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
叶公子 作品

第一百三十四章 左搂右抱

    斗狗起源于宋代,当初这些生性好斗的动物恰好迎合了那些战事刚停的文官武将心态,加上后来皇亲国戚的参与,开始有了博彩下注,其后朝廷甚至设立了专门负责养狗的官员,官职不高,往往七品,估摸着这就是中国古代“狗官”一词的来源。

    时至今日已经一千来年过去了,朝代更迭了好几次,而斗狗却一直延续至今,其实若不是早几年曾在新京报上看过北京那边关于聚众斗狗赌博的新闻,我还以为这项活动早已经像其它封建糟粕一样,被掩埋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所以看到眼前这情景,我并没有太多的震惊,只是场地中央那血淋淋的场面有些让人不忍直视。

    此刻比特犬一改刚才的颓势,瞅准了个机会直接跳到了高加索犬身后,尖牙深深的咬进对方的脖颈之中,高加索犬吃痛之下疯狂甩头,然而比特犬就是死咬住不放,任由高加索犬把他的身体像沙包一样在地上摔打着,鲜血从脖颈处汩汩流出,顺着比特犬的嘴滴落在地上,几分钟后,高加索犬已经奄奄一息,而比特犬也没好到哪里去,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嘴依然没有松开,鲜血染红了嘴角周围的毛发,看上去血腥而惨烈。

    又等了一阵,直到两只斗犬都无法坚持比赛了,裁判才走上前去,带着手套在两只狗脖子处摸了摸,最后摆了摆手高声宣布这场不分胜负打平。

    如此一来等于凡是压了一号高加索和六号比特犬的全都输了,现场一阵嘘声,似乎对这场的结果认定十分不满。

    然而裁判并没有理会这些,朝左右招了招手,很快有人上来把两条快死的斗犬拖了下去,一分钟后,那位兔女郎再次举着块牌子走进场中。

    二号,四岁藏獒vs八号,五岁中亚牧羊犬。

    “你压的八号,看来五千块真是打水漂了。”程薇壮着胆继续朝场中张望,或许在她眼中,评判战斗力的标准就是体格,因为看上去二号藏獒可比五岁的中亚牧羊犬壮实太多了,若按人类拳击划分,简直就是重量级的与超轻量级之间的比赛。

    程薇有她的判断标准,简单直观,多数时候的确很准,现场应该起码一多半人与她的看法一致,然而我却深知,中亚牧羊犬在所有斗犬里凶悍程度也就坎高或许能超出些许,其余的根本就不是中亚的对手。

    事实也正是我想的一样,比赛一开始就呈一边倒的趋势,看上去凶悍壮硕的藏獒没几下就被中亚灵活跳动的身形晃得的晕头转向,不等藏獒喘息的功夫,中亚趁其不备,闪电般窜过去一口咬住了藏獒的气管,藏獒哀嚎一声,连使劲甩头的机会没都没有,就被咬断了气管,片刻之后便四条腿抽搐着死了,令在场许多人大跌眼镜。

    “天!这是什么狗,连藏獒都能咬死?”或许受周遭人群的影响,程薇似乎已经渐渐适应了这种血腥场面,她惊叫一声指着倒地不起的藏獒问道。

    “中亚牧羊犬,非常凶悍,干起架来基本上不死不休。”虽然我压注的八号赢了,五千块不仅保住了还能有赚头,然而我却开心不起来,看着场中那只满嘴鲜血呲着牙还在狂吠的中亚牧羊犬,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再凶悍又如何,还不是众人眼中的玩物。

    程薇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变化,还沉浸在震惊当中:“中亚牧羊犬?这狗应该无敌了吧?”

    无敌吗?我摇了摇头:“别看这狗一副无可匹敌的样子,要是遇到守山犬,多半还是被虐的下场。”

    “守山犬?”程薇抬头望了我一眼,有些迷惑。

   &n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