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278章 大叔,这是绑架吗?

    帝皇幼稚园,学校门口停了很多轿车,有许多富家太太或者老爷爷老奶奶站在学校门口等待自家的孩子。

    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停靠在离校门最近的位置,透过半开的车窗,可以看到后座上坐着两名穿黑色西服的男人。

    叮铃铃的放学铃声响起。

    一群小孩子从校门口走了出来,家长们看到自家的小孩,招手叫着孩子的名字,孩子便飞快地朝着家长跑去,一时热闹不已。

    凯迪拉克里面坐的人认真盯着校门口,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待人群散得差不多,两个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小家伙,背着相同的小书包,悠闲地走出了校门口。

    “行动!”汽车里面,有人叫了一句。

    两名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快速打开车门,飞快地跑到两个小孩身边,一人一个将他们抱了起来,再以极快的速度返回汽车.

    汽车狂飙而出。

    小宝和小翼分别被那两个男人抱在怀中,小宝黑漆漆的眼珠滴溜溜一转,望向小翼,小翼也正在看他,两人唇角同时扬了扬。

    小宝仰着头,打量抱住自己的男人,他浓眉大眼,长得有点像蜡笔小新,“小新大叔,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男人粗粗的眉毛皱了起来,什么叫小新大叔……

    他沉声道,“小鬼,如果你老老实实听话,我们不会伤害你。”

    “哦,”小宝眨了眨眼,偏着头问,“小新大叔,这是绑架吗?”

    “小鬼,你再啰嗦,我就把你的嘴巴封起来。”浓眉男已经有些不耐烦,小孩子就是麻烦,所以他不喜欢绑架小孩。

    小宝连忙用小手捂住嘴巴,可怜巴巴地眨眼,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不啰嗦了,小新大叔,你千万不要封我的嘴巴。”

    “哼哼”浓眉男冷笑了两声,不再搭理他。

    小翼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汽车内部,加上他和小宝,总共五个人,一名司机,两个绑匪。抱着他的这个男人面无表情,看起来木讷呆滞,不过眼神却很犀利,隐藏着杀伐之气。

    小翼捅了捅他的手臂,“木头大叔,你能不能把我放下来,你的手臂箍得我好难受。”

    木头大叔……

    木头男眉头微不可见地动了动,薄唇一掀,淡淡道,“我的手臂和绳子之间,你可以任意选择一个。”

    小翼一脸懵懂,“木头大叔,我不懂你的意思诶。”

    木头男低头,紧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道,“意思就是,如果我把你放下来,就要用绳子绑住你的手脚,听懂了吗?”

    “哦哦哦”小翼使劲点头,“我懂了,绑住手脚很不舒服,木头叔,还是麻烦你抱着我好了。”

    司机突然说道,“老沙,将这两个小鬼的眼睛蒙起来。”

    浓眉男咳嗽了一下,说道,“不用了吧,他们五岁都不到,什么都不懂。”

    “以防万一,这两个小鬼可不是普通小孩,聪明得很呢!”

    “那好吧。”名叫老沙的浓眉男从口袋里掏出两根黑布条,一根自己握着,一根递给身旁的同伴,“木子,这个给你,给小鬼绑上。”

    小翼和小宝同时爆发出笑声,小翼揉着笑疼的肚子,断断续续说道,“木子,木头大叔,这个名字好适合你哦!”

    “你给我闭嘴!”被两个小鬼嘲笑的木子恼羞成怒,一巴掌拍在小翼的脑袋上。

    小翼“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嚎叫声吵得人耳膜嗡嗡作响,小宝已经被老沙在眼睛上蒙了黑布条,虽然看不见,但是听到小翼的哭声,他也立刻像是被传染了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一个小孩哭闹还可以忍受,两个人一起扯着嗓子哭号,简直就像魔音入脑,几乎要将车内的三个大男人逼疯了。

    老沙额头青筋直跳,大声吼道,“别哭了,再哭我立刻将你们扔到河里面喂鱼!”

    “哇哇哇——”

    该死的,哭得更大声了。

    司机皱着眉,抬高了嗓音,“老沙,木子,把这两个小鬼的嘴巴封住!”

    老沙木子二人立刻撕了胶布封住了两个小孩子的嘴巴,哭声戛然而止,三个大男人总算松了口气。

    两个小东西眼睛上蒙了黑布,嘴巴上封了胶布,脸颊上还沾染着泪水,看起来就是典型的被绑架的模样。

    一个小时之后,一行人抵达一座废弃的工厂,老沙和木子将两个孩子弄出汽车的,提着他们的后衣领,将他们拖到工厂里面。

    在厂房二楼,教父穿着黑色大衣矗立在栏杆旁边,他冷眼盯着楼下大厅,小翼和小宝已经被捆了手脚,分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面,他们嘴上都被贴上了胶布,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黑布条已经被眼泪打湿,摸样甚是可怜。

    教父冷漠地挥了挥手,老沙点了点头,扯掉了两个小孩眼睛上的黑布条,露出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接着,他又撕掉了他们嘴巴上的胶布,刺痛感让他们俩尖叫了起来。

    小宝害怕地瑟缩着,可怜巴巴地说道,“大叔,你说过不会伤害我们的,快点放我们回家……”

    小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地面,像是已经吓傻了。

    教父唇边勾起一抹阴狠的弧度,之前有消息说百里翰的两个儿子很聪明,他还以为他们有多了不起,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普通的小孩,遭遇绑架,也会害怕,哭泣,呵,正合他意。

    老沙蹲到孩子们面前,脸上露出狼外婆一般慈祥和蔼的笑容,“你叫小翼,你叫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