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406章 番外 绝望的一幕

    夜已深。

    百里云上身赤/裸,腰部围着浴巾,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

    他走到沙发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既没有未查看短信,也没有未接电话,心里空落落的,今天是李多宝的母亲跟那个人渣离婚的日子,她说要陪在母亲身边,他想给她们母女独处疗伤的机会,所以就没有去她家看她,害得他这一天都过得不舒爽,总觉得缺少了很重要的东西。

    门锁咔嚓响了一声。

    百里云猛然抬头望去,房门打开了,李多宝穿着一条橙色的裙子站在门口,她站得笔直,就像一尊雕塑,愣愣地看着他,痴傻了一般。

    “多宝,你怎么了?”百里云急迫地向她冲了过去。

    李多宝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奔到他怀中,头靠在他光/裸的胸膛上,声音带着一丝哽咽,“阿云,你是真的爱我吗?你会一直对我忠诚吗?你会不会欺骗我?”

    百里云知道她一定是因为母亲离婚而受了刺激,双手环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抱住,光洁的下巴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蹭了蹭,柔声道,“多宝,我爱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忠诚,永远不会欺骗你。”

    眼睛酸酸涩涩,她眼睫毛微微一动,泪水便涌了出来,“永远是多久?”

    百里云捧着她的脸,凝视着她的眼睛,神情肃穆,宣誓一般说道,“永远就是比我的生命多一天,只要我活着,你就是我唯一所爱的女人。”

    他柔和却坚定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撞入她的心间,因继父背叛母亲而产生的对爱情的怀疑渐渐消散,她破涕为笑,弯弯的眉眼溢满了明朗的笑容。

    见她重新展露出笑容,百里云唇角也勾了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地说道,“来之前怎么不跟我打电话,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她抽了抽鼻子,秀气的眉头微微一皱,“知道啦,人家就是突然想你了嘛……”

    百里云唇边笑容更胜,“唔,这句话我爱听。”

    他微微俯首,在她脸颊上吻了吻,在她耳边低语,“今晚就不要回去了……”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她浑身微微一颤,脸颊又滚烫起来,她心虚地垂眸,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双手抵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肌肉的纹理感受得一清二楚,手掌下他的心跳很快,跟她的一样快……她瑟瑟地收回手,害羞地垂着头,咬着唇低语,“不可以,我们要等到结婚以后。”

    他的大手在她头发上用力揉了揉,低沉的笑声似是从他的胸膛深处发出来,磁性极了,“小傻瓜,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天太晚了,不要再来回折腾,就在我这里睡一晚上,当然,如果你这么迫不及待,我们今晚就可以洞房。”

    “你欺负我!”李多宝闹了一个大红脸,撅着小嘴,冲着他的胸膛轻轻捶了一拳。

    他扬了扬眉,唇角带着坏笑,“我怎么会欺负你呢,我疼你还来不及,很明显,是某些小傻瓜想歪了哦……”

    李多宝跺了跺脚,捂着脸颊,“你别说了,你再说,我不理你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笑意,“好啦,不开玩笑了,今晚你睡客房,我绝对不会趁机骚扰你。”

    他们虽然已经谈了几个月恋爱,但只是拉拉手,接接吻,并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百里云很珍惜她,想要将最美好的留到新婚之夜。

    八月中旬,太阳很毒辣。

    李多宝跟随航班,再次来到纽约。

    因为她每次过来,百里云都会带她四处逛,四处玩,所以她现在对纽约已经比较熟悉,刚从机场出来,百里云的助理凯利已经驾着车等候在路边。

    她笑着与凯利握了握手,“凯利,麻烦你了,又要让你送我回家。”

    凯利调侃道,“这是我的荣幸,要不是总裁临时有事走不开,这种美差也不会落到我的身上。”

    凯利将李多宝送到百里云的公寓之后,就赶回公司复命了,李多宝收拾好行李,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到午饭时间,她以前有几次做好便当送到公司跟百里云一起吃午饭,他特别高兴,这一次,她又想这么做。

    只要想到他会露出怎样惊喜的表情,她就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李多宝做了几样他喜欢的食物,用便当盒装好,出门招了一辆出租车,朝他的公司而去。

    西格拉姆大厦前面有一个喷泉,水花高高涌起,然后洒落在清澈的池水里,灿烂的阳光折射在水面,波光粼粼。

    李多宝穿了一袭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头发用卷发器卷成大波浪披散在肩膀上,脸上戴着褐色的太阳镜,看起来性感迷人,与她以往的清纯形象大相径庭,不知道阿云待会儿见到她,会不会认不出来?她偷笑,唇边勾起俏皮的弧度。

    她举步打算往大厦的入口处走去,不料,正好看见百里云与一位漂亮的金发美人有说有笑地从里面出来,她认出来了那个女人,那是他的秘书海伦,她虽然只见过海伦两面,但是却对她的美貌印象深刻。

    条件反射的,她闪身藏到了喷泉旁边的大树后面。

    她眉头一蹙,对自己的行为很不能理解,她干嘛要躲起来?不过,现在贸贸然从大树后面走出去,似乎也不太对劲啊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