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
叶公子 作品

第一百六十一章 算命

    “师傅!你干嘛啊,你没听到我说的啊?他是小妖姐姐的朋友!难得一路,而且还与咱一样步行,你怎么赶人家走啊。”我尚未说话,女孩倒是急了,一把拽住老人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说道。

    老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当瞅见女孩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之后,又把话吞了回去,换做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这丫头,你觉得一路就一路啊?也得看看人家乐意不乐意。”老人说这话时眼睛却看着我,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神色变得有些犀利,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可当我定睛再仔细看去时,又再次变成了迟暮老人的摸样,双眼略显浑浊,哪还有丝毫光泽。

    我本来对能否同行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可老头这态度反而激怒了我,正好女孩也抬头望了过来,我笑了笑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正好也打算徒步去武夷山的。”

    女孩面色一喜,兴奋的拍起手来,老人双眸眯成了一条缝,嘴角微微抖动了几下,最后呵呵一笑,闭上了眼睛。

    “我师父就这样,你别在意,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指了指旁边,示意我坐下,已然深秋的季节,地上有些凉,我厚着脸皮凑了过去,坐在了薄毯上。

    “宁浩!你呢?”

    “点点。”女孩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

    “点点?”我讶异的重复了一遍,其实想笑,这算什么名字,不是都是在宠物身上用的比较多吗。

    女孩似乎看出我在忍着笑意,恼怒的哼了一声,而后小脸一扭,冲着老人撇了撇嘴怨道:“还不是都是师傅太懒,说捡到我的时候只有一点点大,所以就这么叫了,到现在我都十五了,还没一个正式的名字。”

    老头闭着双目,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其实点点这名字也还马马虎虎,虽说随意了些,不过叫着顺口。”瞧着点点这丫头的单纯可爱摸样,我恶作剧般的搬弄起是非来。

    没想到火上浇油并没有起到效果,点点反而咧嘴一笑,侧着身子往我身边靠了靠,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反正师父的名字也没好听到哪里去,其实最难听的还是小妖姐姐师父的名字。”

    公羊胄,这是当初夭小妖告诉我的,公羊这个复姓虽不常见,实则自春秋时期就有了,齐国名儒公羊高就曾写过一篇《公羊传》专门阐释春秋,眼前这丫头八成是觉得公羊二字过于可笑才有此一说。

    “你师父叫什么?”我好奇心顿生,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问道。

    点点瞥了一眼老人,见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这才小声说道:“司寇岚,是不是既绕口又怪异啊?”

    “你这丫头,师父的名字也是你拿来取笑的?”尽管点点把嘴巴几乎贴在了我耳朵上,声音又是极低,不料还是被老人听到了,小丫头吐了吐舌头,赶忙坐直了身子不说话了。

    司寇岚徐徐睁开双目 ,意味深长的冲我笑了笑,而后脸色一沉:“宁浩是吧?我与小徒算半个修行之人,全凭脚力走这千余里勉强说的过去,不知你为何有车不坐也要靠双足啊?”

    我就知道这老头对着我笑肯定没好事,果不其然,一开口就问如此刁钻的问题,他这么一说,点点也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我,弄的我想撒谎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被逼无奈,身不由己。”想了想,还是没用谎言来掩饰,只是委婉的说出自己是有着苦衷的。

    司寇岚愣了愣,或许没想到我会这般坦诚,又细细瞧了我几眼,忽然伸手入怀,摸索半天取出几枚铜钱,随手往地上一抛,而后盯着那正反不一的铜钱看了半天,眉头随即越皱越紧,最终与脸上的皱纹合为一处,整张脸看起来像是丝瓜瓤,千沟万壑交错在一起。

    “师傅卜卦了。”司寇岚的举动令点点有些诧异,她再次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

    原来是算命的,怪不得一身青衫长袍。时代已经迈入二十一世纪快二十年了,而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却依旧存在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有着巨大的市场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