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王风臣凌 作品

【第一章:风波再起引波澜】

    有些事情,是要试过了才知晓真假,而有些事情,是在知晓真假之前,就已经预知到了后果。这样一来,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不是亡命徒,而是……玩命之徒。

    渡流云正是玩命徒中的佼佼者。

    靠着上官邛的药,她强撑着和海蟾尊靖沧浪解释了一下她会散功的理由,以及她选择这样做的理由,在得知她只是为了证实一下这件事后,换来两人极其的无语。难道她就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吗,不玩掉自己的小命不算完?嗯,就算她没玩掉整条命,半条是有的吧。

    “真是搞不懂这孩子的性格究竟是怎么养成的,龙首的教育……是出了什么偏差?”好像她除了这一身闪亮亮的审美,和做事任意率性,哪里都不想像是儒门天下出来的吧。是说儒门不应该都是行事稳重,深思熟虑的吗,怎么到了她这里,专门以冒险玩命为乐,关键是,只玩自己的命。

    看着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渡流云,海蟾尊苦笑摇头。虽说这点从他和她熟识开始就已经知晓了,然而亲眼见到,还是觉得有些震撼。

    “令人最讶异的,是她竟然会知晓这么多事,天机,哈,为了泄露天机救别人而不顾自己,这样做,她为的又是什么。”

    靖沧浪能体会渡流云先前的心情,无怪她会犹豫,会怕,他从不认为这种害怕有什么不对,毕竟,涉及到自己的性命,以她的年纪,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令人刮目相看这么简单了。

    “吾从来没有看懂过她。”

    海蟾尊轻声一叹,自从渡流云不惜代价救回他开始,他就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到倾力相救。而从她种种事件来看,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匪夷所思,不计个人得失。就好像这个人,天生就是为了武林而生。

    虽说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中原正道,也从来不自称正道,做事更是洒脱待人任性而为,但每一件,却又稳稳地站在了正道两字之上。

    “有一些人,是承接天命而生,可吾却不想看见她因天命而遇到危险。”靖沧浪试过渡流云的脉向,探得她体内真气虽然微弱,但已有回转之势,叹道:“纵然有天命,也不该是如此少年之人承担。”

    观天机,晓天机,这本该是参悟天机之人所为,而她……太年轻。

    “哈,凌主,以吾看来,等到她醒了,大概只会对她料中前后因果对吾二人表示自豪。担忧二字,大概从未在她人生中出现过。”

    对于这点,海蟾尊相当了解。如果她真的担忧害怕,就不会在短短时间内,就抛掉恐惧,决定如此作为。

    说得有道理。

    靖沧浪对疏楼龙宿养育渡流云的方式甚感兴趣,难道儒门天下的教导,在她身上发生了异变不成:“吾倒是希望她赶紧醒来,若是因此而出事,要吾如何向龙首交代。先前她透露出的信息已是足够多,若是这样我们还查不出任何信息,岂不是枉为前辈。”

    不管怎样,等她醒来,就算她自己主动要说出更多的讯息,他们也不会同意。没道理让一个本来不该被牵扯下水的人,来面临并非她能承受的危机。

    罢了,眼下……先等吧。

    ====================================

    日升东方,万里晴空。

    在这喧闹的集市上,入眼所见,是好一副热闹的场面

    赌坊之内,一群衣衫款款金银满身财大气粗暴发户一样簪金带玉恨不得把全身家当都穿身上的大佬或是五六人一桌,或是七八人一桌,各自围在那里呼么喝六,赌的昏天暗地。

    这有钱人聚集的地方,无非是风月之场和赌坊,而赌坊,更是较之前者更为热闹。听他们的嗓门,赌的那么起劲,这种动辄一掷万金的豪气,大概也只有这里才能看到。

    “开啦!开啦,要翻本的快下呀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