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被暗算

    第二天酒店大堂。

    景姝和顾影峥起来一路来到酒店大堂,发现大家已经都在了,就坐在大堂一边的休息区,而且还多了几个陌生人,周围还站着些类似手下的人。

    还不等顾影峥两人走近,那几个陌生人就站了起来,包括昨天见到的那个女人。

    不用五爷介绍,那个带头的大块头就一边热情地过来要和顾影峥握手,一边还介绍着自己。“顾爷,您好您好!久仰大名啊,我是薛金龙!”

    不过顾影峥只是朝他点点头,并不打算握手。

    薛金龙放下伸出来的手,也不尴尬,又笑着介绍边上的一个人,“顾爷,这是我弟弟,薛易虎。”

    “顾爷,您好!”长地比较瘦长的就是薛易虎,哥俩都四十来岁的样子,顾影峥又朝他点点头,然后淡淡地道了声:“你们好。”

    至于那个女人,薛金龙一点要介绍的打算的意思都没有,显然这个女人对于薛金龙来说,只是个情人,一点都不重要。

    景姝发现,那个女人如今一副乖乖柔柔的样子,一点没有昨晚自己是黑帮老大女人的派头。

    等看到他们要走,薛金龙马上拦下众人,热情道:“昨晚不知道各位驾临咱们酒店,招待不周望多包涵。不过,大家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今儿早饭就在酒店用吧,我请客,希望顾爷和五爷不要推迟。”

    薛易虎也在一边热情挽留,顾影峥和五爷对视一眼,同意了下来。

    等大家再来到餐厅,早饭刚上桌,都还热乎,很是丰盛。不仅有热粥,煎饼,油条,煎蛋,还有面包,意面,牛奶。

    大家也不客气,坐下后,就开动了。

    顾影峥喝了口粥,顿了下,然后又不动声色地继续吃,景姝却站起来拿起桌上两大壶温牛奶,问道:“厨房在哪?”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薛易虎盯着景姝的神色问道。

    景姝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们这伙人啊,喜欢喝热点的牛奶,我去再加热下。”

    “让服务员去吧,怎么好劳烦客人自己动手!”薛金龙也帮腔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加热到什么程度我自己好把握。”景姝一派自然地继续拒绝。

    薛氏兄弟不好再拦着,就让服务员领着景姝去了厨房。

    等景姝把加热好的两壶牛奶,给每人倒了一杯,让大家趁热喝。

    村里跟来的几个小年轻刚想说不爱喝,林德保几个中年人就招呼他们赶紧喝了,还训斥他们不知道好歹,这世道能喝上牛奶,那是多大福气啊!

    等大家开始喝牛奶,顾影峥停下动作,看向薛氏兄弟,皱着眉头好似不高兴道:“几位也要留下来一起吃吗?我不习惯被人看着吃饭。”

    薛金龙和薛易虎看到他们每个人都吃了不少了,就道了声罪,起身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后,景姝头也不抬道:“各位都吃着,不要有别的动作,自然点,我事和大家说。”

    其他人听话地继续吃,耳朵却都仔细留意着景姝的话。

    “心里默数三秒,然后装晕倒,装像点。”

    说完,景姝先自己慢慢靠倒在桌上,其他人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薛金龙的人发现里面的人都晕倒后,连忙报告给他。等薛金龙薛易虎带着手下进来餐厅,发现果然都晕倒了。

    薛金龙得意地大笑:“我以为这个顾爷和鲲鹏帮五爷有多能耐,还不是都栽在我手里了,哈哈!”

    “龙哥,您别忘了答应我的事。”那个女人连忙提醒道。

    “放心,不会忘记的,只要先解决了这里,再去干掉车里的八个人,确认他们卡车里的东西值那个价,我就会帮你养着那几个小崽子的。今儿你出的主意立了大功,龙哥不会亏待你的。”

    薛易虎也很高兴,不过他想得更远,“哥,可不止车里的东西。如今我们抓了顾影峥和李鲲鹏,那顾家和鲲鹏帮还不得大出血啊。而且只要杀了李鲲鹏,说不得我们还能吞并了鲲鹏帮,到时候别说顾家,黑白两道都不敢轻易得罪我们了。”

    “哈哈哈,弟弟你说得对,哈哈……嘎!”薛金龙正开怀大笑,突然被一个冒出的陌生声音给惊得掐了喉咙。

    “你们在做白日梦吗?”

    “谁?”薛易虎马上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是你姑奶奶我!”此时景姝已经坐起了身子,还不忘招呼大家都起来。

    看得金龙帮一大伙人各个瞪大双眼,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们……你们不是都吃了早饭吗?怎么会没事?”薛金龙失态地大喊。

    “省省力气吧,你们马上就该四肢无力,躺倒挺尸了!”景姝一说完,薛易虎刚要掏枪,结果却完全没有力气握住,枪掉在了地上,人也软倒在地,其他人也紧跟着纷纷软倒。

    薛金龙惊慌而又虚弱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对我们做了什么?”

    不仅他好奇,景姝这边的人也好奇啊。

    景姝也不卖关子,“从我喝第一口粥就知道被下了迷药,所以我就在热牛奶的时候放了解药进去,之前我们是装晕,就想看看你们想干什么。至于你们么,我晕倒的时候在空气里撒了把自制的软筋散,从你们再次踏进这个门,就中药了。”

    听完景姝的话,薛金龙这伙人都像看妖怪地看着景姝,满脸害怕。

    这边林家柯又好奇地问道:“景姝姐,你撒的软筋散怎么对我们没作用啊?还有你就不怕他们在倒下前掏枪啊?”

    “放心啦,我放的解药也能解软筋散。还有,从他们进来后就不会有力气开枪了。他们之所以没注意到,是因为他们除了站着说话,就没用其他力气啊。其实那时候药已经在起作用了,等他们被我吓得气血上涌,心跳加速,立马就会连站着的力气都没了。”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