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
叶公子 作品

第七十四章 渔翁之利

    科技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这个世界依旧有许多未解之谜,比如埃及金字塔,再比如百慕大三角,若站在男人的角度来看,还有一种未解之谜,那就是女人的心思。

    就算你是熟读社会学,生物学,神经学的专家,对此恐怕也难以一窥究竟。

    所以我根本没废脑子去想余姚为什么拍我,更没有去追根问底,因为那样做很可能还会挨一下。

    至于这丫头踹了男友的事,我只当是小两口怄气,两人在一起是老一辈人撮合的,哪是说分就能分的。

    我可记得余姚曾说过,她们家那位爷爷,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只要老头不死,估摸着这门亲事就不可能黄了。

    除非日后遇到真爱余姚,敢以破釜沉舟的大无畏勇气与老头闹一场,不过想想整个家族都站在对立面上,其结果可想而知。

    那这丫头最后只有一条路可选了,就是私奔。

    偷偷瞥了一眼又抱着头开始不时啜泣两声的余姚,我不由的为她的将来有些担心。

    放学后,我回了趟家,父亲已经出院在家里休养,这还是我电话里再三劝说的结果,要不然按他的打算,恨不得出了医院就直接去单位上班。

    我一直不太理解父亲为什么这么拼,要说以前,我与姐姐上学,继母纯属家庭主妇,所有的开销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拼命工作是没办法的事。

    而自从我在asia blue上班之后,已经可以承担一大部分开支,现在在ds的工资更是翻了一番有余,父亲完全可以轻松一些,然而他还是如此。

    回到家之后,就这个问题我又找父亲谈了谈,最终好歹松了口,答应以后尽量不去加班,我知道这已是他最大的让步,也就不再坚持什么。

    可能许多天没在同一个桌上吃饭的缘故,气氛有些尴尬,特别是继母,看我的眼神再也没了往日那种恣意妄为,反而有些害怕,一顿饭下来,基本上没敢与我对视。

    也许是方烜的突然消失让她意识到了什么,加上我手中的那段录音,使得她在我面前噤若寒蝉。

    其实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更希望一家人在一起能其乐融融,但是比起过去那种状态,现在已经算是好的了,因为再也不会被那种扭曲关系所折磨。

    父亲虽然险些送了命,可精神状态好了许多,不管出于假意,还是真打算痛改前非好好过日子,继母最近在照顾父亲方面还是尽心尽力的。

    如今方烜生死不知,即便他日后敢再联系继母,我想她也没胆子继续维持那种关系了。

    总之父亲开心就好。

    饭后又匆匆赶往ds,刚到办公室没多久,欢子就来找我。

    “宁总,虎子那边有动静了!”欢子大大咧咧在我对面一坐,一脸诡异的说道。

    “哦?怎么个情况?”我心中一动,急忙追问。

    “虎子中午带着一群人去找徐海算账了,没想到咱那计策还真能成事。”欢子嘿嘿嘿的笑着,像是奸计得逞的老贼,看的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没想到当初一念之间决定的事进展的如此顺利,不过现在我觉得有些对不住徐海,刚和他建立合作关系,这就祸引江东了,这应该是典型的坑队友,可站在我的角度来说,又必须坑,他与虎子越早起冲突对我越有利。

    “后来呢?”

    “后来,后来有点奇怪,虎子出发前还咬牙切齿说要替兄弟讨回公道,可带人进了皇家会所之后,不知关起门来和那个徐海私下聊了什么,又带着人回去了。”

    欢子有些泄气,看样子他也不知道为何虎子为何气势汹汹而去,最后铩羽而归了。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按理来说这事应该比较机密才对,也不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