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与眠 作品

第214章雷霆之怒

    薄伽砚在家里喝酒,他嗜好红酒,在他的别墅里直接修了一个酒窖来藏酒,这几天他独自小酌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其实聪明如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从认识云九九那天起,他就注定是输了。

    薄伽砚活到现在,心中从来充斥的就是仇恨,他从来没有爱上过谁,夸张点说就连动心就没有,从小家破人亡的伤痛一直占据他全部的生活,表面看起来他是七处天才电脑专家和顶级黑客,每天笑嘻嘻的面对一切,可是深究起来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他,就像此刻,在清晨就需要通过红酒来稳定情绪才能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绝不是什么好习惯,可是他知道自己其实没有选择,他是薄家三代单传男丁,他是薄家幸存的继承人,他是爷爷唯一的希望,他决不能让爷爷失望,所以做任何事情之前薄伽砚都是深思熟虑的,他从来也不会去做自己没把握的事情。

    可是这一切都在遇见云九九之后开始奔溃,好像原本运转有序的世界全部崩塌。他记得第一次见到云九九是在酒店的电梯门口,云九九蜷缩在霍昭夜的怀中,她只露出一双眼睛,清澈的眼睛就那么看向他。

    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薄伽砚的梦中就时常出现那双迷人的大眼睛,以至于后来的一次次见面薄伽砚都能想起最初的邂逅。

    自从认识云九九之后薄伽砚就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一边是对霍家那种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边又是对云九九那种似是而非的感情,有一段时间他几乎疯掉。本来这对理智过人的薄伽砚来说可能就像是一场高烧,烧退之后一切都会回归平静,可是偏偏天意弄人。

    在上次的绑架事件中,云九九竟然被弄到记忆混乱,也是因为这次天赐良机薄伽砚才得以接近云九九,有句话说得非常好:若我不曾见过阳光,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这简直就是薄伽砚的写照,若是他不曾和云九九相处过,那么他将永远不知道感情能带来如此温暖人心的力量,那么他可能不会生出后面的无限念想。正是因为云九九将他错认成了霍昭夜,他才将计就计的一箭双雕。

    到头来薄伽砚在红酒下肚的间隙中一次次反省自己,是不是这种报复霍昭夜的方法其实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若不是因为云九九在,他投鼠忌器,也不至于现在一次次的陷入被动。

    这些有的没的念头,类似于女孩子的伤春悲秋了,对于薄伽砚来说这种小女儿作态只会出现很短的时间,那就是在他喝酒的时候,只要他放好酒杯,将红酒软木塞再次放回酒瓶的时候,他就会收起软弱的心思,再次将自己全副武装的出门去工作。

    偶尔与人擦肩而过,留下的只会是高档红酒那似有若无的香气,谁也不会知道他曾经有过的挣扎和颓废。

    今天的薄伽砚也与往常一样,他昨晚从霍昭夜家里回来后再次慎重思考了他和云九九的可能,彻夜未眠的他再次喝完了今天份的红酒并出发去公司。

    可是当他进入地下车库的时刻忽然感觉有一丝不对劲,今天的车库未免过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