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与眠 作品

第94章幽会神秘男子

    他都这样了需不需要去医院啊?可是他刚刚为什么要回酒店不直接去医院?毕竟是和霍昭夜在一起一段时间了,云九九猜测薄伽砚可能有什么事情不想让人知道才自己返回酒店的。

    正在云九九左右为难的时候薄伽砚清醒了过来,“帮我倒杯水。”他挣扎着坐在沙发上,虚弱的和云九九说。

    云九九赶紧起身去倒水递给薄伽砚,结果他虚弱得连水杯都几乎拿不住,只好拿过来给他递到嘴边。薄伽砚就着云九九的手喝了几口,又靠着闭目养神了一分钟左右才算是正式醒来。

    “谢谢你。”薄伽砚小声说。

    “别客气,你怎么了?”云九九放好水杯问道。

    “老毛病了,今天没带药,现在好多了。”薄伽砚虚弱的笑了笑,“刚才楼下怎么了?”

    “好像是有人坠楼,我也不清楚,刚刚到酒店。”云九九只好解释了几句。

    “咱俩还真是有缘,你每次到酒店都能遇见,这次竟然还救了我,你说是吧?”薄伽砚笑着说,他恢复了点体力又像平时一样吊儿郎当的了。

    “有缘什么的说不上吧,你就住在酒店里,概率上来说确实比较容易遇到嘛。”云九九却不想领情,她总感觉这个薄伽砚怪怪的,当然也可能是霍昭夜讨厌他所以自己受到了影响。

    薄伽砚闷笑起来,“那倒也是,我该回去了,不然霍昭夜知道了又该生气了。”他挣扎着想站起来,结果又再次跌回沙发。

    云九九感觉自己是个周扒皮,“行了,你别走了,我扶你到床上休息,然后叫医生过来帮你看看。这么下去不行。”

    “别,别,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我讨厌医生。”薄伽砚直接拒绝了。

    “那也是身体要紧啊。”云九九真是不能理解,拿出电话就要打给霍昭夜。

    薄伽砚赶紧让云九九别打,“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只是老毛病,低血糖之类的。真的没事。你有事就去忙,我自己能行。”

    云九九真是左右为难,开始后悔为什么今晚要出来,在家躺着睡着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吗。

    薄伽砚坚持不找医生,云九九也没办法,只好将他扶到床上去休息,自己在客厅看电视,现在出门回家她想都就害怕,连续给霍昭夜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只好苦苦等着他打电话回来。

    她看着看着电视就睡着了,忽然被电话铃声惊醒,是霍昭夜打来的,他晚上被紧急叫去处理工作,这才有点时间看手机,结果一看有十个云九九的未接电话。

    “怎么啦?乖,我正在执行任务,等明天回去再说好吗?”

    云九九听出霍昭夜的声音很是疲惫,再想想自己这好像不是设么事大事情,也就没再说什么,叮嘱他注意安全就挂了电话。再去看了看薄伽砚已经睡着了,呼吸很平稳。云九九拿上东西起身走了。虽然时间很晚了但她总不能在这里住一夜吧?霍昭夜若是知道了非疯了不可。

    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薄伽砚缓缓睁开了眼睛。

    云九九经过大厅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害怕,出了酒店,冰冷的大街偶尔有行色匆匆的行人,她站在门口不知道去哪里,忽然觉得有些孤独,一时间还真想不出到哪里去,忽然感觉有闪光灯闪了一下,她看过去只见一个戴着帽子扛着相机的人在街对面跑开了。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