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92章 小乖病情稳定

    “她皮肤白得不正常,很轻易就会发烧,皮肤破了口子会流血不止,她不能快跑,因为会心悸,会头晕,会乏力……我把药放在装维生素的瓶子里,骗她是维生素,吃了会快快长个子,每次带她去医院检查,都会骗她是去医院玩耍,而那些检查仪器,就是玩游戏的机器……每次我上班,都会胆战心惊,怕她发生意外……”夏冬捂着脸,痛苦地诉说着。

    北堂深蓦然将她抱住,紧紧搂在怀里,“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一个人承担了这么多?”

    “因为我害怕,我不想让你担心……深哥,我好怕,怕来不及救乖乖,她就是我的命啊,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夏冬在他怀中抽泣着。

    “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只有一个办法,”她从他怀里抬起头,脸上满是泪水,“那就是怀一个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用孩子的肚脐血救她。”

    北堂深浑身一僵,大脑快速的闪过什么,“所以,你会和百里翰……”

    “是的,这就是原因……”夏冬擦去脸上的泪水,露出诡异的笑容,“深哥,我已经成功了,我怀孕了。”

    就如同被雷劈中,北堂深脸上的血色瞬间褪了个干净,身体僵直着,一动不动。

    她眼神狂热,“我终于可以救乖乖了。”

    北堂深抓着她的手腕,后背一阵阵发冷。

    不应该计较的,他爱她,也爱孩子们,明知道她是迫不得已,为什么还要计较?

    可是,他的心该死地抽痛着,痛得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就是这个女人,她有点傻,故作坚强,总是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悲伤,那么瘦弱的肩膀,怎么能承担千钧重担?

    他紧紧抱着她,梗着嗓子,一字一顿,说道,“孩子生下来,我就当他是我的骨肉,绝对不会亏待他。”

    夏冬趴在他的怀里,哭得更大声。

    在医院,是一片悲情气氛,而在百里老宅,却是喜气洋洋。

    晚餐的时候,百里翰公布了自己的打算,他要和苏云芊结婚了,具体的日子由两家人商量后再决定。

    除了百里翼,所有人都持支持态度,特别是百里老夫人,高兴地直叫好,“你们的爱情马拉松终于有了结果,我们大家都替你们高兴,你爷爷也非常高兴!”

    说着,老夫人侧身拍了拍旁边百里老太爷的手背,“老头子,阿翰要娶媳妇儿了,你高不高兴?”

    老太爷眼神带着一点迷茫,但是看到老夫人笑得这么开心,他也呵呵地笑了起来,直点头,“高兴,高兴。”

    百里云端起酒杯,意味深长地笑,“哥,云芊,祝贺你们。”

    “谢谢。”百里翰和苏云芊也端起了酒杯,两人相视而笑。

    百里翼心里非常不爽,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两只小拳头紧紧攥着,垂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对周围的声音充耳不闻。

    啊啊啊,明明他把讨厌女人放在酒瓶里的春、药换成了安眠药,他们怎么还是发生关系了?

    不行,他不能让这个女人成为他的妈咪!他一定要想办法破坏!

    ……

    夏振声回到家,已经将近十点。

    客厅里空空的,黑黑的,没有人为他留灯。

    卧室的灯还亮着,妻子还没睡,但此刻,他却不想见她,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属于他的书房。

    从秘密抽屉里取出前妻和女儿的照片,不由得老泪纵横,手指颤抖地抚摸着前妻的面庞,心底的愧疚如同潮水一样将他紧紧包裹。

    照片中的女儿,稚嫩的脸颊带着天真无忧的笑容,他泪眼朦胧地低语,“夏夏,爸爸真是该死,是爸爸对不起你们母女俩……”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夏振声慌忙摸去脸上的泪水,将照片压在厚厚的书本下面,清了清嗓子,“进来。”

    苏星辰手中端着一只白色的小碗,推门而入,“爹地,我来给您送宵夜。”

    夏振声勉强笑了笑,“是星辰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呢?”

    苏星辰将小碗放到他的面前,嘟着嘴撒娇,“爹地,您没回家,女儿哪里睡得着啊?您今天忙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妈咪很担心您呢。”

    “在画室里指导学生画画,一不留神,就错过了时间,是爹地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哦,是这样啊……爹地,我先回房了,您也早点休息。”

    苏星辰一进门就发现他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哭过,知道他有事情瞒着她,她的视线敏锐的扫过书桌,发现发黄的照片一角从书本下面露了出来,脑中迅速闪过夏振声秘密珍藏的那两张照片!

    他这么伤心,又晚归,会不会和夏冬有关?

    苏星辰心头有了疑惑,便多长了个心眼,开始留意起他的一举一动。

    医院,高级病房。

    昨天晚上十点多,林希豪过来接走了叶思琪和妞妞母女俩,北堂深让江岛将小宝送回家,自己陪着夏冬在小乖身边守护了一晚上。

    “妈咪……”夏冬连做梦都梦见女儿在叫自己,蓦地一下惊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北堂深的怀里,两人相拥躺在陪护病床上。

    “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北堂深早就醒了,摸了摸她的头,她眼神惊慌失措,额头满是汗水。

    夏冬“嗯”了一声,不想说她梦见小乖病得很严重,头上柔柔软软的头发都掉光了……

    她从北堂深的怀里爬了起来,下了床,隔着玻璃看着病房里面的女儿,她还在昏睡着,小小的脸颊,苍白得毫无血色。

    “不要担心,医生刚才已经检查过,说乖乖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今天就可以苏醒过来。”北堂深走到她身边,柔声安慰,“你如果不放心,就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