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158章 非良善之辈

    老夫人缓了缓气息,“啪”的一巴掌拍在他手臂上,眼泪哗啦呼啦掉,“你说你这臭小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还以为你当爹了,考虑事情会更加稳重,却还是做出这种让人生气的事情!”

    “奶奶,您别激动,小心气坏了身子,有什么气,你都冲着我来,我皮糙肉厚,不怕揍。”百里翰替她抚着后背,说着软话哄她。

    老夫人气呼呼道,“我揍你有什么用?你真要让我消气,就去跟云芊道歉,赶紧跟她和好!”

    “曾奶奶,爷爷,奶奶,爹地……”谁也没有察觉,小翼突然出现在客厅门口。

    “翼宝贝,你怎么来了?”

    老夫人连忙招了招手,小翼走到她面前,扬着小脸,可怜巴巴道,“曾奶奶,您不要责怪我爹地。”

    “翼宝贝,曾奶奶没有责怪你爹地,只是在跟他谈一些事情。”老夫人将她抱到自己腿上,摸了摸他的头,“你怎么过来的?”

    “我让司机叔叔送我过来的。曾奶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所以就过来了,您不会怪我吧?”小翼将小脑袋趴在她怀中,脆生生地说道。

    “哟,你这个小调皮,敢一个人从家里出来,怎么不担心曾奶奶怪你,现在倒知道担心了!”疼爱的小曾孙在老夫人怀里撒撒娇,她心里的气也就平了不少,掐了掐他柔嫩的脸颊,说道,“想起什么事了,还专门跑过来一趟。”

    小翼一双大眼无辜地看着老夫人,小脸微微鼓了起来,惹人怜爱极了,“我想那天晚上是怎么滚下楼梯的了。”

    老夫人心下一惊,“怎么的了?”

    小翼顿了顿,说道,“我之前无意间听到云芊阿姨跟别人打电话,对方好像叫什么教父,我那天晚上跟云芊阿姨一起上楼梯,我就问她,教父是谁?云芊阿姨好像很惊慌,叫我不要乱说。我就骗她,我说我知道教父是谁,她就,她就把我推下了楼梯……”

    小翼脸上满是恐惧,小身躯还颤抖了起来,害怕地抱住了老夫人的腰,“曾奶奶,我好怕……”

    老夫人惊愕不已,将他紧紧抱住,拍抚着他的后背,“小翼,你是不是搞错了,云芊怎么会推你下楼梯呢?”

    小翼猛地将头抬了起来,明亮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曾奶奶,我没有搞错,我也没有撒谎,真的是她把我推下楼的。”

    “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老夫人不敢置信,云芊一直对小翼很好,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要是别人说出来,她肯定不相信,可是小翼,他从来不会撒谎的……

    百里翰此时心情很复杂,他一直想要搞清楚小翼滚下楼梯的真相,可是等到得知真相的时候,他的心,比谁都痛……

    白锦绣和百里雄也被震住了,白锦绣摇着头,“我不相信,小翼,你是不是不想云芊成为你的妈咪,所以撒了谎?”

    “我没有!奶奶,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小翼气鼓鼓地说道。

    百里翰揉了揉眉头,沉声道,“妈,小翼没有说谎,我那天晚上,在楼梯口听到了小翼和云芊的对话。”

    “难道你也看见了云芊将小翼推下楼梯?”白锦绣对苏云芊这个未来媳妇很是满意,自然也帮着她说话,“还有,那个教父是谁,为什么云芊听到他的名号会惊慌?整件事情,完全就是莫名其妙!”

    “妈,我虽然没有看到云芊将小翼推下楼,但是我相信小翼不会说谎!”百里翰看着现在的母亲,就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对苏云芊偏听偏信,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

    “妈,教父是A市杀手组织的中间人,云芊为什么听到他的名号就慌张,为什么小翼会听到她跟教父联络,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难道还不够清楚吗?”百里翰不想将夏冬的事情牵扯进来。

    白锦绣仍是不愿相信,老夫人脸色一白,她比白锦绣理智,当然也比她想得更加深远。联络杀手组织中间人,还能做什么,要么是叙旧,要么是买凶杀人,如果是前者,云芊不必要那么惊慌,如果是后者,那就证明她并非表面上看起来这般良善贤惠。

    既然并非良善之辈,那么她就很有可能做出将小翼推下楼,以杀人灭口的事情。

    老夫人可以接受百里家的女人心狠,否则怎么能撑起整个百里家?但是心狠只能是对外人,不能对自家人!

    如果苏云芊真的做出伤害小翼的事情,那么她就不能进百里家的大门。

    老夫人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却没有急着定下结论,抬眼看向百里翰,“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跟云芊分手的?”

    百里翰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小翼却不肯轻易放过苏云芊,他扯了扯老夫人的衣袖,说道,“曾奶奶,听说云芊阿姨怀孕了,不是爹地的孩子……”

    “小翼,别胡说!”白锦绣厉声呵斥,“你才多大点儿孩子,什么怀孕不怀孕的!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没得说出去,败坏了云芊的名声。”

    “我没有胡说……”小翼眼泪汪汪,可怜极了。

    老夫人最见不得小翼伤心,“好啦,锦绣,小翼还是孩子,好好教就是了,你这么大声嚷嚷做什么?”他摸了摸小翼的头,说道,“小翼,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那天爹地和云芊阿姨吵架,我听到了。”小翼委屈地说道。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