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399章 番外 这是我的朋友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李多宝放声痛哭,“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在我的眼里,你就像我的亲生父亲一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恨你,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啊,走啊!”

    伤心,痛苦,恐惧,许多负面情绪在她的心里交织,发酵,最终迸发,她崩溃地痛哭,用力将赵德业推开,赵德业踉跄地后退了几步,怔怔地看着痛哭流涕的李多宝,“多宝,对不起,我真的是一时糊涂……”

    “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李多宝捂着嘴巴流泪,撇下愣愣站在原地的赵德业,到饭厅去照顾母亲王霞脸上的血迹已经擦洗干净,被赵德业打肿的地方越发明显,李多宝咬着嘴唇,心疼得直掉眼泪,百里云揽了揽她的肩膀,说道,“多宝,家里有医药箱吗?”

    “有,我马上去取。”李多宝擦了擦眼泪,火速跑到房间将医药箱取出来。

    百里云用纱布替王霞的头部做了简单的包扎,然后用酒精给她脸上的伤口消毒,做好这一切,救护车已经赶来了,护士将王霞抬上了担架车,百里云和李多宝也跟着上了车,赵德业畏畏缩缩地也想跟来,百里云沉着脸说道,“多宝和她的母亲都不想看到你。”

    “砰”车门紧擦着赵德业的鼻子关上了,他猛然颤了一下。

    救护车内,医生替王霞做着简单的检查,李多宝忐忑不安地问道,“医生,我妈妈情况怎么样?”

    “外伤不是很严重,到医院之后,再做一个头颅CT检查,看看是否有内部损伤。”

    “谢谢医生。”

    “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百里云握了握她的手,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白皙的脸颊上印着几道清晰的手指印,他心疼地问,“脸上的伤还痛不痛?”

    她勉强笑了笑,“没事了,一点都不疼。”

    “痛就说出来,在我面前,不需要伪装自己。”百里云松开她的手,从自己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支药膏,拧开盖子,说道,“靠近一点,我帮你擦药。”

    李多宝心虚地瞄了一眼救护车里面的护士和医生,低声道,“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百里云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将药膏抹在指尖,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抬着她的下巴,她脸上一烫,下意识地往后缩,他低声道,“别动,很快就好。”

    李多宝悄悄瞄了一眼四周,医生和护士都很认真地照看她的母亲,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就在她分神的瞬间,他的手指很温柔地落在她的脸上,一点一点,将药膏缓缓揉进皮肤。

    “好了。”他抚了抚她耳边的发丝,微微一笑。

    她抿了抿唇,“你怎么在口袋里面还藏了药膏?”

    “特意留给你用的。”他刚才忙着替她妈妈处理伤口,没来得及帮她擦药,所以在救护车抵达的时候,他顺手将药膏放进了口袋。

    李多宝心里被浓浓的暖意所包围,她凝望着他深邃的眼眸,微微笑了笑。

    救护车很快抵达医院,王霞被送进检查室,百里云陪着她在走廊上等待,她时而不安地抬头,看一眼检查室,就像惊弓之鸟一样,他既心疼又怜惜,握紧她的手,默默地鼓励她,安慰她。

    护士将王霞从检查室推出来,李多宝和百里云立刻迎了上去,“医生,我妈妈怎么样?”

    医生笑了笑,“没有内伤,头部的外伤休息两天就会好起来,你们现在可以到病房陪病人了。”

    “好的,谢谢,麻烦你了!”李多宝终于放了心。

    百里云帮王霞办理了高级病房,护士将她送进病房之后,叮嘱了两句,就离开了。

    百里云抬手看了看时间,还差十分钟到十二点,还来得及。

    李多宝看到他的动作,连忙道,“你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定很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眉眼弯了弯,“我在这里陪你,你闭上眼睛,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她愣了愣,莞尔一笑,乖乖闭上眼睛。

    百里云从西装口袋摸出一个东西,伸手在她脖子后面动了动,低声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李多宝垂眸看着自己脖子,一条漂亮的铂金项链,吊坠是一把精致小巧的钥匙,这把钥匙上面还镶嵌了几颗碎钻,在灯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看这里。”百里云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她抬头看他,只见他的脖子上也戴了一条相同款式的项链,不同的是,他的吊坠是一把小巧的锁,他薄唇微翘,眼眸满是笑意,深情款款地说道,“多宝,这把情锁,代表了我对你的忠诚,钥匙交给你,我只允许你一个人开启我的心灵。”

    李多宝定定地看着他,抿着唇傻笑。

    百里云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傻丫头,听了这么精彩的表白,为什么不感动得投怀送抱呢?”

    她脸上笑容更胜,眨了眨眼,“闭上眼睛,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好。”百里云乖乖闭上双眼,他长长的睫毛覆盖在下眼睑上,卷卷翘翘的,就像挥舞着翅膀的蝴蝶,高挺的鼻梁在柔和的灯光下投射出完美的阴影,性感的薄唇高高翘着,带着几分俏皮。

    李多宝踮起脚尖,缓缓靠近他,越是靠近,她的心跳越快,蜻蜓点水般,飞快地在他唇瓣上啄了一下,羞涩地背过身去。

    房间里很安静,她几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不敢回头看他。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