夏冬的手,直接将那枚钻戒套在了她的中指上。

    “深哥,你不要这样!”夏冬想要抽回手,但是被他握得紧紧的。

    北堂深很坦然的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落下轻柔的一吻,“夏夏,我给你考虑的时间,在这期间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