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203章 还爱吗?

    “你现在方便接听电话吗?”

    “我正在车上,送小家伙们去幼稚园,怎么了?”

    叶思琪顿了顿,“等你方便了,再打给我吧,我等你的电话。”

    “哦,好。”夏冬从来没有听到过她情绪这么低沉过,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十分钟后,夏冬将两个小孩子送到了幼稚园,在学校里面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在树荫下给叶思琪打电话。

    叶思琪声音闷闷的,“夏夏,我怀疑老林有外遇了。”

    夏冬其实早就在担心这件事,听她这么一说,并没有多震惊,反而很冷静,“叶子,老林的为人我们都知道,先把事情查清楚,说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样。”

    “夏夏,我从他的衣服上发现了一根长头发,他的衬衫背后还有口红印……”叶思琪开始抽泣,“还有,我昨晚跟踪他到了医院,发现他跟白美薇动作也亲密。”

    夏冬眉头一蹙,“等等,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口红印为什么会留在背后?”

    叶思琪哭得更大声,“说不定她是从背后抱住他,留下来的。”

    夏冬心疼地说道,“叶子,你先别哭了,这样吧,等我们见面了再说,我马上去你家里。”

    夏冬马不停蹄地赶到叶思琪家里,叶思琪眼睛红肿,就算是化了淡妆,还是掩盖不住满脸的悲伤,夏冬心疼不已,二话不说,将她抱了个满怀。

    “先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思琪将林希豪夜不归宿,以及自己发现蛛丝马迹的事情,都详细地讲述了一遍,夏冬听完之后,皱了皱眉,问道,“老林说他住在院长家里,你有没有问过院长?”

    “没有……”

    “你知道院长家里的电话吗?”夏冬决定要将事情查清楚。

    叶思琪翻了半天电话本,翻出院长家里的座机,夏冬示意她拨打过去。

    是院长家里的仆人接听的,叶思琪简单的几句套问,就把事情问清楚了,林希豪那晚并没有在院长家里歇息,而白美薇那晚也没有回家。

    “所以,他们那晚,是真的在一起吗?”叶思琪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别着急,就算他们在一起,也不一定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夏冬抱住她,“叶子,听我说,不要再猜测了,直接问老林,让他告诉你那晚到底发生过什么。”

    “不,我不敢,如果他们真的……那我该怎么办?”她眼中噙着泪水,紧紧抓着夏冬的手,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夏夏,你告诉我,如果他真的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叶子,你先冷静一下,你看着我的眼睛,”夏冬扶着她的肩膀,“你告诉我,你还爱林希豪吗?你爱他吗?”

    她泣不成声,“我怎么会不爱他,我爱了他八年了。”

    “那如果他真的出轨,你愿意原谅他吗?你还能跟他一起生活下去吗?”这个问题,夏冬是在问叶思琪,其实也是在问自己。

    “我……我不知道,我要好好想一想……”叶思琪和林希豪都是彼此的初恋,从来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前任来搅乱过他们的感情,一路走来,他们都很幸福,从来没有遭遇过波折,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容忍他的背叛。

    “叶子,咱们不哭了,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好不好?”

    叶思琪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好,我们出去走走,在家里,我只会越来越胡思乱想。”

    今天天气不错,没有毒辣的太阳,吹着小凉风,走在街上也很舒畅。

    她们喝咖啡,逛商场,看电影,转了不少地方,叶思琪虽然在笑,但夏冬看得出她笑容有些勉强。

    夏冬建议,“思琪,要不要我陪你去喝一杯?”

    “不用了,你怀孕了,就别再去酒吧那种嘈杂的地方。而且,现在时间差不多,你应该去接孩子了!我也要去接妞妞了。”

    夏冬笑了笑,“那好吧,我先送你到妞妞的学校。”

    叶思琪没有再客套,笑着答应。

    夏冬将她送到妞妞所在的小学门口,没有再多说什么,怕勾起她的伤心事,和她拥抱了一下,然后分别,将车开到幼稚园,然后接了孩子们回家。

    客厅里很热闹,全家人都在。就连百里雄和百里翰也提前从公司回来,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

    小宝一溜烟地跑进去,礼貌地向长辈们问了好,一屁股坐到妹妹身边,小乖笑嘻嘻地掏出手绢,替他擦脸上的汗水。

    小翼跟夏冬一起走进来,也向长辈们问了好,看了一眼小乖身边的位置,一边坐着爹地,一边坐着小宝,他粉嫩的脸颊鼓了鼓,难怪小宝那家伙跑那么快,原来是为了抢位置。

    他哼了一声,径直走到百里翰身边,仰着小脸,咧开嘴,露出可爱的小白牙,“爹地,你坐到那边去好不好?可以跟妈咪坐在一起。”他指了指对面空出来的沙发。

    百里翰唇角勾了勾,摸了摸他的头,“好,这个位置让给你了。”

    “谢谢爹地!”百里翰刚一起身,他一屁股坐了上去,像是担心被人抢走了。

    “翼哥哥,跟爹地抢座位,羞羞脸。”小乖咯咯地笑,软乎乎的小手指在自己脸上比划着,做出羞羞的动作。

    小翼俊美的小脸红了红,不自在地扭头,“我才没有抢座位呢,我是制造机会让爹地和妈咪在一起。”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