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与眠 作品

第163章到底是谁跟着谁

    云九九看着沉着脸的霍昭夜,记忆再次混乱起来,为什么她总是感觉头晕?

    薄伽砚和霍昭夜同时发现了云九九的不对劲,都有些紧张,薄伽砚就坐在她身边伸手就要去抱她,却被霍昭夜及时挡住了,抢先一步打横抱起云九九直接回了房间。

    薄伽砚看着霍昭夜那紧张的样子,心中思索着他的求婚计划,他已经忍不住开始想象霍昭夜奔溃的那一刻。

    云九九意识昏昏沉沉的,很快就直接睡了过去,霍昭夜将她安顿好才下楼,看见薄伽砚还坐在那里,气不打一处来。

    “前几天她身体不好,承蒙你照顾,我很感激,但现在她身体恢复了,我想她记忆也会慢慢恢复的,你可以回去休息。”

    霍昭夜尽量平常心说道。

    “你这可是过河拆桥啊,我要是走了她肯定也会跟着我走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薄伽砚有恃无恐的说。

    “你想怎么样?”霍昭夜耐心所剩无几。

    “我能怎么样?还不是为九九着想,这么久了,我总也是她的朋友吧。”

    “就这么简单?”霍昭夜却不相信,他认识薄伽砚这么久,两人在生活上一直没什么交集,但他能感觉到这个人深不可测,绝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吊儿郎当的样子,他这么劳神费力的帮助自己和云九九,能没有所图?

    “你看你,总是疑神疑鬼的,我若是有什么企图,还用这么费力吗?仅是你怎么假死这一条就足够我要挟了好吧。”

    “那若是九九的记忆一直不恢复,你还打算一直跟着我们?”

    薄伽砚轻笑出声,“霍昭夜啊霍昭夜,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呢?若是九九的记忆一直没恢复,那么就不是我跟着你们,而是你跟着我们,你没看出来,最近九九对你越来越不满了吗?我猜依她对你的爱意之深,是容不得你这么一直打扰我们的。”

    这话说起来十分矛盾,又很伤人,也只有霍昭夜能明白其中的苦涩了,他瞬间沉默下来。

    薄伽砚得了便宜也就不再卖乖了,“我今天确实有事要先走一步,明天见。”

    霍昭夜目送他走出房门,摸出口袋里的烟想直接点火却又想到云九九不喜欢烟味,于是出了房间到院子里去抽了。

    而与此同时,一直站在二楼拐角处的云九九盯着走出门的霍昭夜,有些失神,她刚才确实有些头晕,可是在霍昭夜给她掖好被子后她忽然就清醒了,她感觉自从用那个冰雪之心之后心情总是变化不定的,头脑也时而清醒时而昏沉。

    她刚才一清醒之后就蹑手蹑脚的走出卧房,想听听这两人会聊些什么,果然听见了他们又在说什么自己的记忆问题,云九九其实没感觉自己记忆有什么问题,以前记得的现在依然记得啊,可是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

    薄伽砚到底是谁?她以为的霍昭夜真的是自己的霍昭夜吗?云九九靠在墙上迟迟想不出答案,只好再次进屋躺下了。

    今天是周四,她明天就要进组去拍戏,若是真的只有这个男人跟着去的话她要怎么面对?云九九闭着眼睛思考这个问题,好像也不能单纯像是刚才她听到的‘霍昭夜’说的那样:容不得他一直打扰她们。

    因为这几天对云九九来说实在难熬又漫长,有这个人在身边总是给她一种奇怪的安全感。当然这只在云九九内心深处自己想一想,她对霍昭夜的爱是不容置疑的,只是忽然感觉有这个人在的话其实也并不讨厌。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