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佛缘
郑不乔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三章------饮水思源

    是啊,自己一心想着要为阮家做些什么,怎么将娥皇郡主给忘了?她就这样出现在阮家,不顾世人眼光,也不顾未府身份,自己的名声,那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哥哥?

    还是尚书大人?

    盛世的这位青梅竹马,还真是需要多多留意。

    “为何?大人您看,娥皇郡主今日也在这里,同样是一身丧服,你何不也问问她是为何?”

    听见唐缘提到自己,华年在静静点完手中的纸钱后,才抬头看着唐缘。

    那张绝色生花的脸,就这样和自己对视,即使是唐缘也不禁感叹,真是一张攒了几世福气修行的脸。

    但华年比唐缘的性子更冷,除了面对她所重视的,那在别人面前,她就是高不可攀的郡主。因此说起话来,都是冷冰冰且不带一丝缓和余地的。

    “那敢问宝和县主,既然都是为了报恩而来,又能有什么缘由?自然,是要秉着知恩图报的方式,即使是绵薄之力,也要全部拿出,不是吗?”

    这话是在问唐缘,可唐缘听完话,将目光转向权誉。

    “权大人,您觉着,娥皇郡主的这番话,可是足够让您满意?”

    权誉看着这二人,一个飘然出尘,一个倾国绝世,本是毫无交际两个人,此时却因一件事而交织在了一起。

    有意思。

    “阿,你知道我对你心生欢喜,所以,是在逼我吗?”

    瞧瞧,若是权誉说起这酸话来,再配上那一张笑靥如花的脸,也是叫人招架不住。

    可此人兜兜转转,自己不给他些好处,他便不会答应此事。

    她唐缘若是有娥皇郡主的本事,哪还会在这里和权誉讨价还价?

    她准备站起来和权誉好好说说,但因为跪的时间长了,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起身,双腿发麻,她摇摇晃晃险些站不住。

    在一旁一直静候的六月看见了,忙搬了椅子过去稳住人。

    唐缘起来了,一旁的华年也拍拍手要起身,柏芮和知意上去将人扶起。

    这是要和权誉好好说道了。

    “瞧大人您说的,我怎敢这样做呢?只是,我与大人也算是缘分一场,因此才来请大人您帮忙。若是大人不好出手,那我就不麻烦大人,另寻它路罢了。”唐缘说着,六月便蹲下来给唐缘捏捏腿。还别说,这特意选出来的人,用起来也真是不一样。

    “中意阿你的,还有景王殿下。阿你来请我帮忙,可是,觉得我比景王要好了?”

    “这如何比?二位本就不是一样的人。”

    “我倒很想听听,是如何不一样?”

    二人一句接一句,在这灵堂之上,倒是讨论起了儿女情长。

    而盛世的青梅竹马,就在一旁坐着。

    权誉在等,他在看唐缘愿意拿什么来交换,他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所以,他不是不能做,此事,但,要看唐缘愿意付出多少的代价。

    可莫要忘了,未华年和他们二人是不同的。

    她敢身着丧服素衣的跪在尚书府,自然是想到了后果,她因着尊贵的身份,是不怕什么的。

    即使,是现在未相领着人出现在尚书府。

    “二位,”华年张口,“话不如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斯人已逝,这最后的尊重体面不能没有,我是受过阮尚书恩惠的人,自是想大人体体面面的走。但并非不是不明事理的,我也知道眼下的局势,可还是那句话,知恩图报,二位若是帮不上什么那也无妨,我来想办法,无论如何,总要让这棺材出了尚书府的大门,择一福地体面下葬。”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