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216章 不欢而散

    一家人正围着餐桌吃晚饭,沉重的脚步声传来,百里云穿着睡衣,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睡意朦胧的双眼,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他就像没有看到众人异样的视线,径直走到洗手间洗了手,坐到餐桌边上,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管家,帮我盛一碗粥。”

    白锦绣脸色很难看,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淡淡道,“阿云,你先洗漱整理一下再吃饭。”

    百里云狭长的眼睛半眯着,就像还没有睡醒,打了个哈欠,懒懒道,“可是我饿了。”

    白锦绣怒气蹭地一下冒了起来,将筷子往桌面上重重一拍,“你看看你这副样子,像什么话?”

    “不好意思,我喜欢这样。”百里云懒洋洋地回话,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白锦绣正要发飙,百里静拉住了她,柔声道,“妈咪,二哥喝醉了,你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嘛。”

    百里雄皱了皱眉,缓缓道,“阿云刚从美国回来,你就不能有点好脸色。”

    白锦绣怒火中烧,少爷没有个少爷样子,就像没有教养的人一样,她不过是提醒了几句,怎么就变成她的错了?

    她气得手都颤抖了,要不是百里静紧紧握着她的手,低声劝慰着,她真想与百里雄大吵起来。

    “妈咪,别生气了,我帮你盛饭,好不好?”

    白锦绣深呼吸,将那口气忍了下去,硬邦邦地说道,“算了,气都气饱了,我不吃了。”

    她把椅子往后一挪,冷着脸上了楼。

    百里静想要上楼看她,老夫人淡淡道,“孙媳妇,你上去看看你婆婆。”

    夏冬“嗯”了一声,特意盛了一碗粥,把留给百里云的那份菜也端上,径直上了楼。

    闹了这么一出,大家的胃口都不怎么好了,只有百里云吃得津津有味。三个小家伙很快吃完饭,百里翰也放下了筷子,老夫人说道,“阿翰,你带三个小宝贝去楼上。”

    等他们走了之后,饭厅里只有老夫人、百里云、百里静还有百里雄他们四个人了,老夫人又看向百里静,“小静,你也上楼看看你妈咪。”

    “嗯。”直到现在,百里静才看出来,奶奶是故意将他们大家都支开,估计是有话要跟二哥说。

    饭厅里很安静,百里云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淡淡道,“奶奶,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老夫人脸色一变,声色俱厉地说道,“百里云,你今天大闹教堂,搞得大家都来看我们百里家的笑话,还有没有将这个家放在眼里?”

    百里云嘲讽地勾了勾唇,“你们不也一样,没有把我这个私生子放在眼里么?”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老夫人气得胸脯剧烈地起伏,“你说说看,我们这些年缺你的吃穿用度了吗?阿翰有的,你哪样没有?”

    百里云冷笑,“大哥是长子嫡孙,拥有家族的继承权,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怎么能跟他相比?而且,我也不稀罕那些东西,就算是满足了我的物质需求又怎样,你们从来没有给过我像家人一样的关怀!”

    百里雄脸色一变,厉声呵斥道,“阿云,你在胡说些什么,还不赶紧向你奶奶道歉!”

    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孽障,你这些年做的糊涂事还少么?哪一件不是我们在背后帮你擦屁股?”

    百里云嘲讽地笑,“那只是因为你们怕丢人,怕我这个私生子丢整个家族的脸面,才不得不帮我处理那些麻烦。”

    如果真的关心他,不会在他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床前关心,连唯一疼爱他的爹地,都因为老夫人和白锦绣的脸色而不得不对他收起关怀。

    如果真的关心他,不会将刚刚成人的他送到美国,不闻不问。

    如果真的关心他,就不会在他堕落吸毒的时候,全是指责和恶骂,没有一丝一毫的安抚。

    老夫人气得快吐血。

    百里雄重重一掌拍在桌上,“阿云,你给我闭嘴!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他本想让宠爱的儿子说两句软话,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哪知道他竟然强硬地与老夫人对抗,简直不像话!

    百里云垂着眼眸,凉薄地笑,笑声带着无尽的苍凉,“既不爱我,为何要生我,养我?”

    百里雄浑身一颤,所有责备的话都卡在喉咙,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老夫人手指颤抖着,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吐出一个字。

    她缓了片刻,才平复过来,神色严厉地说道,“从今日开始,夏冬就是你的大嫂,我不管你以前有什么心思,以后都给我规规矩矩收起来!”

    百里云薄唇紧抿着,没有吐出一个字,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也遮住了他冰冷的眼神。

    这场谈话,不欢而散。

    百里云走到二楼楼梯口,刚巧遇到夏冬从三楼下来。

    从回家之后,夏冬就一直在逃避他的眼神,她不敢注视他愤怒、痛苦交织的眼神,现在与他狭路相逢,已是避无可避,她挤出一丝笑,“你回来了。”

    百里云紧紧握着双拳,声音冷入骨髓,“你和大哥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她咬了咬唇,低声道,“对不起。”

    她迈步欲走,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说过和百里翰不可能,为什么要嫁给他?”

    “你先放开我!”夏冬已经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急得用力挣扎,低声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先放开我!”

    “你怕他们看到我们现在这副样子?哈哈哈——”他放声大笑,笑声风狂。

    她听到脚步声更加急促了,他却紧抓着她的手腕不放,急得眼眶发红,压低声音道,“狐狸,我求求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他冷冷地盯着她的眼眸,她眼中渐渐蒙上水雾。

    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拐角处,还差两级台阶,就会看到站在楼梯口的他们,在他登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百里云松开了夏冬的手腕。

    “阿云,你在这里做什么?”百里雄面色不善地盯着百里云和夏冬。

    夏冬眼中充满了祈求。

    百里云淡淡道,“还能做什么,恭喜大嫂和大哥新婚之喜呗。”

    “谢谢。”夏冬勾了勾唇,诚挚地道谢。

    他自然明白,她谢的是什么。他眼神一冷,再也不看她,径直上楼。

    见百里雄眼神带着怀疑,夏冬微微一笑,“爸爸,妈妈已经消了气,现在小静在陪她。”

    百里雄点了点头,“你也辛苦了,回房休息吧。”

    总算是回到自己房间,夏冬身心俱疲。

    她后背紧紧靠在房门上,叹了口气,她这次狠狠地伤了狐狸的心,他一定不会原谅她了。还有深哥,看到他身体恢复,看到他肯出席婚礼,她真的很开心,希望他早点忘记自己,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浴室里面的水声停了,百里翰推门而出,看到夏冬靠在房门上发呆,唇角弯了弯,轻笑道,“老婆,你站在这里,是想偷窥我洗澡么?”

    “呃……”夏冬震惊,“才不是,你,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啦!”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