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汪娅楠

    大家听到汪娅楠的一番话都沉默了下来,最后只剩下她虚弱而又伤心地哭泣声。

    “先带我们去看看你说的那些孩子。”五爷出声提议到。

    景姝站起来给汪娅楠喂了解药,等她缓过来后,就怯懦地看看他们,最后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们去她的住处。

    于是,顾影峥带着景姝,五爷又带上两个手下,就他们五个,带上汪娅楠,开上那辆suv去一趟,至于其他人都留守在酒店里。

    五爷还单独吩咐了他的手下,找个地方处理掉那些还躺地上的人。他们这些混帮派的人,从来不会留下后顾之忧,反正他们也不缺人命。之所以要避着点,还是顾及到林家村的一伙普通人。

    至于顾影峥和景姝已经预料到了,他们完全没有异议,只要是威胁到自己的,他们从不心软。

    最后就他们五个人去,倒不是他们考虑不周全,而是景姝她带着许多稀奇古怪的药,应付突发情况完全不是问题。

    再说,汪娅楠如今在他们手上,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也不敢乱来。

    车子开了十多分钟,来到一处小区,从外表看,应该是个新建的小区,楼房很新,环境也很不错,甚至大门口还有保安值守。

    五爷侧头看了一眼汪娅楠,微笑道:“看来薛金龙对你不错啊,给你安排这么好的住处?”

    汪娅楠缩缩肩膀,低垂着脑袋,因为哭过而擦掉了化妆的小脸上,一片惶恐,似乎对他们很是害怕。

    五爷也不指望她回话,说完就转头看向窗外。坐在中间一排的顾影峥和景姝也看向了窗外,门口的保安已经走到他们停下的车辆边,对陌生车辆进行登记。

    开车的是五爷的得力手下,叫铁罐,“罐儿,把后窗打开。”五爷吩咐道。

    铁罐就心领神会地开了汪娅楠那边大车窗,过来的保安一看是自己熟悉的小区户主。

    于是笑着打招呼:“汪小姐是您啊?今天来送您的车换了?”

    汪娅楠勉强牵起嘴角笑笑:“是啊,他们是来看看孩子们的。”

    “噢,这样啊!您啊真是心眼儿好,如今这世道,自己都吃不饱,还要养着那么多孩子,真是不容易!唉,病了饿了,都只能忍着。可怜才几天啊,又轮到小星星……”

    “叔!我……我们还有事,您赶紧给登记下。”汪娅楠急急打断门卫的话。

    “哎哟!哈哈,啰嗦的毛病又犯了。行了,进去吧。”

    等到了汪娅楠所住的楼层下,铁罐停下车,副驾驶座的大友下来打开汪娅楠那边的车门,等她下了车,就站在她身后看守着。

    大友等到五爷和顾影峥几人都下了车,推推汪娅楠,示意她带路。汪娅楠犹犹豫豫地走在前面,一直上了五楼,打开门,侧身让大家进入。

    景姝大略扫视了下屋里,这是个四卧大套房,有个两百平方左右,室内装修很是精致。

    “你说的孩子们呢?”景姝疑惑地问道。

    “啊?啊!在……在的。”说完,汪娅楠就走向其中一个卧室,景姝几人也跟了上去。

    打开门,是一个较小的卧室,里面装修得比较简约干净,两侧墙边一共靠放着四张有上下铺的床,可睡八个人。

    房间中间是一张长桌子,如今坐着四个小姑娘,两个小男孩,正认真地看着书。大的有十一二岁,小的七八岁,几个孩子都穿得挺讲究,样貌也是或可爱,或漂亮,或清秀,总的来说,是几个让人看了就喜欢的孩子。

    听到开门声,几个孩子都看了过来,发现多了几个陌生人,连忙放下书,惊慌失措地站起来。有个孩子甚至起得太猛,一把带倒了椅子,发出“嘭”地一声响,吓得几个孩子一抖,几个小的甚至快哭了。

    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大着胆子喊了声:“妈妈,您回来了?”

    “彩彩,这几个是妈妈的朋友,叫叔叔,阿姨。”汪娅楠一脸慈爱地对着那个叫彩彩的小姑娘道。

    “叔叔好!阿姨好!”彩彩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五官很是精致,如今怯生生地睁着一双带着水雾的大眼睛看着大家,声音也是柔柔的,听得众人心里颤了颤,又有一股说不清的怪异感。

    而后其他几个孩子也一一叫了人,那股子羞怯而又软萌的样子,让大家除了觉得可爱,也有怪异感。

    本来五爷还想向几个孩子问些问题,结果怎么问,几个孩子就是睁着眼睛,泪眼汪汪看着大家,只摇头不说话。见问不出什么,五爷就留下大友看着,其他人返回酒店。

    等回了酒店,除了服务人员,其他龙虎帮的人已经处理好了,至于他们总部窝点的余众,他们就不管了。

    薛金龙薛易虎两兄弟都不在了,剩下的人只会忙着争抢那个位置,一如当初龙虎帮取代大刀会的情形。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花费无畏的牺牲去处理那些人呢。

    眼看着快中午了,五爷让人把酒店的通道都给关了,地下停车场的出口也封闭了,反正如今这个酒店他们说了算。然后吩咐服务员上菜,包括之前守车的八个人也回来了,大家坐在餐厅里,吃免费午餐。

    吃完饭,顾影峥和五爷让大家在酒店自由活动,什么时候走,再说。

    然后,顾影峥,五爷,景姝,三人移步到休息区,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眼看着那两个男人没开口的意思,景姝只好自己说。

    “我觉得很不对劲,首先汪娅楠说薛金龙只养着她,给她的只够她自己吃,喂不饱那些孩子。但是今天看到那些孩子,除了瘦弱些,并没有长期吃不饱饭的面黄肌瘦。而且几个孩子,无论男孩女孩,都穿得很不错,打扮地很是干净漂亮,显然汪娅楠挺花心思在他们身上的。不过,为什么那个房子,其他地方都装修得那么好,偏偏就孩子住的地方相对简陋,还全部住在一个最小的卧室里面?”h2