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
叶公子 作品

第四十三章 公羊胄

    “姓徐的?徐子铭?”我微微一愕,又是一惊,愕的是夭小妖怎么认识徐子铭的,惊的是,她不让我小心点虎子,怎么反而要小心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徐子铭,难不成在她眼里这个姓徐的比虎子还要令人忌惮?

    “你认识他?”我睁开了双眼,恰巧瞥见夭小妖有些担忧的望着我。

    “见过两次。”夭小妖皱了皱眉,忽然又补充道:“两次都是来找我师父的,师父说他是六煞地劫,表面谦和,实则心思极重,这种人越是对你笑,你越要小心了。

    夭小妖说了半天,我听的糊里糊涂,本以为她知道徐子铭的底细,原来只是全凭自己师父的一番说辞,也不知这丫头的师傅是做什么的,卜卦算命的神棍?还是江湖术士?不过即便是神棍,能让徐子铭两次上门拜访的,也应该有些真才实学才对。

    “你师傅是做什么的?”我还是没忍住好奇,开口问道。

    “我师父叫公羊胄。”夭小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出了师傅的名字,在提到师父名讳时,夭小妖脸上一片傲然。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特别的感觉,虽说公羊这个姓氏比较少见,然而公羊胄这个名字倒是从未听说过。

    直到几年后,我才明白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什么。

    北公羊,南司寇,这两位大隐几乎是传说中的人物,就这位公羊胄,一年进出中南海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种人当然不能以什么江湖术士定义的,那是超脱物外的大能,只可惜此刻我全然不知,要不然怎么也得求夭大小姐带我去拜见一下这位世外高人。

    “你听见没?这个姓徐的你一定要注意点。”见我半天不言语,夭小妖恼了。

    “有你在,我怕什么,就凭你那把飞刀,可是千里之外取敌上将之首级的。”我笑着打趣道。

    夭小妖忽的神色一黯,螓首微垂轻声说道:“我过几天就要走了。”

    “走?去哪?”我吃了一惊,这么久了,习惯了这丫头整日不离左右,这忽然说要走,心里有些难以接受,不过想想当时见面时候曹胖子就说过,他们那位师傅是来访友的,这小筑一月也差不多是该走了。

    “武夷山,我和师傅一直住在那。”

    “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去武夷山找你。”见夭小妖情绪低落,我赶紧劝慰道。

    “武夷山那么大,你上哪找我?”夭小妖脸上稍稍露出一丝笑容。

    “不是有电话嘛,你的号码我都背下来了。”我掏出手机在她眼前晃了晃。

    夭小妖愣了愣,又缓缓摇了摇头。

    “回山上之后师傅就不让用手机了,而且就算让用,山上也多半没有信号。”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师父修仙啊?”

    “不是修仙,是修禅。”

    听夭小妖这么一说,我才有些恍然,武夷山自古就是三教名山,自秦汉以来,就为羽流禅家栖息之地,留下了不少宫观、道院,甚至连儒家学者都以此为倡道讲学之地。

    这位公羊胄既然修禅,住在武夷山也就不奇怪了。

    “那以后要想见面,估计真要看缘分了。”我轻轻叹了口气,并没有追问夭小妖她师傅的修行处到底在武夷山何处,就算武夷山有数百平方公里,若真有心找,有大致方向的话,还是能找到的。

    夭小妖似乎也有些失望,垂着头不再说话了。

    房内陷入寂静,偶尔有一丝音乐从楼下传上来,气氛有些尴尬,我正琢磨怎么打破这种僵局,忽然电话响了。

    我看了一眼号码,又瞥了一眼还在低头不语的夭小妖,再次叹了口气,缓步走出了办公室。

    电话是葶苧打来的,不知为何我有些不想接,更没了以前看到这个号码时候的那种欣喜,不过犹豫再三,还是摁了通话键。

    “怎么样宁总?今天开业肯定没那么顺利吧?一个人还能应付的过来吗?我这最近有点急事要处理,不然肯定要去凑凑热闹,你别忘了,你还欠我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